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Roberto Garbero 发布时间:2019/8/5 20:55:12
选择字号:
科学家也是艺术家么?艺术能为科学家做些什么?

原文标题:The greatest scientists are artists too

作者:Roberto Garbero

发表时间:2019/03/23

微信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ykHSyhflxtszWlfCAO7GkQ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认为艺术与科学有很多共同之处。文艺复兴时期,博学多才的大师们纷纷将发现转化为艺术,而在此之后,艺术与科学却愈走愈远。科学和艺术是否仍能相互影响?艺术能否推动科学发展?对科学家们又有什么益处呢?

图片来源:JAM Project via Flickr

阿尔布雷特•丢勒(Albrecht Dürer)被认为是北方文艺复兴时期最伟大的德国艺术家,他的杰作对自然科学具有长达百年的影响。

在丢勒的代表作中,有18世纪之前一直作为动物的“官方”科学形象的犀牛木刻版画,有已知的第一幅描绘梅毒感染者的画像,有令人称奇的、准确的东半球大陆地图,还有以极地投影为形象的南北方天空木刻版画。哈佛大学艺术史学家Susan Dackerman解释说,他作为视觉艺术家对科学的影响深远,因为他“使不断变化的宇宙形象化”。

丢勒是几个世纪以来艺术和科学密切合作的众多例子之一。与他相似的一些大家同样能兼顾艺术与科学——其中最着名的是莱昂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这些大师们既能够捕捉到他们观察和发现的美,也能将这些自然中的美转化成艺术,从而以这种方式促进了科学的发展。

“狼蛛、蚂蚁及番石榴枝上的蜂鸟”,Maria Sibylla Merian,彩色铜雕刻画

Maria Sibylla Merian是一位与艾萨克•牛顿(Isaac Newton)同时代的德国博物学家,也是一位“植物艺术家”,因其对昆虫和植物所作的精美画作而闻名于世。她记录下了蝴蝶和其他昆虫的变态发育过程,而这些过程此前是不为人知的。1705年,在对苏里南进行科学考察之后,她画下了一只正在吃鸟的狼蛛。一只吃鸟的蜘蛛,这在当时看来是及其荒谬的。而现在我们都知道梅里安是对的,她画出了一个真实的捕食事件。

艺术与科学之间的相互影响不仅限于视觉艺术。伽利略•伽利雷(Galileo Galilei)用一种引入了科学散文新类型的语言写下了他的突破性理论和发现,并展示了科学语言的美丽、优雅和清晰,所以即使现在的教科书中还常常会提到伽利略的作品也不足为奇。

而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的音乐通常以对称性、重复性和复杂的结构为基础,因此经常被说成是“数学”音乐,甚至还被翻译成了函数。

艺术依旧可以推动科学发展吗?

自近代早期以来,科学研究中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科学与艺术是否仍然相互影响?将它们视为人类知识的两个独立领域是错误的吗?

“这两个看似不同的领域可以相互促进和维持”,柏林工业大学应用与分子微生物学教授Vera Meyer说道,“这不仅是针对如何去想一个对象,而且也针对如何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来展示这个对象”。在最近的一篇社论中,她认为“通过以艺术的方式观察有机体所获得的观点和视角,可以引导科学家跳出条条框框,为重新评估早期隐藏在科学下的态度提供见解”。

Vera是一位专业的真菌生物技术专家,但同时也是一位充满激情的画家和雕塑家。Vera Meyer在另一篇综述中写道:“若非出自想象力的力量,怎么会有创新实验的创意动力?”

“这一切多亏了我对艺术和科学的双重兴趣,我在5年前终于意识到”。Vera解释道:“在过去10年里,艺术家和设计师们研究担子菌(Basidiomycota),他们眼中的担子菌既是复合材料、纺织品和皮革的新的可持续生产者,也是有效的分解剂和解毒剂。”

真菌是界限模糊的生物,这令艺术家和科学家着迷:它们说可见也不可见,可以产生和分解物质,在生物技术和危险的毒素研究领域都非常宝贵。

Vera Meyer教授(右图)和她的一些作品

左图:“Champi(gn)ons”, 2017

中间图:“Spacecraft”, 2017

当然,科学和艺术在目的和方法方面是非常不同的。在过去,大艺术家们在尝试科学的过程中总是处处碰壁。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是一位作家、政治家和思想家,他几乎对所有领域都感兴趣,他反对牛顿关于白光分解的理论,支持现在听起来像是伪科学的各种其他理论,但考虑到他的历史背景,也就不难理解了。

但与此同时,他认识到了从全局的角度考虑现象以及从整体上探索自然的重要性——这正是所有伟大的科学家都在努力做的事情。

民众可以为艺术与科学做些什么?

科学和艺术可以在当今社会相互辅佐,并通过科学传播和公民科学项目相辅相成。

“在当今充斥着不确定、缺乏事实性知识和对科学发现持质疑态度的氛围下”,Vera Meyer继续说道,“科学与社会之间的成功沟通尤为重要。由此我2018年在柏林工业大学发起了‘Mind the Fungi!(注意那个菇!)’这一公民科学项目”。

这种平台非常棒,它通过公共讲座、讨论和研讨会来促进艺术、科技和自然科学之间的合作。

艺术点缀忙碌的学术生活

Vera说:“我会在夏天藏进我的工作室,从事绘图、画画和雕塑工作。”

艺术和创作活动可以点缀繁忙的学术生活。正如最近的一篇Nature 职业专题的文章所述,拥有一个长久的爱好有助于心理健康,改善工作与生活间的平衡,缓解压力,并帮助科学家们解决他们工作中的问题。

过度工作和对研究永无止尽的需求使得许多科学家没法从工作中抽出时间用于个人兴趣爱好上。加拿大埃德蒙顿艾伯塔大学的副研究员,同时也是以及How to be a Happy Academic(2018)一书合著者的Alex Clark说,关键是不要觉得对研究之外的领域产生兴趣是不好的事情。“我们不要将爱好和工作看成是全或无的关系。”

(来源:科学网)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子午工程二期标志性设备启动建设 NASA公布土星最大卫星泰坦地质图
窥探海洋微生物的世界 中山大学超构表面图像显示研究获重要进展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