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沈春蕾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3-5
选择字号:
让斑海豹远离血腥

 辽东湾斑海豹   中国绿发会供图

辽东湾百只斑海豹遭盗猎,38只死亡。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为此,社会各界呼吁采取多种举措——

■本报记者 沈春蕾

宋俊华认为,这次事件对辽东湾为数不多的斑海豹数量造成种群稳定性的下降,基因多样性也会降低。“如果我们没有更进一步保护手段介入,可能很长时间内生态环境的平衡不能恢复到现阶段的水平。”

3月1日是国际海豹日,日前一桩关于斑海豹的惨案引发关注。2月11日,大连长兴岛公安破获一起斑海豹盗窃大案,涉嫌100头斑海豹幼崽,当日已有29只斑海豹幼崽死亡。

《中国科学报》多方了解获悉,被救出的71只斑海豹分别被送往辽宁海洋水产科学研究院、大连圣亚海洋世界、大连虎滩海洋公园3家单位进行救助。截至2月18日,救助的71只斑海豹死亡9只,目前仅剩62只。据当地志愿者反映,5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尚有部分在逃。

针对此次斑海豹盗窃的恶劣事件,《中国科学报》加入了由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中国绿发会)组建的大连斑海豹追问群,希望就此事追踪溯源。

利益驱使惨案发生

“每年这个时候斑海豹到渤海湾产崽的时候,就会有当地的渔民驾驶自家渔船去捕杀斑海豹。”来自大连的斑海豹保护志愿者告诉《中国科学报》,“渔民一般选择在除夕晚上出海,在海上待上半个月左右盗猎斑海豹,这一趟大概能获利30万~50万元。”

大连志愿者介绍,早些年,渤海湾渔民只盗猎雄性斑海豹,因为雄性斑海豹的生殖器可入药,而雌性斑海豹和斑海豹幼崽则幸免于难。近几年,虽然地方管理部门加强看管力度,但仍无法阻止渤海湾的斑海豹数量骤减。一些当地渔民已不满足于雄性斑海豹带来的利润。再加上南方和附近的一些水族馆对雌性斑海豹和幼崽也有需求,导致渔民见到斑海豹就盗猎,因为价钱差不多。

大连志愿者告诉《中国科学报》:“雄性斑海豹的生殖器能卖到1万~3万元,这是我了解到的一手价格,至于炒到多高我也不清楚。”

在利益驱使下,渤海湾冬天的冰面上经常能看到一滩滩的血迹。盗猎渔民先靠近在冰面上产崽的斑海豹,因为斑海豹在冰面上跑不快,可以直接将其捕获。如果斑海豹逃跑,盗猎渔民就直接用棍子将其打死。

大连志愿者指出,长兴岛可以出海的地方很多,当地渔民都是晚上或者是过年的时候出海;而近海有冰面,有很多渔民是近海打鱼的,监管部门要想抓到比较困难,“很难分清楚是出海打鱼还是盗猎”。

我国斑海豹数量级仅有千只,这次盗猎涉及一百只。中国绿发会秘书长周晋峰指出,现在的问题在于,我们发现了这起盗猎斑海豹的恶劣事件之后该怎么解决?为此,中国绿发会先后与大连市政府、大连市委宣传部、农业农村部渔政局、生态环境部宣教司、自然资源部海洋局、大连长兴岛公安、大连斑海豹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辽宁省水产科学院等单位和机构取得联络,探讨后续解决方案。

中国绿发会向《中国科学报》透露,目前,这起斑海豹案件已得到农业农村部的回复,后者表示高度重视此事,并将妥善做好斑海豹幼崽收容救助工作,待专家和兽医联合评估后再分批放归。

法律和行政监管并举

大连志愿者指出,目前当地对于斑海豹的保护力度还不够,在很多方面存在空白。

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所所长于文轩主要从事环境法和生态法的研究,他获悉斑海豹惨案后分析,认为该事件涉及到三个方面问题:一是物种的生境保护问题,二是野生种的利用问题,三是行政监管问题。

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环境损害鉴定评估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宋俊华赞同于文轩的分析,他从生态环境角度讲述对斑海豹的影响。斑海豹被称为“海上大熊猫”,也是自然保护区里生物系统的顶级消费者,它数量上一个小幅的波动就会对整个生物链和各支链生产者、消费者造成影响。如果大数量、大范围地减少,还将造成其底层或者次级生物的增加。

宋俊华认为,这次事件对辽东湾为数不多的斑海豹数量造成种群稳定性的下降,基因多样性也会降低。“如果没有更进一步保护手段介入,可能很长时间内生态环境的平衡不能恢复到现阶段的水平。”

于文轩指出,野生生物物种是可以利用的,问题是怎么用,要符合法律规定,而不是偷着用、破坏性地用。从法律层面看,2011年,我国已经对有关海豹保护立法。除了法律手段,于文轩表示还应当考虑行政监管问题。“我们发现,如果相关部门协同配合,可能类似事件发生的频率会小得多。”

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自然遗产研究室主任杨海明指出,当前我国自然保护地建立了五级分类体系,第一级是世界遗产,第二级是国家公园,第三级是自然保护区,第四级是自然公园,第五级是以自然保护小区等为代表的公益保护地。他呼吁建立海洋型的国家公园,以更好地保护包括斑海豹在内的海洋物种。

保护斑海豹的栖息地

据悉,斑海豹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相关人士认为应把斑海豹提升为一级保护动物。周晋峰表示,从数量和重要性上看,斑海豹作为迁徙物种在国际上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而今斑海豹面临的危机又非常高,如果可以提升为一级保护动物,斑海豹在遭到猎捕之后,刑责、罚责也会加强。

大连市环保志愿者协会副会长唐在林认为,在加强斑海豹保护的行动中,不可忽视的重要主体是渔民。“渔民教育一直是社会教育中最薄弱的环节,也是影响渔民参加社会各项活动的主要障碍。”唐在林说,“由于教育水平等原因,在渔业生产中渔民只考虑眼前利益而对长远利益关注不够,所以对海洋资源的合理利用,以及斑海豹的保护和可持续发展不能有意识地予以重视。”

唐在林表示,加强对渔民的宣传教育,将渔民纳入海洋动物、海洋资源和海洋环境保护的宣传教育中来,不仅对落实政策法规、提高海洋生态承载力有益,还能增强渔民的社会责任感,提高渔民对于海洋动物保护及海洋资源可持续发展的认识。“没有渔民的支持参与,斑海豹的保护就不能有效地推动。”

“把一个物种关到水族馆里、箱子里、笼子里等保护方式,不是首选的保护方式。世界公认的物种首选保护方式,就是原始栖息地的保护。”周晋峰告诉《中国科学报》,斑海豹是一个迁徙物种,它必须通过巡游才能健康成长,它的生境、习性、基因应成为生态环境里的一部分。“我们不是简单保护某个物种,而是要保护它的栖息地。”

截至发稿,中国绿发会正在积极推动建立“中华斑海豹保护地·大连”。“我们的目标是把这些沿海渔村的村主任都拉进来。”周晋峰说,“我们希望通过行动唤起更多人对海洋环境与珍稀濒危物种的关注与保护意识,集结社会各界力量,保护辽东湾斑海豹,共筑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美好家园。”


 

《中国科学报》 (2019-03-05 第7版 生态环境)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尼泊尔科学家首次记录该国龙卷风 高分五号“解密”全球霾分布
中国大陆首例试管婴儿当妈妈了 中国科学家发现花朵传粉“小心机”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