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科技部、中宣部对外发布《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在科技圈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4月23日,以陈学雷、张双南等科学网知名博主为代表的8位学者,在科学网博客上联名首发了题为“对《基准》中一些问题的意见”的博文,直指其中存在的问题。该文章在科研圈和社会上迅速传播,进而掀起一场广泛讨论。

8学者联名在科学网首发:对《素养》的意见 查看详细>>

对《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中一些问题的意见

陈学雷1,冯珑珑2,3,康熙2,刘继峰1,盘军1,沈俊太4,张鹏杰5,张双南6

(署名次序按照姓名拼音)

1. 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2. 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 3. 中山大学天文系, 4. 中国科学院上海天文台,5.上海交通大学物理与天文系,6.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

 

正如《基准》第3条指出的,科学的精神是求真、质疑、实证。因此,我们认为《基准》应该是作为一种指南,而不应作为一种只允许机械地背诵和考试而不允许质疑的教条,否则它就和提高公民科学素质的初衷相违背了。

以下是我们认为不妥当之处:

一、某些条目存在错误或不准确、不严谨之处

例如,在第11条基准,“掌握基本的物理知识”中,就存在许多问题:

(45)知道分子、原子是构成物质的微粒,所有物质都是由原子组成,原子可以结合成分子。

(48)知道力是自然界万物运动的原因;能描述牛顿力学定律,能用它解释生活中常见的运动现象。

(49)知道太阳光由七种不同的单色光组成,认识太阳光是地球生命活动所需能量的最主要来源;知道无线电波、微波、红外线、可见光、紫外线、X射线都是电磁波。

又如第13条基准,掌握基本的天文知识:

(60)知道地球自西向东自转一周为一日,形成昼夜交替;地球绕太阳公转一周为一年,形成四季更迭;月球绕地球公转一周为一月,伴有月圆月缺。

二、某些说法本身存在很大争议,远非学术界的共识,甚至与现代科学认识有明显的冲突。

例如,第2条基准,“知道用系统的方法分析问题、解决问题”中,

(9)知道阴阳五行、天人合一、格物致知等中国传统哲学思想观念,是中国古代朴素的唯物论和整体系统的方法论,并具有现实意义。

三、有些内容是日常生产、生活应该具备的常识或技能,但其中许多内容与一般所说的科学素养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似不宜全部纳入科学素养范围。如,

第19条基准,掌握安全出行基本知识,能正确使用交通工具,(96)了解基本交通规则和常见交通标志的含义,以及交通事故的救援方法。(97)能正确使用自行车等日常家用交通工具,定期对交通工具进行维修和保养。

第22条,具备基本劳动技能,能正确使用相关工具与设备。(108)能正确操作或使用本职工作有关的工具或设备。(109)注意生产工具的使用年限,知道保养可以使生产工具保持良好的工作状态和延长使用年限,能根据用户手册规定的程序,对生产工具进行诸如清洗、加油、调节等保养。

第23条. 具有安全生产意识,遵守生产规章制度和操作规程。(112)生产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应树立安全生产意识,自学(应为自觉)履行岗位职责。(113)在劳动中严格遵守安全生产规定和操作手册。【全文

科研圈众议:对《素养》的争议 查看详细>>

 刘立:“公民科学素质”究竟是什么?
《科学素质纲要》对科学素质的定义,是我们迄今见到的官方权威定义,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定义就是顶峰,不可超越;也并不意味着我们只能“照着讲”,不能“接着讲”。[8]我们认为,科学素质的内涵中,应该包括“科学技术与社会的相互关系”内容和“科学发展观”的内容。
科学素质的内涵要与时俱进。最近党和政府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和共享五大发展理念。我们认为,也应纳入科学素质题中之义。
因此,我们提出:公民科学素质,是指公民了解必要的科学技术知识,掌握基本的科学方法,树立科学思想,崇尚科学精神,认识科学技术与社会的相互作用,了解科学发展观和新发展理念,并具有一定的应用它们处理实际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全文


施郁:《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出现一系列失误的一个可能原因
本人推测,之所以发生一系列失误进入《基准》这样的系统性问题,可能是因为有关部门有一个误会,以为“自然辩证法”等相关专业就是指导科学普及的对口专业。这个误会情有可原。在图书分类中,有一个“自然科学总论”。“自然辩证法”(或者“科学哲学”、“科学学”等等)方面的著作也经常被归入其中。特别严重的是,存在一个长期的误会,即“哲学指导科学”。【全文
 

