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

赵燕:春晚概念——当你老了,从前慢 查看详细>>

    回忆至少是节日的主体之一。当春晚变得有些年头之后,就开始反复地致敬往日风云,重唱当年歌曲的有之,以《我的中国梦》致敬或呼应当年《我的中国心》的有之。今年的这类致敬不多,除了最后的《难忘今宵》,其他都只是偶尔带过罢了。不过,有两首歌致敬了“中国好歌曲”,因为都是在这个选秀节目里冒出来的原创歌曲,不过,有趣的是,演唱者都非原创者原唱者本人。

  ——刘欢的《从前慢》

  ——莫文蔚的《当你老了》

    我这人是基本不看选秀节目的,连电视都极少看了,甚至,我们必须在腊月二十九的时候重新调试下电视,以便把客厅里电视的CCTV1弄清楚点。《从前慢》看题目将是首好歌,而且,刘欢+郎朗+吕思清应该也是音乐家组合里面很强大的了,但是,歌词过于拙劣,甚至不如李宇春假唱的那首“类古词”《蜀绣》呢,当然,《蜀绣》本身充满了《青花瓷》的拙劣模仿痕迹。但是,《从前慢》还是距离精致太远了,距离深情也有相当大的距离。虽然刘欢们的技巧没得说,可是,我从这首歌里什么都没有看到听到感觉到。但是,《当你老了》却是首好歌,虽然轻歌慢吟的作曲风格相当于歌词本身表达得似乎略显稚嫩而不够老练和成熟,但是,它依然还是本次春晚比较好的一个节目。

    以诗入歌其实是西方的传统,歌德、席勒的很多诗不断地在不同时代被不同作曲家谱成歌曲,有些则在歌剧里大量使用……【全文点击】

赵美娣:从前慢,我们还能找到那份宁静和闲适吗? 查看详细>>

    城里人总在向往农村那种悠闲、自由、亲情,而农村却早已不是以前的那个农村了。联想到这两天科网上火得一塌糊涂的“从前慢”这个主题,似乎也有那种追求返璞归真的情节,在快节奏里想到找到那种慢节奏的从容,但那种从容还能有吗?又联想到去年也曾经引起媒体讨论的“碧山计划”,一群城里的文人到农村去,想建设一个自己理想中的乡村,找到那种归属感,却同样被许多人质疑。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我们还能回到以前的乡村吗?还能找到那份宁静和闲适吗……【全文点击】

相关:一位博士生的返乡笔记:近年情更怯

      农村是狼文化,不是羊文化,勿把美好的回忆嫁接在现在的农村

             碧山计划,谁的乡村?

陈湘明:从前慢 春秋(自度曲) 查看详细>>

    未知何故,今年流行从前慢。日前,与孟夫子及贾帅调侃,这从前慢似可作一词牌。言既已出,自当践行。今自度一曲,吟故里春秋,忆随风飘逝从前慢。

 

春雨潇潇,烟波淼淼,葱葱白鹭洲。

和风里,堂前新燕,堤上老牛。

婀娜杨柳丝丝意,著春光无限尽轻柔。

布谷鸣,水车转,任风流。

 

野渡舟横,澄空雁过,一湾碧水悠。

萧骚际,云间日落,垅上蝉啾。

谁吹玉笛惊夜色,沐银辉清澈月如勾。

谷堆旁,听故事,约中秋。

【全文点击】

王善勇:从前慢 查看详细>>

    无论怎么讲,一旦紧张起来的我们内地的研究生,科研水平还是有明显提高。经过十几年的发展,至少在论文发表这块,很多内地一流的实验室的研究生的成果是丝毫不逊于香港的高校了。这要在十几年前是不可想象的。十几年前,别说研究生,很多内地成名的大教授都以到香港的高校做RA(Research Associate)为荣,现在很多“富”起来的年轻副教授都不愿意去香港受那个罪了。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进步了。但进步是有代价的。代价是什么?除了浮躁还是浮躁。浮躁的后果我就不说了,相信明眼人都看得很清楚。

