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原诗萌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2-20
选择字号:
口号响亮 落实困难
宽带建设遭遇发展尴尬

 
政府应尽快出台国家层面的宽带战略,以更好地统筹中国宽带的建设和发展。
 
图片来源:www.dxjlsm.com
 
■本报记者 原诗萌
 
“修个铁路、公路舍得投资几万亿元,搞个宽带信息高速公路却光喊口号,不给支持,就知道压迫几个已经上市的运营商,一边让提速降价,一边还要上缴利润。行业发展越来越举步维艰,员工怨言不断,等三家公司发展都走下坡路的时候,损害的还是亿万客户的利益,更对不起为这个事业奋斗终生的通信人。”一位通信业内人士在最近的一条微博中如是抱怨。
 
正如这位人士所言,当前,我国宽带建设正遭遇“口号响亮,落实困难”的发展尴尬。虽然电信、联通、移动三家电信运营商均想扩大自己的宽带版图,但需要巨额资金、回报期较长的宽带基础设施建设,显然不是这三家电信运营商能够胜任的。
 
多位业内专家近日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呼吁,政府应尽快出台国家层面的宽带战略,以更好地统筹中国宽带的建设和发展。
 
重视程度下降?
 
2011年,工信部部长苗圩在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提出了“宽带中国战略”设想,内容涵盖加快信息网络宽带化升级、推进城镇光纤到户、实现行政村宽带普及服务等。
 
不过,迄今已经过去2年,这一战略却迟迟未能出台。2012年年初时,曾有消息称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信部等多个部委共同组织了“宽带中国战略”研究工作小组及专家组,负责制定战略的实施方案,并计划在同年9月对外公布,但此后却没有了下文。
 
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宽带中国战略之所以“难产”,除了出台国家战略所必然涉及的各部委间利益协调的问题,国家对宽带建设重视程度下降也是原因之一。
 
电信分析人士马继华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由于经济发展阶段不同,中国政府对宽带建设的认识程度与西方国家仍有差距;另一方面,在当前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之下,政府更愿意投资对经济拉动较为明显的高铁和高速公路等基础设施,对宽带等信息产业的重视程度则有所下降。
 
不过,赛迪顾问通信产业研究中心高级咨询师陈文基却持另外一种态度。他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正是由于信息基础设施建设跟不上,才制约了相关信息产业的发展。
 
“只有实现高速宽带,下一代互联网、新一代移动通信、物联网和云计算才可能得到更快速的发展,信息产业也才能迎来一轮新的发展高潮,成为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力。”陈文基说。
 
陈文基还向记者表示,十八大报告提出要牢牢把握扩大内需这一战略基点,而信息消费正逐渐成为扩大内需的新引擎,宽带建设的发展必将支撑上层新业务的繁荣,全面引燃信息消费。
 
投资的难题
 
采访中,也有专家向记者透露,宽带中国战略未能出台,是因为一些程序尚未走完。“现在宽带中国战略的准备工作已经基本完成,各部委之间的协商也已告一段落。由于这个战略要上报国务院常务会,所以还要在国务院排时间,发布肯定不会拖很晚了。”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工程(CNGI项目)专家委员会主任邬贺铨近日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
 
不过,谈及该战略的核心问题之一 ——投资,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均表示尚未有定论。
 
工信部数据显示,“十二五”期间,中国宽带网络基础设施将累计投资1.6万亿元,其中宽带接入网投资5700亿元。
 
“投资金额巨大、回报期长的宽带基础设施建设,显然不是三家运营商可以承担的。”马继华说。
 
邬贺铨也认为,宽带建设的“重任”,很难由电信运营商以一己之力承担。
 
“这几年,电信运营商的利润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此外,运营商作为上市公司,如果投入没有回报,资本市场不会接受,运营商的业绩表现也会受到影响。所以,不能简单认为运营商赚了钱,宽带建设就要依靠运营商。”
 