李兆栋:科学素质不需要硬性指导
本来,科技部制定《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来作为一个提高全社会科学素质的指导性材料,是一件值得点赞的事情(虽然内容质量还可以讨论修改),传播的也是科学正能量,但倘若最终把它变成了一个“硬性指导”,强制个人去学习去测评,恐怕到头来只会事与愿违,甚至落得个吃力不讨好的境地。
我们总是想着要科学发展,要科技创新,要提高整个社会的科学素质;谈科学理论的时候博古通今高屋建瓴纵横开合,但在制定和推行相应的政策和措施的时候,却往往总是因循守旧,生搬硬套,不能站在政策推广对象的立场上想一想,因地制宜,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全文
 

孙小淳:论“阴阳五行”写入《公民科学素质基准》
看了各家评论,感觉似乎大多数都认为把“阴阳五行、天人合一、格物致知”写入《基准》是不合适的,甚至斥之为宣传迷信和伪科学。对于这一点,我有不同的看法。我认为,把中国古代传统对科学概念、理论和方法的这几个重要表述写入《基准》,不仅是合适的,没有违反科学精神,而且恰恰体现了对科学的更深刻的认识,是科普思想和方法上值得鼓励的进步。科学,有必要加上历史和文化的维度,脱离了历史和文化的科学,是没有生机和活力的科学。【全文
 

施郁:基本粒子与物质结构(大众简明读本)
【本文包含对“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中某条目的更正】
质子和中子组成原子核,原子核与电子组成原子,原子组成分子以及凝聚物质,从而构成我们周围的宏观物体。这只是粗略的说法,比如在金属中,原子核和内层电子构成的正离子形成骨架,另有电子在这个骨架间运动,而不是专属某个正离子。
另外,并不是所有的宏观物质都由原子组成。比如,带正负电荷的粒子还可以形成没有固定形态的等离子体,宇宙中还有由中子及其它粒子直接组成的中子星,等等。【全文
 

刘立:关于公民科学素质相关问题的发言(修订版)
关于科学素质基准,最近国家卫生计生委员会修订了它的《中国公民健康素养》,出了2015年版。我觉得很不错。它不是考具体知识点。如果我们公众健康素养考的是具体知识点,那随便说一条,我们很可能都答不出来,比如生殖器的结构。但是计生委的那个健康素养基准,很多公民都可以答得上来,最近的调查表明,2013年我国居民健康素养水平是9.48%,远高于2015年我国公民科学素质的比例(6.20%)。我的意思是:《公民科学素质基准》的制定和颁布实施,可以充分参考计生委的《公民健康素养》。【全文

中美公民科学素质基准的若干对比 查看详细>>

史晓雷:中美公民科学素质基准的若干对比


笔者几年前因授课需要翻看过美国2061计划系列丛书中的《科学素养的基准》(这里科学素养与科学素质基本可以等而视之),会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就是我国颁发的这个《科学素质基准》科学性太差,至少没有听取一些科学家或者科学教育工作者的意见,至于其如何出台的,就不得而知了。

需要说明一下,美国2061计划系列丛书,非常系统、完备,我国科协已经译介过来许多本(《面向全体美国人的科学》、《科学素养的基准》、《科学素养的设计》等)。2061计划是为美国下一代(他们有希望看到2061年哈雷彗星的回归)科学教育而准备的周密的教育达标计划,而我国的《基准》是一个纲领性文件。全文

 

相关博文 查看详细>>
 有关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的几个重要资料[许志峰]
 “吹毛求疵”说“基准”[冯大诚]
 美国的“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是怎么产生的?[施郁]
 假如由我来编写公民科学素质基准[吴国胜]
 对公众科学素养认识的两个误区[史晓雷]
 做知识的传递者,莫做知识家[龚明]
 什么是科学素质?[俞云伟]
 “公民科学素质”究竟是什么?[刘立]
 科学素质不需要硬性指导[李兆栋]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与“阴阳五行”之争[李连达]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出现一系列失误的一个可能原因[施郁]
 关于公民科学素质相关问题的发言(修订版;兼谈《基准》)[刘立]
 基本粒子与物质结构(大众简明读本)[施郁]
 从《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说开去[李兆栋]
 简评《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钱磊]
 在《基准》和《纲要》之间[孟津]
 征求意见的“公告”不应当只是走走过场[冯大诚]
 述而不作:康熙与“科学素质”......[李轻舟]
 河流与大树——析“科学素质”之争[吕乃基]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是一项面子工程[蒋百川]
 也说阴阳五行学说的诞生背景[麻庭光]
 南辕北辙的“阴阳五行”与科学素质[董洁林]
 何去何从,面临争议的《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聂广]
 科学家也难及格: “科学素质基准”问题出在哪?[科学报官微]
 阴阳五行目前不宜进入《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陈宁]
 中国科学的生机和活力是满满的、鼓鼓的[牛登科]
 科普思想的可喜进步—论“阴阳五行”写入《公民科学素质基准》[孙...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的历史与思考[付雷]
 中美公民科学素质基准的若干对比[史晓雷]
 对《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中一些问题的意见[陈学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