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谷兰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2-1
选择字号:
克隆人,复制的只是身体

 
■谷兰
 
每天凌晨四点,通过子宫工厂被复制出来的克隆服务员在宋爸爸餐馆被自动释放的激素唤醒,只用一分钟穿过卫生间,穿上制服后,列队进入餐厅;五分钟,她们操作各台收款机,迎接顾客;其余十九小时,她们输入点菜、端盘送饭、推销饮料、补充调味品、擦拭桌椅、垃圾装箱;在最终清理完之后,他们吸食一小盒用自己死后的身体制成的蛋白质,然后回到睡眠箱。
 
这是《云图》中所描绘的克隆人的世界。尽管,这是一种虚构的克隆人被滥用的极端情境,还是体现出人们对于那样一个时代的隐忧。
 
不过,剧本毕竟只是一种夸大的设想。约翰·戈登在谈到未来克隆人实现的可能时,认为它可以帮助那些在意外中丧生孩子的父母让自己的孩子“复活”,而这是符合一部分公众的期许的。
 
“对于这些家庭,克隆技术似乎是一种最理想的技术,因为这符合人性。”北京协和医学院社会科学系副教授张新庆告诉记者,“但是,个案是不能推而广之的,如果把它作为允许克隆人存在的理由,恐怕在人群规模上是不能被认可的”。
 
张新庆强调,有人用克隆人与试管婴儿作比较,认为其存在相似的合理性,“但本质上,那样的克隆并不是出于医学目的,而是个人情感目的,赞同的人为其辩护的声音就会显得虚弱。”
 
更何况,当前的克隆技术本身存在诸多不足。克隆羊多利经历了277次失败才最终出生,而科学家如何获得数量众多的人类胚胎用于试验,并承担无数次可能夭折的后果,更是未知数。
 
在他看来,无法完成一定数量的试验,一项技术难以诞生,目前关于克隆人可能实现的说法,其实仅仅是一种推理。
 
而世界上反对克隆人最为强烈的国家很大程度上还受到宗教的影响,他们认为克隆人的存在意味着科学家扮演了上帝的角色,这是绝对不能被容忍的。
 
但陈大元认为,更重要的是,克隆人在技术上只能做到对身体的复制,而人之所以为人,是因其存在高级的思维和情感,这是在不同时代、不同环境、不同条件下后天形成的,是不可复制的。
 
《云图》中的幼娜-939、星美-451毫无悬念地先后觉醒,虽为克隆人,她们最终收获了一个自由的灵魂。
 
张新庆也坦言,从哲学上来讲,生命任何阶段的形式都需要被尊重,包括出生和死亡,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
 
因此,真正意义上的克隆人并不存在。
 
至于对治疗性克隆的质疑,陈大元则认为是并不合理的,因为其有利于医学的进步和人类的健康。
 
遗憾的是,因为有争议,治疗性克隆也面临一种悖论。治疗性克隆涉及人类卵子和胚胎,数量稀缺且试验要求慎重,技术进展的效率自然就低,被认可的程度就难以提升,争议始终存在。
 
“所以,对于这样的技术,想要有所发展,必须在开始阶段就抱有一定的容忍度,才可能不扼杀其将来的发展。”张新庆说。
 
目前,人类胚胎干细胞克隆在中国的研究环境还是比较宽松的。不过,他也表示,落实到每个项目,伦理审查还是很严格的,一方面要能促进治疗性克隆的发展,一方面必须遵循伦理规范的底线。

 
电影《云图》中的克隆人:星美-451。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中国科学报》 (2013-02-01 第12版 真相)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薇甘菊:“疯狂”的植物杀手 科学家研制出“活砖头”
银杏凭什么能活千年? 2019年中国、世界十大科技进展新闻揭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