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近朱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8-10
选择字号:
音符中透出的“自我”

 

■李近朱

【还有事实表明,这些“情思”往往是作曲家个人情感世界的直接表达,也就是作曲家自己在写自己。】

音乐是一种极为感性的艺术样式,是长于抒情的一个美丽载体。感性与抒情,正是音乐特质。但是,“情”却有旖旎蔓延、条分缕析的种种样样的不同。

海顿创作了《再会交响曲》,表达他和他的乐手思乡心切的众人情绪;贝多芬《第九交响曲》中的“欢乐颂”,表现了共和理想的博大情怀;肖邦的《革命练习曲》,抒发了华沙起义失败后的愤懑激情;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是隐于美妙仙境的一种梦幻神游;而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一交响曲》,则是一个20世纪天才压抑不住的诉诸于乐音的青春悸动,等等。许多实例表明,音乐的抒情极为多元,并须附着于一个客体,藉此传达作品的情思。还有事实表明,这些“情思”往往是作曲家个人情感世界的直接表达,也就是作曲家自己在写自己。在音符中,他们透出了“自我”。

在巴洛克时代和维也纳古典乐派早期,几乎见不到典型的“自我”音乐抒写。或是因宗教势力相对的强大或是因社会生活相对的狭小,那时的音乐多是对于神圣天国或是对于音乐技巧的表现。

到了莫扎特,这位舌头已经尝到了死亡滋味却还写着欢乐音符的作曲家,其生活境遇极为困窘,以至于在书写音符的同时要写借债的字条。于是,在他去世前写的那部g小调《第40交响曲》,让后人听出了开头音乐动机的悲切忧伤。事实上,这部莫扎特很少用阴郁小调写成的作品,是他困境中的“自我”情绪的抒发,刻画了这位被誉为音乐世界中“永恒的阳光”的音乐大师身外与心内的阴影,是其人生与情感的真实“自我”表达。

莫扎特之后的贝多芬,是跨在古典乐派与浪漫乐派之间的音乐巨人。他将音符播撒在时代风云中。同时,人们也鲜明看到他在音乐中的“自画像”。人们太熟悉了的“命运交响曲”,那个人皆能咏的“命运”音调,实际上是贝多芬在失聪失恋的人生低谷时期,在他写下遗书却又奋起振作的时候,涌出脑际而诉诸音符的一个不朽“动机”。如果说,在这个阶段他的《第三(英雄)交响曲》是资产阶级大革命时代的讴歌,那么,这首标为“命运”的《第五交响曲》则更多是他对于个人际遇的感悟与体现。从中,我们聆听到的,是贝多芬个人“扼住命运咽喉”,“自我”完成的一段人生经历。

在贝多芬身后的19世纪,一位24岁的法国作曲家,听到了大师辞世噩耗。正是在这一年,他创作了《幻想交响曲》。柏辽兹将他的一场看似无望的恋爱,写成了长大的交响曲。他以管弦的轰响和定音鼓的敲击,叩开了恋人的心扉。无疑,这部诞生在浪漫主义音乐初起时日的交响曲,所抒写的,完全是作曲家个人的罗曼史。这是以音乐最直接表现“自我”的一部经典。

柏辽兹之后,是音乐历史上最瑰丽的一个时段。在浪漫时代的音韵中,“自我”身影接踵而来。门德尔松的《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和《平静的海洋,幸福的航行》,几乎就是这位一帆风顺的“天之骄子”人生步履的音乐写照。而肖邦钢琴曲的忧郁和李斯特音乐的奔放,就是他们迥然不同际遇与性格的艺术再现。至于柴可夫斯基的“悲歌”性的《第六(悲怆)交响曲》,则在五线谱上刻镂下了他的悲剧性晚岁的情感轨迹。更有“世纪墓碑”之称的肖斯塔科维奇,他的紧锁眉头的表情折射到了他的音乐里:经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而保持着与真理相通的良心;隐忍着内心的伤感与苦痛却又要歌唱出时代的“欢乐”……

作为一门情感的科学,音乐是通过“人”来抵达情感的彼岸。因此,作曲家在音乐中无论表达何种情感,首先表达的是自己的情感。一句话,无论间接或直接,无论自觉或不自觉,作曲家在作品中表现的,首先就是“自我”。

与其他艺术不同,音乐是在时间的持续中表达感情的生发与展开,带有浓厚的主观抒情性。这个“自我”感情抒发的过程,揭示了情感之源皆出于作曲家心灵。诚如罗曼·罗兰说过的:“音乐,这首先是个人的感受,内心的体验。”音乐正是通过个人情感,走向人类的普遍情感。因此,那位在童年就与莫扎特悲忧情感共鸣的音乐评论家柯克说:“音乐,在伟大作曲家的笔下,是用纯属他个人的表现方法,最完美地表达了人类的普遍情感。”

当我们聆听音乐时,要看到那些看似神秘的音符背后,都有一幅幅作曲家的“自画像”。对于不是一听就懂的古典音乐,重要的是去探究与体悟音符中所透出的作曲家的“自我”。因为,音乐谱写的就是作曲家个人的情感与思绪。正如柴可夫斯基所说:“在自己的作品里,我从未背叛过自己”;又如俄国作曲家拉赫曼尼诺夫所说:“我的音乐就是我的气质的产物。”因此,探索作曲家的心灵,透看作曲家音乐中的“自我”,往往是解码古典音乐的一个“捷径”。

《中国科学报》 (2018-08-10 第7版 作品)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中国科学家将绘制最精细人脑三维“地图” 科学家首获南海“出生地”玄武岩样品
印度寻找金星“合伙人” 探秘“世界末日之城”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