作者:展明辉 来源:新京报 发布时间:2009-11-2 13:38:12
选择字号:
钱学森反对被称“导弹之父” 看到腐败“心急如火”

10月31日,中国科学巨星钱学森在北京逝世,享年98岁。资料图为1986年6月27日,中国科协三大会议选举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右二)担任新的科协主席。  
 
“钱老的离去,我们都没有想到。前天肺部感染,发展比较快,血压下来怎么也上不去,最后心脏不行了。他走得很安详。”11月1日,钱学森26年的秘书兼学术助手涂元季告诉记者。
 
看人不分尊贵卑贱
 
“钱老就是我的亲人,就是我的恩师。”从1983年开始做钱学森秘书到现在的涂元季说,作为一名科学家,在钱老心中,从来就是坚持以人为本的,而且他心中的这个“人”是不分尊贵卑贱的。
 
在涂元季的记忆中,不管是什么人,只要给钱老写信求教,他一律认真回答,“绝不慢待任何一个人”。
 
1964年,一位远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学院的年轻人郝天护给钱学森写信,指出钱老的一篇力学论文中的一处错误,并提出纠正意见。
 
信发出后,郝天护惴惴不安。然而,不几天他收到了钱学森的亲笔回信:“我很感谢您指出我的错误。您应该把您的意见写成一篇几百字的短文,投《力学学报》刊登,帮助大家。”
 
在钱老的鼓励之下,郝天护写成文章,由钱学森推荐发表在《力学学报》上。钱老的鼓励给郝天护以动力,后来他成为东华大学教授。
 
反对他人论文署自己名
 
钱老反对一切浮躁甚至作假歪风。有人把在钱老指导下发表的论文署上他的名字,涂元季记得,钱老很郑重地给作者写了回信说:“把我的名字放在文章的作者中是不对的,我决不同意,这不是什么客气,科学论文只能署干实活的人。这是科学论文的惯例,好学风,我们务必遵守!至要,至要!!!”
 
“我只是沧海一粟!”在钱老与别人的书信中,钱老反复强调,原子弹、氢弹、导弹卫星的研究、设计、制造和实验,是几千名科学技术专家通力合作的成果,不是哪一个科学家独创。
 
涂元季说,钱老一向反对人家称他为“导弹之父”。
 
看到腐败现象“心急如火”
 
钱老一生淡泊名利,在他心中,国为重,家为轻,科学最重,名利最轻。涂元季说,当他看到社会上的腐败现象时,说“真是心急如火”。
 
谈到遗憾,涂元季说,最大的遗憾,也许是莫过于人们对他所讲的东西有许多还不理解。因为钱老的科学思想至少超前我们一般人10年。
 
相关专题:钱学森逝世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人造太阳”逐日梦 “聚变合肥”加速度 “奋斗者”号到达克马德克海沟最深点
时隔21年,大果五味子野外回归 海上风电与海洋牧场融合发展项目并网发电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