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丹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1-17 7:39:12
选择字号:
转基因技术发展不会停止

 
图片来源:xx.cat898.com
 
中国政府开闸转基因农作物有其深层原因:与其拱手将市场让给转基因生物公司巨头,倒不如在转基因自主知识产权基础上,竖起一道通过自主研发来拦截国外巨头控制我国农业命脉企图的防火墙。
 
■本报记者 刘丹
 
转基因技术和中国粮食安全与主权的话题争论由来已久,经历多轮政府决策者、非政府组织以及消费者的互动之后,岁末年初再次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
 
刚刚闭幕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就转基因问题给出官方定调:我国将继续实施转基因战略,转基因技术发展并不会停止。
 
高层定调转基因
 
“其实,对于加快转基因科技发展、中央高层的态度始终是坚定的。”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前所长黄大昉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他被视为国内转基因的支持派代表。
 
2008年7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正式审议通过了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2009年8月农业部批准发放了转基因玉米、转基因抗虫水稻的生产应用安全证书;2010年“中央一号”文件中提出,“继续实施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抓紧开发具有重要应用价值和自主知识产权的功能基因和生物新品种,在科学评估、依法管理基础上,推进转基因新品种产业化”。
 
“可以看出,国家已经把转基因技术作为国家战略来看待。”黄大昉说。
 
就在农业部刚刚公布的《农业科技“十二五”规划》中也明确指出,发展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并把生物技术放到促进农业发展的关键位置。
 
原因不难理解,转基因的支持者认为,当前我国农业发展面临各种矛盾和问题,只有通过加快发展转基因技术才能解决。对于我国国情和农业发展要求而言,转基因技术还需要加快发展。
 
“转基因技术进入快速发展的时期,这是技术发展的必然。而我国国情决定了我们非要抓住这个机遇不可。”黄大昉说。
 
争议再起
 
2011年12月27日,绿色和平组织发布了《2011中国水稻生态农业报告摘要及经费对比》(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指出:自1986年以来,转基因技术得到了累计约210亿元的国家财政投入,是同期生态农业获得的7亿元投入的30倍。
 
《报告》称,他们与5位生态农业专家合作,分别对中国五大水稻生产区(华东、华南、西南、东北和华中)的水稻生产现状和绿色防控技术效果进行调研。结果表明,生态农业技术的综合利用可以在大幅减少化学农药使用量的同时有效控制病虫危害损失。以华中稻作区为例,生态农业技术的集成推广应用使大面积水稻生产的化学农药使用量减少30%以上,水稻病虫害损失率控制在5%以下。
 
总部设在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的国际非政府组织绿色和平是全球反转基因运动的一面旗帜。由于其反转基因立场坚定,行动力强,一般观察舆情的专业人士都会把跟踪绿色和平的动态作为工作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近年来,绿色和平对中国转基因的调查始终没有停止。2002年,绿色和平揭露孟山都对中国野生大豆提出专利申请,此举引发巨大的舆论关注,促使中国政府批示相关部门加强对生物资源的保护;2005年,绿色和平发现转基因大米在湖北非法种植,并污染了武汉和广州的大米,农业部进行调查后销毁了非法转基因大米和种子;2006年,绿色和平对中国市场上的婴儿食品进行检测,发现亨氏米粉含有未经安全试验的非法转基因大米成分;2007年绿色和平首次发现美国转基因大米LL601被非法进口到中国;2010年,绿色和平发布了《超市生鲜散装食品调查报告》,揭露沃尔玛出售非法转基因大米,伊藤洋华堂超市出售非法转基因木瓜。中国几乎所有的与转基因相关的“揭黑消息”都是由绿色和平率先揭发出来的。
 
对于绿色和平的这份最新报告,黄大昉认为:“不能把转基因和生态农业完全对立起来,特别是不能够通过打压转基因技术来支持生态农业的发展。事实上,许多转基因技术恰恰是为了保护生态农业。”
 
在黄大昉看来,生态农业并不适合中国国情。“欧洲一些国家对生态农业比较重视,这不难理解。在经济发达的前提下,不求产量,不计成本,当然能够生产出有机食品,发展生态农业。”黄大昉说,“但我国做不到。我们这么多人口,幅员如此广阔,地理气候条件如此复杂。不用农药不用化肥就不能保障粮食增产。片面的强调生态农业是违背我国国情的。”
 
“我们也支持生态农业,但只有在中国的局部地区是能够实现的。”黄大昉说,“他们(绿色和平)对中国的农村和农民情况并不十分了解。有些重大问题上存在重大分歧,如果按照他们的做法,中国农业不可能实现可持续发展。”
 
种业控制力
 
转基因,尽管依旧备受质疑,商业化推广“慎之又慎”,但它将无可避免地进入我们的生活。
 
“十二五”,传统种子的产业链条已被打破,一个新的产业体系正在孕育中。
 
在转基因的支持者看来,政府对转基因科研力度的加大,主要源于是对抗外资对中国种业的控制,确保粮食安全。
 
中国目前50%的蔬菜品种掌握在外资手中,有些国际种子公司进入国内市场后,先以较低的价格向农民推销种子,或者免费让农民试种,在潜移默化中培育我国农业发展对这些跨国公司的依赖。
 
“在这颗简单的种子里,是科技的力量,这将是农民们之前没有接触过的。科技的力量推动我们进入未来,当农民成功了,我们也成功了。”的确,美国的转基因巨头孟山都就是通过一粒种子的“智造”,获取了财富,也“控制了一些国家的粮食生产”。
 
种子里面的转基因链,是孟山都持续裂变出金子的法宝,是其攻城略地的武器。
 
在竞逐中国市场这块大蛋糕上,世界上生物科技其他三大巨头陶氏化学、杜邦和先正达公司与孟山都一起,已开始在中国农产链上布局落子;一些国内农药厂商和化肥厂商,悄然有了巨头们的影子。
 
在与世界巨头的转基因战争中,我们也曾以国家之力,花费10年时间,将孟山都打回美国。“孟山都的转基因抗虫棉一度占据了中国70%的市场,但是10年后的今天,孟山都基本被打出了中国市场,国内抗虫害转基因棉花种植领域,国产基因占据了70%以上的市场份额。这是一场了不起的胜利。”黄大昉告诉《中国科学报》。
 
从中可以看出中国政府开闸转基因农作物的深层原因:与其拱手将市场让给转基因生物公司巨头,倒不如在转基因自主知识产权基础上,竖起一道通过自主研发来拦截国外巨头控制我国农业命脉企图的防火墙。
 
《中国科学报》 (2012-01-17 B1 生物周刊)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型肺炎病毒3CL水解酶高分辨率晶体结构公布 稻米蛋白品质形成分子机制获揭示
鸽子羽毛让机器人像鸟一样飞翔 薇甘菊:“疯狂”的植物杀手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