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Gladstone 来源:《自然—遗传学》 发布时间:2012-10-31 11:06:43
选择字号:
科学家发现阻击ALS毒性蛋白
 
肌萎缩侧索硬化ALS到目前为止还是一种不治之症。日前,Gladstone研究所和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发现,操纵一个基因能够中止神经细胞中毒性蛋白的累积,为包括ALS在内的多种神经退行性疾病提供了新的治疗策略。该研究发表在十月二十八日Nature Genetics杂志上。
 
ALS患者通常在40至75岁之间发病,这种疾病会破坏机体的运动神经元(控制肌肉活动的神经细胞),使患者经历肌肉萎缩、吞咽和呼吸困难和瘫痪,ALS往往在确诊后三到五年内快速发展并导致死亡。ALS不仅折磨着物理学家霍金,还导致了棒球传奇Lou Gehrig的去世。
 
Gladstone和斯坦福大学的这项研究是神经科学家和遗传学家的合作成果,展示了在ALS等复杂神经退行性疾病研究中跨学科合作的重要性。研究人员发现,在酵母细胞和大鼠神经元中关闭Dbr1基因,能够保护细胞不受TDP-43的毒性影响,而TDP-43蛋白是ALS种的关键蛋白。
  
“TDP-43基因发生突变会使这种蛋白在细胞中累积,”Gladstone研究所的Robert V. Farese教授介绍道,“随着时间推移,TDP-43在运动神经元中累积达到毒性水平并结合关键性的RNA。现在普遍接受的理论是,这种结合干扰了RNA的正常功能并且损害了细胞的总体健康。结果神经元降解和死亡,导致ALS症状的快速发展。”
 
人们其实早就知道TDP-43是ALS的病因,但却不能直接使这种蛋白失活,因为TDP-43蛋白是细胞生存所需的重要蛋白。然而这种蛋白过多就会产生毒性,于是研究人员必须利用其他基因来降低毒性蛋白的水平。Dbr1就是这样的一种基因,它所合成的酶在正常情况下负责分解RNA。研究团队发现,如果降低Dbr1的水平使其不能完全分解RNA,这些未处理的RNA就会形成诱饵,结合TDP-43蛋白并安全地将其储存起来,这样就能允许维持神经元健康的RNA继续其正常功能。
 
在这项研究中首次向人们展示,酵母是研究ALS的优秀模型。酵母中的许多RNA加工基因都与人类中的相似,其中就包括Dbr1。研究人员在酵母和大鼠神经元中发现,Dbr1基因都能够抑制TDP-43的毒性。
 
“尽管酵母和大鼠之间有几百万年的进化历程,我们还是在这两个模型中发现了同样的结果。”文章作者之一Matthew J Higgins博士说。“研究显示,多余RNA能够诱使TDP-43与之结合,而不去影响细胞生存的关键RNA,使细胞保持健康。”
 
下一步研究人员将会在动物模型中继续进行这项研究,随后再筛选可能抑制Dbr1的小分子。他们对这项研究非常乐观,相信这些发现会最终为ALS患者带来康复的希望。此外,这项研究还可能产生更深远的影响,因为TDP-43蛋白的毒性累积也出现在额颞叶痴呆等疾病中。(来源:生物通  叶予)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捷龙一号火箭首飞送最大民营卫星入轨 SKA望远镜区域数据中心建设
中科院昆明植物所培育3个报春花新品种 小柯机器人:最新《自然》《科学》精选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