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李晨阳 刘如楠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3-26 5:9:47
选择字号:
从“谈麻色变”到逐渐升温
工业大麻产业迎来崭新春天

 

■本报记者 李晨阳 实习生 刘如楠

有媒体日前报道称,继云南省和黑龙江省后,2019年吉林省有望成为中国第三个放开工业大麻种植的省份。作为今年的地方性法规立法项目,《吉林省禁毒条例》将“工业大麻管理”作为单独章节进行了明确规定。

今年年初,吉林省农业科学院成立“吉林省麻类工程研究中心”,并与吉林紫鑫药业全资子公司——荷兰Fytagoras公司签订《工业大麻合作研究协议》。吉林省农科院院长吴兴宏指出,随着我国工业大麻相关管理政策的陆续出台,我国工业大麻产业即将迎来高速发展期。

历史悠久的新兴产业

人们通常所说的“大麻”,是指荨麻目大麻科大麻属下的全部植物,它们都属于毒品原植物的管制对象。不过,因遗传变异和生长环境等因素影响,大麻植株体内的致幻成瘾成分——四氢大麻酚(THC)含量差异很大。

比如,臭名昭著的毒品大麻(娱乐大麻),其THC含量可达到15%~20%。而工业大麻的THC含量小于0.3%,不具备提炼毒品的价值,但在药物、纤维、食品保健品、日化产品开发等领域都有很大的应用前景。

“从这个标准定义可以看出,工业大麻并不是一个特定物种,只是根据THC含量划分的化学类型。”国家麻类产业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研究员杨明告诉《中国科学报》。

除THC外,大麻中还有一种重要的酚类物质——大麻二酚(CBD)。这种成分具有抗痉挛、抗焦虑、抗抑郁等药理作用,有着较大的药用前景。开发出更低THC含量、更高CBD含量的工业大麻品种,是科研人员育种工作的目标之一。

尽管至今仍有很多人“谈麻色变”,但大麻其实是中国的传统经济作物,有着一万多年的种植和使用历史,曾被视为“五谷”之一。时至今日,我国工业大麻种植面积占全世界一半左右。世界知识产权组织2014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球606项涉及大麻的专利中有309项来源于中国企业和个人。

国家麻类产业技术体系工业大麻生理与栽培岗位科学家、云南大学教授刘飞虎告诉《中国科学报》,中国发展工业大麻产业,虽有历史悠久、生物资源丰富的优势,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如种植成本偏高、研究有待深入系统化、开发利用深度广度亟待扩大等。

药用领域亟待突破

药品、食品、保健品、化妆品、电子烟、纤维制品、塑料制品、饲料、建筑材料……工业大麻的用途多到令人目眩。

“我国之所以有种植大麻的传统,主要是为了收获纤维和麻籽,但是目前工业大麻开发最热的领域还是药用。”杨明说。

美国强生制药和德国贝尔制药等国际知名医药公司,都在对CBD进行深入研究。自2018年11月以来,韩国、泰国等亚洲国家也相继颁布了医用大麻合法化法案。

刘飞虎介绍说,大麻在精神疾病、镇痛、消炎等方面都可发挥作用,云南省是我国最早研究开发药用大麻的省份。目前试开发了一些保健、美容类产品,但医药方面刚刚起步,在政策法律都允许的理想状态下,相关药品上市至少需要5~10年的努力。

杨明团队研发的工业大麻品种——云麻7号的CBD含量为0.9%,是目前的主栽品种。2018年通过认定的“云麻8号”CBD含量已经超过1.3%,在不远的将来,这个数值还可能更高。他们还将实现另一项颠覆性的技术突破:让工业大麻种子种下去,只长出雌性植株,这样花叶的产量和药用成分都会大大增加。

但我国的工业大麻药用方向育种还是相对滞后。杨明告诉记者,大麻品种的种植范围受纬度影响,北方的品种移植到南方,往往植株过于矮小,缺少生产利用价值。反过来,低纬度的品种引用到北方,又有可能不会开花结籽。因此,云南省选育的药用工业大麻品种很可能无法在黑龙江、吉林等高纬度地区推广。因此,对一些新近加入这一产业的地区和研究团队来说,国际合作和原始创新尤为必要。

政产学研法携手发力

2018年12月1日,由云南省农科院经济作物研究所起草、中国农业农村部发布的《工业大麻种子》3项系列农业行业标准正式实施,为全国提供了建立相关标准的参考依据。

“与工业大麻相关的每一份政策法规文件背后,都有一系列的科研成果支撑。”杨明说。2010年《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加工许可规定》正式施行,让云南成为国内首个通过立法监管工业大麻种植和加工的省份。而云南省的工业大麻研究早在1989年就已开始,20年的科研基础为法规制定提供了有力的科技支撑标准和依据。

越来越多的省份逐步规范管理工业大麻的种植和利用,让产业开发者和科技人员看到了令人振奋的曙光。政策缺位、品种缺失和检测技术标准不统一等因素曾制约着这一行业的发展,目前上述问题都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

“各个省份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出台相关政策法规,有助于整个产业的安全、可控、健康发展。”杨明说。

杨明表示,鉴于工业大麻的特殊性质,企业在整个链条里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像玉米等普通作物,老百姓种出来可以自用,也可以销售,非常自由。但工业大麻种出来,如果没有企业来收购,就相当于是废物了。”

目前,国内以CBD为代表的非精神活性大麻素类尚未进入国家食品、药品目录,仅在化妆品开发方面推出了一些产品。刘飞虎希望,国家层面尽快出台工业大麻开发的相关法律,让种植者和研发者都能放心大胆地去做。

《中国科学报》 (2019-03-26 第4版 综合)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我国独有的物种,你认识多少? 微型蜂鸟机器人靠AI算法飞行
“科学”号赴西太平洋执行综合科考任务 带着“导航图” ,探寻植物的光影世界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