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彭思龙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10-16
选择字号:
文艺的复兴是科技崛起基础

 
本期关键词: 文学.科学
 
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全国掀起了“莫言热”,不少读者涌向书店抢购或者在网站下单购买,出现一书难求的局面。图为北京某书店莫言作品展柜。新华社供图
 
表面看是某个国家在某个时期引领了世界科学技术发展的潮流,甚至成为世界科学技术发展的中心,实际上也意味着在此前的某一个时期内,该国作了充分的思想上的准备,而思想上的准备无疑是文艺工作者完成的。
 
■彭思龙
 
最近两天看到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为他的成就感到高兴,同时也看到很多同行质问中国科学界何时也能获得诺贝尔奖。当然,中国在当前没有诺贝尔科学奖的原因可以说出很多,但是有一个历史规律值得认真思考,认清这个规律或许对我们看待未来中国科学技术的发展有帮助,这个基本规律就是:文艺的复兴是科学技术崛起的基础。
 
首先看历史现象,西方的工业革命和现代科学技术兴起的精神来源无疑是文艺复兴时期(13世纪到16世纪)的贡献,没有文艺复兴就没有后来16世纪开始各种现代科学技术的起源以及随之而来的工业革命。其次,从各个国家的发展过程来看,也都是先在文艺上掀起了热潮,然后在科学技术上获得新的发展高潮。这在英国、德国、法国、美国、日本、俄罗斯等国的发展史中可以得到证明。所有上述国家首先涌现了一批杰出的文学家、艺术家和哲学家,随后不久科学技术工业相继获得了飞速发展。而且在持续性的发展高峰期,整个社会呈现全方位的繁荣。比如我们现在看到的世界上经典文学作品,都是早于或者在其所在国家的繁荣前期就产生了。就我们熟悉的年代来看,日本在工业真正起飞的阶段,也产生了大量经典的文学作品,甚至电影和动画作品。相反,到了现代,日本进入了成熟的工业社会之后,反而没有让我们特别欣赏的文学和艺术作品。那么,为什么文学艺术的兴起能够带来科学技术的兴起呢?我想原因可能有如下几点:
 
原因一,文化艺术是人的精神食粮。不管是从事科学技术还是其他行业,我们首先都是人,也都是从无知儿童被教育长大的,在受教育过程中,会或多或少受到同时代文化艺术的熏陶和感染。一个积极的时代让成长的人也是积极的,一个消极的时代,让成长出来的人也更多地具有消极的成分。优秀文化艺术作品能够让成长中的年轻人得到更好的精神抚慰和指导,也能够让更多的年轻人产生理想主义和积极奋斗的精神,而所有这些素养都是科学技术研究所不可或缺的基本精神修养。就好比,在中世纪的宗教黑暗时期,人的教育过程是充满了宗教说教,那样的教育产生的人不会想到去思考科学技术,因为那些东西是他们的宗教理念所竭力排斥的。
 
原因二,文化艺术工作者尤其是其中杰出者,对于时代的敏感性远远高于纯粹的科学技术人员。虽然我也是科学技术人员,但是我们必须承认我们对于时代,对于人类自己的敏感能力是严重不足的,我们思考更多的是科学技术本身,但是科学技术的研究对象无非是自然和社会(这里指哲学),后者对于文化艺术工作者来说,其体验能力要更好。用更俗气的话说,就是春江水暖鸭先知,鸭子整天泡在水里,能够感知到现在即将进入春天还是夏天,而我们科研人员躲在温室中,自然就不能在第一时间感受到季节的变化。因此,时代在即将起飞的阶段,文艺工作者是报春鸟和迎春花。
 
原因三,新的文艺思潮给后进者带来新的生机。在任何时代,都有强者,尤其是科学技术上的强者,但是后来者之所以能够超越强者,成为后来居上的人,并不是靠蛮力就能够取胜,大多数情况下是靠新的理念、新的思想。比力量、比块头,其结果只能是当前的强者更强。只有当新的思维带来发展路线的变化,旧有的强者的优势变成可有可无的时候,后进者才能获得新的优势。因此,表面看是某个国家在某个时期引领了世界科学技术发展的潮流,甚至成为世界科学技术发展的中心,实际上也意味着在此前的某一个时期内,该国作了充分的思想上的准备,而思想上的准备无疑是文艺工作者完成的。
 
原因四,文化艺术的新思路会带来新的需求。不同的思想和文化会有不同的社会形式,也有不同的生活方式,由此带来不同的社会需求,而社会需求正是科学技术发展的原动力。正因为文艺复兴时期,人们不断地思考人类自身,及人和自然的关系,打破了过去认为自然完全由上帝创造并理所当然存在的迷思,产生了一大批挖掘自然规律的人,这正是科学技术的启动时期。不同国家都有不同的文化,对待生活都有自己特有的理解,这些理解体现到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比如,在中国,房地产的兴旺无疑或多或少也跟中国的乡土文化相关联。在农村,一个农民一辈子最想要的还是土地和房子。在这样的生活理念指导下,商品的走向无疑也就合理了。
 
总的来说,文学艺术和科学技术从表面看,其形式和作用都相差很大,但是社会从来都不是一个分割成互不关联的房子的社会,都是紧密联系的,都是共生的,也都有其前后发展次序和规律。就我个人浅见,文学艺术的兴起是非常重要的,没有文学艺术的兴起,可能就意味着我们离真正的科学技术的兴起距离还很远。莫言获得诺贝尔奖,似乎让我们看到点春色,当然我们希望这个兴起的过程不要那么漫长,也希望在我们有生之年能够听到滚滚的春雷。
 
(http://blog.sciencenet.cn/u/stone1971111)
 
《中国科学报》 (2012-10-16 A3 网谈)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沙漠蝗逼近我国!专家提醒:当心潜在威胁 美宇航局或再探金星
人工智能“捷径”将模拟速度提高数十亿倍 科学家实现量子存储器的远距离纠缠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