    我想说的是为什么会浮躁?可以不浮躁吗?我的观点是很难。记得我在美国做博士后的时候,认识几个tenure track 助理教授。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努力的人,到了美国我才发现,跟那些助理教授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其中一个华人助理教授,为了写论文,圣诞放假期间经常是一周一周地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年纪轻轻头发都花白了,有时候带着孩子出去,别人都搞不清是爸爸还是爷爷。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把自己搞得这么辛苦,他苦笑了一下说,其他人也都很强,这个tenure制度是很要命的,你不拼命它就要你的命。这个tenure的几年时间里你必须每年发表一定的论文,申请到多少基金,还有teaching, 指导学生,service 。哪项做不好也不行,你说不拼能行吗?就论文而言,质量固然重要,数量也是不能少的。人不疯狂枉少年啊……【全文点击】

曾泳春:从前漫 查看详细>>

1 flexibility

    今天评阅一篇博士学位论文的时候,为一个词抓狂了,“柔韧性”。通常,我把柔韧性说成柔性(flexibility),并一直把它当成纤维(或材料)的拉伸性能(tensile property)之一。但今天我忽然想查一查柔性到底是不是拉伸性能指标,于是查了书,可悲的是我没有找到,拉伸性能里有断裂强力和断裂伸长率,但没有柔性。于是我把铁摩辛柯的《材料力学》搬了出来,我想即使柔性不属于拉伸性能,至少是力学性能(mechanical property,或称机械性能)中的指标吧。可是我翻了目录和内容,硬是没有看到“柔性”两个字。力学性能里有弹性、塑性、刚性、脆性、延性,甚至有韧性,但就是没有柔性或者柔韧性。

2 无尽长夜

    遇见艾丽的那一刻,我知道我的人生改变了。那时,艾丽身穿红衣,站在一棵冷杉树下,她正看着树林里一所破败的房子,而我也正是去看那所房子的。那是一处吉普赛庄,因为传说被施加了吉普赛诅咒,正以低价在拍卖。于是我这个穷得叮当响的浪子,也梦想得到这个地产。那天有些阴冷,风吹着林子里那些高高的冷杉树,还有艾丽的头发。当她转过头捋那些吹到额前的头发时,我们四目相对了……

3 上海,上海

    上外老师Eric拍的上海,我觉得很美,征得他的同意就据为己有了。Eric是个很细致的上海男生,把他写的Figure caption也摘录在这里:

日落时,追逐余晖的出发。摄于2015年2月8日。

 没有景观灯,你仍是我最美的家。摄于2015年2月8日傍晚。

【全文点击】

曹石鼓:从不慢 查看详细>>

学术界的普遍现状不是“快”,而是“折腾”

1、有的忙乱,有的无所事事;有时候慌乱,有时候瞎忙。

一些学科竞争激烈,一点点经费都要激烈争夺,发文章赶鸭子上架;一些学科研究生无所事事,老师也自暴自弃。好的学校的老师忙,力争上游;差的学校某些老师基本不忙学问。应付检查的时候全校慌乱,检查过后一些事情瞎忙。一些学科忙着赚钱,一些学科心灰意冷。实在难以用“快”来概括现状,谈何怀念“慢”?

