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郑金武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5-22
选择字号: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科学院院士刘忠范:
建设新型研发机构不能成了口号

刘忠范

 

■本报记者 郑金武

“现在新型研发机构建设变成了一种口号,大家并未认真思考什么才叫新型研发机构。”近日,全国政协常委、北京石墨烯研究院院长刘忠范院士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说。

《“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提出,要培育面向市场的新型研发机构。以北京为例,拥有高校90多所、各类科研院所上千家、科研人员40多万人。在刘忠范看来,“如果单纯地再建一两所研究机构,在机制上、理念上与现有高校院所没有差别,那是在‘1000’的基础上再加‘1’,不会给现有科研格局带来任何改变,也不会产生实际意义”。

因此,新型研发机构体现在运行模式和理念上必须要“新”,而这需从建设新型研发机构的初衷出发,从产业需求角度考虑问题。

“我国产业的现状是绝大多数企业研发水平比较低。同时,高校院所聚集了大量的科研人员,产出大量成果却没能为产业服务,导致了科技经济‘两张皮’现象。”刘忠范表示,布局新型研发机构,就是希望能在关键核心技术领域取得突破,解决诸多“卡脖子”问题,做出一些别人没有的东西,提升竞争力。

刘忠范认为,新型研发机构的目的,不是纯粹地做基础研究,也不是简单地为特定企业服务。“新型研发机构应该是一个平台,体现国家为解决经济科技‘两张皮’所作的战略布局和重大举措。”

从现实来看,让企业研发能力短期得到快速提升不太可能;而大学和科研院所的科研立刻实现以市场为牵引,既不现实,也不应该是大学的定位。刘忠范认为,这要发挥政府职能,让企业和大学等科研机构结合起来,开展协同创新。“新型研发机构要成为政产学研协同创新的大平台。”

刘忠范所创立的北京石墨烯研究院,于2018年10月正式挂牌运营。研究院通过政府和社会资本有机融合,探索新型研发机构建设。

“研究院的建设发展,坚持‘双轮驱动’原则。”刘忠范介绍,北京石墨烯研究院一方面通过原创性和颠覆性技术研发,争夺未来石墨烯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充分承载国家意志;另一方面通过“研发代工”直接对接市场需求,确保市场牵引特色和可持续发展能力。

刘忠范表示,作为新型研发机构的探路者,石墨烯研究院已显示出强大的人才吸盘效应。例如研究院通过“兼聘兼薪”等方式,吸引了一些领军人才。但大学有自己的评价体系,在新型研发机构里的工作成果,能否被认定为兼聘人员在原单位的科研贡献,尚没有明确的说法。

“现在给兼职人员发工资很难,没有明确的说法,完全由相关办事人员自行解读。比如一位来自高校的科研人员在新型研发机构‘兼薪’,那么他的原单位就会从其工资里砍掉相应的部分。”刘忠范认为,这其实对人才使用起不到激励作用。因此,“兼薪”机制,也需要加强顶层设计。

《中国科学报》 (2020-05-22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冷冻电镜首次观察到单个原子 海平面上升威胁红树林
地心是个“大水库” 中国科学家发现5.12亿年前最古老寄生关系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