在马继华看来,由于电信行业已经较早实现了市场化,出于投资回报方面的考虑,电信运营商更倾向于选择自己能赚钱和有优势的领域,不可能去搞普遍服务。
 
对此邬贺铨表示,希望在即将出台的宽带国家战略中,能够提供宽带普遍服务基金。“城市的宽带建设还好一些。在农村地区,宽带建设更多是一种公益行为,因此需要国家进行支持,通过一些基金引导农村地区宽带的建设。”邬贺铨说。
 
邬贺铨还指出,带宽速度提升之后,如果网站的带宽上不去,依然会影响用户的体验。因此,未来政府也要考虑通过一些激励的手段,让网站升级自己的带宽。“希望通过多种因素,推动宽带的建设和发展。”邬贺铨说。
 
如何突破“最后一公里”
 
除了投资方面的问题,宽带建设目前还面临光纤入户难的瓶颈,即人们常说的“最后一公里”难题。
 
一位北京的宽带用户向《中国科学报》记者抱怨说,之前曾接到联通公司的电话,表示将进行光纤入户的改造,网速将从现在的2兆免费升级到10兆。为此,他还兴奋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后来此事却没有了消息。
 
马继华告诉记者,这很可能是运营商和小区物业没谈拢。
 
他进一步解释说,现在水、电和煤气都是用户生活的必需品,而且“别无他店”,所以一直处于比较强势的地位。而电信运营商有三家,互相之间有竞争,因此在物业面前处于弱势地位。很多小区物业对于宽带入户收取很高的入场费,甚至要求分成,运营商觉得不划算,自然也就不“入户”了。
 
“因此需要有国家层面的战略出台,政府也应该有明确的法律和条文,让宽带像水、电、煤气一样,成为每个家庭都有平等使用权利的基础设施。”马继华说。
 
陈文基也认为,目前中国电信市场缺少信息通信的法律体系,电信法始终未能出台,这使得各部门之间相互协调难度很大。国家在制定信息化战略时,也因为没有客观的法律依据,大大减缓了相关工作的推进。
 
对于这一问题的解决,马继华寄希望于未来的大部制改革。“如果大部制改革后,将广电的有线业务并入工信部,这样工信部在和住建部谈的时候,就比较有优势了。”
 
相关链接
 
“假宽带”真相
 
说起宽带建设,就不能不提及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假宽带”事件。
 
2012年,央视的《每周质量报告》将目标直指一些运营商宽带服务“缺斤少两”、实际上网速率达不到标称值的现象,并引发了一场关于“假宽带”的舆论声讨。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在近日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对假宽带进行了剖析。他认为,假宽带问题不能一概而论。
 
他进一步解释说,一般而言,所有宽带用户不会同时上网,因此运营商会按照一定的概率来设计用户复用的带宽。这一做法能够满足大多数情况下用户上网的需求。但是,当真正遇到大家同时上网的情况时,用户就会发现,实际的速率达不到端口速率的标称值了。
 
对于这种情况,邬贺铨认为不能简单称为“假宽带”。“比如一栋楼里有100家住户,但是不可能开100部电梯,这是出于资源合理利用考虑的必要手段。”
 
但邬贺铨也指出,电信运营商会根据用户的数量调整复用系数。此外,复用也要有限度。在邬贺铨看来,央视所抨击的假宽带,主要是运营商之外的宽带公司,从运营商处租用了一定的带宽,然后提供给了过多用户使用,造成了复用率太高,因此上网速度也就低了很多,而一级运营商则基本不会采取这样的做法。
 
对于假宽带问题的解决,除了要规范二级和三级运营商的市场,邬贺铨认为,还应有一套标准的测试方法。
 
据记者了解,2012年4月,工信部已进行了《固定宽带接入速率测试方法》报批稿的公示。邬贺铨表示,该文件正式出台后,将成为用户测试宽带速率的权威性参考,宽带市场的发展也会进一步规范化。
 
《中国科学报》 (2013-02-20 第2版 技术经济周刊)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高比能高倍率准固态钠离子微型电池问世 “天涯海角”再成焦点
哺乳动物昼夜节律神经机制获突破 沙漠蝗逼近我国!专家提醒:当心潜在威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