2、科研进度有的快,不需要回到慢;有的现在就很慢,更无需谈何怀念慢。

有些领域,如航天,一直很快,还有的领域,如控制,最近快了,这是好事,千万别回到慢;但还有的领域照旧慢,谈不上回到慢。

我们应该倡导的

1、对科研专注,恪守科研道德。

对自己热爱的领域奉献自己的精力,做一个坚守的"锁";对别人的成果要尊重,不要剽窃,做一把“精美的钥匙”。

3、不瞎忙,不折腾。

把时间让科研工作者充分支配,少干扰,让他能有条件去专注。

4、快,不等于浮躁,慢,是等死,争分夺秒才对得起自己。

科研要深思熟虑,不要急于求成,不要急于下结论,不要急于灌水,但思考问题、查阅文献、实验验证、分析结果,都得马不停蹄,抢在人家前面,抢在自己的时间前面,抢在自己的良心前面,决不能“车、马、邮件都慢。”我博士时的一个同学说他在大陆读硕士时的老板,尤其注意节省时间,凡是要研究生去办事,出校门超过200米的,都建议第一时刻打车,车费老板提前垫付,为的就是让年轻人在节省时间这个问题上不要犹豫。我读博的时候,有一次我跟导师说,要是用某种方法可能要花多少多少钱,还是想别的法子算了,我导师一句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其实你最贵的是时间”……【全文点击】

庄世宇:叶芝诗《当你老了》的五言体翻译再修订 查看详细>>

暮雪染双鬓,炉边困欲眠,

  暗火映寒夜,颤手取诗篇,  

  缓缓细读之,柔文似梦甜,  

  回眸半生路,旧忆缠影间。  

 

  世人皆爱卿,倾城美丽颜,  

  虚情或假意,谁人能分辨,  

  唯有一男儿,慕卿如圣仙,  

 时光摧容老,爱痛两相连。

 

垂首在炉旁,心思飞天边,

喃喃说旧事,窃窃诉前缘,

举步缓缓去,游魂落山巅,

抬头观星宇,犹似故人颜。

全文点击

张士宏:也说“从前慢” 查看详细>>

    科网上大都是科技界的学者精英,也不乏很多年轻的“青椒”。不过很多博文和评论,都弥漫着一种“急”的气氛。为基金急,为发表高档论文急,为职称急,为收入急,为车为房急。其实现实就是现实,急也好,不急也好,都是那个样子,还不如静下心来,靠一天一天的努力,慢慢都会好起来的。

    俺当年也有些急,比如看到有同届的常上报纸、杂志和电视,到如今有的当了院士,还有的当了省部领导、国内外知名科学家,俺心里也是急的,但想想远比不了现在一些人的急。说说自己的经历,也许能为大家浇点凉水,减减急的心情。

    我回国后,竞聘中科院“百人计划”项目到了IMR。刚来的两年申请项目也都不顺利。第三年开始,情况就好多了。这些年尽管磕磕碰碰,但发展的还不错。所以,俺学会了“戒急”,情况慢慢总会好的。其实,慢点也不一定是坏事,俗话说,着急不出豆腐。别人好是别人抓住了机会,付出了努力;别人快,那是人家能力强。和人家比,咱能力不算强,但付出了辛苦,也得到了回报,也过得不算错,以后也许咱还会有更多的回报。笑的早不如笑到最后,难得的是一辈子笑,晚点笑没多大关系……【全文点击】

张全成:从前慢,当你老了 查看详细>>

    恰逢湘明老师新创《从前慢》,词句精美,让人流连

    庄子感叹《当你老了》,真情荡漾,思之慨叹……

    自己兴起,也就乱填了《从前慢》,算是自解《当你老了》。一来致敬两位老师;二来新年远了,自己即将开拔,也想留个纪念。只因平日疏于韵律斟酌,定有许多不当处,还请各位老师斧正之。

年老昏昏,炉前思睡,烛残事事休,

江湖梦,今时抛却,往日悠悠。

苍鹭双飞风波里,恰十载同窗少年游。

杨柳风,芙蓉艳,明月勾。

罗衣璀璨,柔情绰约,相顾忘春秋。

离别季,天南地北,一夜白头。

常悲冷月明如练,叹离人千里独登楼。

复一年,花开落,水长流。

【全文点击】

贾伟:从前慢 查看详细>>

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这一整段歌词想说的就是题目的意思 - 从前日子过得慢。说交通和通讯比较缓慢,一生也就只能爱得了一个人。这话好像既不具备因果关系,也不怎么符合实际情况,但想想从前平民百姓的生活,大抵也就是这样的。最后对旧时的“锁”的描绘有点意思,在这样快慢有序、知书达理的社会,锁不是一种“闭门”工具,而是一种君子化的表达方式,你锁门了,人家就懂了。联系前面那句“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可能的引申意思是说,你心有所属,别人便只会欣赏你的心锁,而不会贸然来推门打搅。

