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张思玮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6-10
选择字号:
“砒霜”为艾滋病治疗打开一扇窗

 

研究人员正在进行猕猴实验。

千万别误以为砒霜可以治疗艾滋病。我们只是发现临床上已被用于治疗白血病的注射用三氧化二砷与现有的ART抗病毒药物联合使用可能可以更好地控制病毒。虽然我们的治疗新策略在猕猴感染模型中得到初步证实,但猴和人毕竟存在着差别,因此临床治疗效果还存在不确定性。

■本报记者 张思玮

前不久,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联合来自广州医科大学附属市八人民医院、中山大学及英国伦敦国王学院的研究人员在功能性治愈艾滋病研究取得了新进展,相关研究成果发表在《尖端科学》(Advanced Science)上。

研究人员通过一系列体外细胞实验,发现三氧化二砷(As2O3,砒霜的主要成分)有望被应用于更有效地清除潜伏感染的艾滋病病毒(HIV)。研究发现慢性感染了HIV的猕猴在接受了三氧化二砷联合现有的抗病毒药物治疗(ART)后,机体免疫功能得到显著改善,而且艾滋猕猴停药后病毒反弹的时间显著延缓,甚至部分猕猴长期未出现病毒反弹。此外,科学家还发现该新型疗法可有效降低感染猕猴体内的病毒储存库数量,并增强了抗病毒特异性的细胞免疫应答。

由于艾滋病病毒独特的生物学特性,目前全世界仍无有效的根治手段。“实验室的结果为更好地治疗艾滋病开辟了一个新的视角,是否有效还有待未来通过临床研究证明。”团队首席科学家、中科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特聘研究员陈凌告诉《中国科学报》。

青少年群体中感染率持续升高

艾滋病(AIDS)作为严重威胁全球公共卫生的重大疾病之一,一直备受社会各方的关注。

世界卫生组织(WHO)和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最新数据表明,目前全球仍有3690万HIV感染存活者,此外已有约3540万患者死于艾滋病。

“换句话说,HIV病毒已感染了地球上至少七千多万人,这比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死亡人数还要多,而且被感染的人数还在以每年约180万的速度在增长。”曾在中科院全程参与研究的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深圳)教授孙彩军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虽然由多个抗病毒药物组合的“鸡尾酒疗法”能够有效控制艾滋病进展,但至今全世界仍未研制出根治艾滋病的特效药物,也还没有临床可用的预防性艾滋病疫苗。

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评估,截至2018年底我国艾滋病感染存活者约125万。更令人担忧的是,我国的艾滋疫情已从吸毒、卖血等高危局部人群转变为普通人群的性传播扩散,新发感染者中超过95%经由同性或异性性行为感染。

“其中,近期大学生群体中感染HIV病毒的数量在增加。过去几年中,新诊断的感染HIV的大学生人数年增长率从30%~50%不等。”清华大学医学院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主任张林琦表示,有限的大学前性教育、性行为的开放态度、同性社交软件的不规范等原因,导致我国艾滋病流行情况仍相当严峻,对更有效地治疗艾滋病有着重大需求。

让三氧化二砷“引蛇出洞”

目前,ART已经被公认为是可控制艾滋病情恶化的有效手段。

“但ART无法根除艾滋病患者体内的病毒。一旦停药,病毒就会迅速反弹。”广州医科大学附属市八人民医院感染病中心主任蔡卫平告诉《中国科学报》,艾滋病患者必须终生服药,给社会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患者更要承受严重的心理和生理负担。不规范用药也可能导致耐药等一系列问题的发生。因此,亟需探索能长期控制甚至完全治愈HIV感染的新策略。

现有的研究表明,HIV感染宿主细胞后,几天内就可整合到宿主细胞基因组,在机体建立起持久稳定的病毒大本营(病毒储存库)。这些病毒储存库通常处于“沉默”状态——病毒不复制,也不产生病毒特异的抗原蛋白。

“这正是目前绝大多数抗艾滋病毒药物无法根除病毒感染的关键原因。因此,如何有效清除这些病毒‘大本营’才是根治艾滋病毒感染的重要科学问题。”孙彩军表示,我们设想先“刺激”潜伏的病毒“大本营”使之活跃起来,从而使其更容易被免疫系统侦测和发现,进而再通过药物或免疫系统对之杀伤,即“先引蛇出洞,再诱杀和剿灭”可能是根治艾滋感染的有效策略。

更有意思的是,研究者还发现三氧化二砷可下调CD4+T细胞表面的CD4受体和CCR5辅助受体(没有这些受体艾滋病病毒就无法入侵细胞)的表达水平,从而阻断感染性病毒颗粒的新一轮感染和扩散。

计划开展临床试验研究

三氧化二砷是砒霜的主要成分。早在唐宋,我国就将砒霜用于抗寄生虫及皮肤感染性疾病。例如,在《备急千金要方》《本草纲目》等医学古籍中均有记载服砒霜可“疗诸疟”“截疟除吼”等。《太平圣惠方》中应用砒霜治疗疾病的处方达30余种,治疗的病症包括痢疾、癣疮、哮喘、牙疳、恶疮、寄生虫等,砒霜配伍治病的方剂达100余首。在现代医学时代,注射用三氧化二砷制剂已分别获得了中国和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批准,用于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等癌症,并有良好的临床有效性和安全性。

“我们的研究旨在提升现有抗艾滋病疗法的治疗效果,对减少抗病毒药物的使用频率、长期服药的毒副作用以及沉重的经济负担等具有重要意义。”孙彩军表示。

而谈到三氧化二砷与ART抗病毒药物如何联合用于治疗艾滋病人时,蔡卫平表示,他们正计划开展该策略的临床试验研究,以进一步验证该疗法在艾滋患者中提升现有抗艾滋病药物的治疗效果。目前,团队正在商讨制定切实可行的临床研究方案,将向有关部门申请科研经费及启动志愿者的招募准备工作。

陈凌谨慎地表示,新策略研究难度大,治疗方案有待摸索,时间也会较长。“千万别误以为砒霜可以治疗艾滋病。我们只是发现临床上已被用于治疗白血病的注射用三氧化二砷与现有的ART抗病毒药物联合使用可能会更好地控制病毒。虽然我们的治疗新策略在猕猴感染模型中得到初步证实,但猴和人毕竟存在差别,因此临床治疗效果还存在不确定性。”

“政府和社会越来越关注艾滋病防控手段的研发,不仅投入了资金予以支持,还鼓励更多青年科技工作者参与到艾滋病防治领域中来,未来人类终将克服这一世纪病魔。”陈凌表示。

据悉,该项研究得到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广州市健康医疗协同创新专项的资助。

相关论文信息:

DOI: 10.1126/science.aay0799

https://doi.org/10.1002/advs.201900319

《中国科学报》 (2019-06-10 第5版 医药健康)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解析非洲猪瘟病毒颗粒精细三维结构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