    歌词的作者是一位叫木心的艺术大家,他精通文学、绘画、音乐、历史、诗词等,不过,中国的现代文学和艺术圈子对他并不熟悉,当然这也没啥好奇怪的,我们从木心的人生轨迹便可以看出些端倪 - 先生于1927年生于浙江乌镇,他46年逃避国民政府而到台湾,49年从台湾回到新中国,后来二十年间曾三度入狱或被限制自由,在被囚禁的过程中,他所有作品皆被烧毁,三根手指惨遭折断……82年起旅居纽约,2006年年近八旬的老人重回老家乌镇定居,2011年12月21日因病在家乡辞世……【全文点击】

孟津:从前究竟有多慢? 查看详细>>

    我想用这段博文,对木心这段诗表达敬意。可以感到一个经历坎坷的老人,走在夕阳下,多少的故事,随风而逝。对要表达的心境,他没有使用华丽的词藻去描红刻绿,也没有严谨的上下文,说什么大道理。人生不是一个逻辑过程,一环扣一环;也不是美妙的诗篇,悠扬顿挫具有节奏感。人生的本质,就是普通人过简单的日子;想要的常常得不到,不想要的往往躲不掉。而美好的人生,就是能过平安日子。可现实中,每个人多少会被革命、战争、成功、失败、运气、冤屈打扰过,回头去看时,爱恨情仇酸辣苦甜,迷蒙中能看到的,多半都是从前慢,难说有些什么本质的差别。

    从前对每个人来说是不一样的。木心见过从前的锁和钥匙,我大概没有见过,我倒是见过不少刷卡或按键的电子门锁,钥匙都很丑。读那些简单的句子,感受人生沉淀下来的东西,平实无华,却是走心的。这个道理,和习书法的人在潇洒成就后,晚年的作品通常都会显出“拙”有类似之处,看淡人生,返璞归真。从前慢的叙述,在现代生活的快节奏中有一种反思的气质:从前可以那么慢,来自无心。人们赤裸裸地来,什么都不懂;无牵挂地去,懂了又如何?愿意不愿意,谁都逃不出来时的哭,去时的苦。写到这儿,才发现这博文有点文不对题。讲了半天也没有说从前究竟有多慢。不过木心已经说过了:从前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全文点击】

葛素红:从前,真的慢 查看详细>>

    隶书是从前的,想想程邈在大秦帝国的千年威严里删繁就简,刀笔慎静,那些蚕头燕尾和一波三折,穿透光阴肃穆深沉,却又姿态逼真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甲骨更是从前的,《京华烟云》里的女主角木兰居然能认识甲骨上的字,她的身后仿佛有时光隧道,带着性灵和神秘,还有那种仙女的气质。从前,从前还有什么?当时的天蓝,当时的风吹,当时的清明上河图?

    从前,从前又是什么呢?记忆像慢镜头一点点地后退,一点点地想念,一点点地品味。有人说今天会变成记忆的片段,也许记忆不是录像,记忆只是照片。那都是什么样的照片呢?

    很早很早的凌晨去赶公共汽车,那些珍贵的两天一趟的汽车,须得在走了很多山路之后才可以到达车站。于是在迷离朦胧的睡梦中跟着大人穿衣服、等着马车,睡在马车上。迷迷糊糊地听见马儿的铃铛清脆而寒冷,大人们低低的说话声,睁开眼睛却看见满天清亮的星星。那么那么阔大的黑魆魆的山谷里,一切都是静止的神秘的,唯有马鼻子吐出的缕缕热气无所畏惧。记忆中这辆天荒地老的马车装载了全部的童年……【全文点击】

徐晓:从前慢 查看详细>>

   (1)

    过去,有着特有的味道和气息。

    嗯,在我年少时,偶尔用一支并不精致的银色小勺,搅动麦乳精,在洁白的瓷缸里,香气会弥散开来。现在,我已经上了年岁,常常用一支精致的银色小勺,搅动着浓郁的马来西亚咖啡,在清晨的阳光里沉思,会陷入过去的丝丝缕缕中去,那些旧时光,就变得鲜活起来。

   (2)

    天上的星星微微抖动,透明的空气轻轻翻滚,寒流像丝般润滑,摩挲着面庞。

    少年的我和父亲扛着鱼竿,先是越过几家土泥墙农舍边的田埂,与那些还在昏昏欲睡的黄狗保持适当的距离,走上约莫10分钟的土路,就走上了铁道。

    当霞光微启,我会迈开了步子,按照固定的节奏,随着父亲,往前行走。

往前行走两个小时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在小溪边钓上两条小鱼来。这到底有什么意思,对于没有体会的人,我是无法言说的。那个时候,父亲常说:“钓鱼上了路,官都不想做。”

    而对于我来说,则是溪边的翠竹、路边的稻香和中午农家的新米更为吸引。有的时候,我会放下鱼竿,支起画板,开始画起竹林来。虽然我画着画着就变成了对国画的模仿,从来也没有成功地像徐悲鸿那样,画出竹林的光影变换。但是,在我的内心里,只要我支起画板,就是巨大的满足……【全文点击】

杨月琴:恋恋戈壁 查看详细>>

从前漫,风起尘落,沙轮回,

戈壁滩,孤枝独饮,心沉烟。

碎雨成忆,携云海杯茗醉祭苍茫月,

夕阳暮色,守盛衰半世蹉跎落日凉。

弦乐舞,温婉释怀,雪融沙柳暗香,

一梦轻纱千年窈窕,累累砂石吹面,一影,焕然。

【全文点击】

王皓:慢城市,慢生活 查看详细>>

    Città是意大利语,城镇的意思,Cittaslow就是“慢镇”。 1999年十月,意大利的Tuscany-托斯卡尼地区的Greve in Chianti小镇,市长Paolo Saturnini发起了慢镇运动。该运动的宗旨是减慢城镇发展速度,追求生活质量而非扩张城市面积,控制人员流动和交通,鼓励支持本地饮食生产,尊重和保留地方文化和传统。要成为慢镇的一员,镇人口不能超过5万,如果超过了,可以加入“慢镇支持会员”,另外个人和家庭也可以加入“慢镇友人”会员。慢镇有50条条例和目标,主要包括提升全民生活质量,抵制全球化和归一化,保护环境、文化多样性和城市个性,鼓励健康生活方式。

          

    目前全世界有三十个国家和地区的189个小镇成为了会员,其中74个来自意大利。比较热衷这个运动的国家除了欧洲的波兰和德国,韩国居然名列前茅,多达十一个郡镇加入。中国大陆有江苏省南京市高淳区的东部桠溪镇(Wikipedia 居然指向山东的荣成崖西镇!)和广东省梅州市梅县的雁洋镇(有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叶剑英纪念园、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雁南飞和雁鸣湖、千年古刹灵光寺、粤东名山五指峰等五大旅游景区),台湾省有花莲县的凤林镇。澳大利亚也有三个小镇加入,上面说的Goolwa,在2007年成为第一个非欧洲国家的小镇成员。每两年这里举办South Australian Wooden Boat Festival-南澳木船节。另一个 Katoomba位于新南威尔士州著名的蓝山(Blue Mountains)景区,去年该地区爆发了一次山火。最后一个是维多利亚州的内陆小镇Yea。有意思的是美国仅有加州的三个小镇 Fairfax,Sebastopol和Sonoma在列……【全文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