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思玮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9/8 20:07:05
选择字号:
宋瑞霖:期待中国创新医药惠及全世界

 

微信图片_20210908124116.jpg

宋瑞霖讲话(药促会供图)

9月3日,2021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以下简称“服贸会”)健康卫生服务专题展(以下简称专题展)于北京首钢园正式启幕。作为全新版块首次亮相服贸会,此次专题展围绕“数字健康创新融合”主题,全方位地展示医疗卫生健康行业前沿尖端技术及产品。

为此,《中国科学报》采访了承办此次专题展的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以下简称中国药促会)的执行会长宋瑞霖,邀请他立足“十四五”,谈谈我国医药卫生领域相关热点问题。

以大健康理念布展

《中国科学报》:今年服贸会首次设置了健康卫生服务专题展,您在这个专题展的设计上有哪些考虑?

宋瑞霖:此次健康卫生服务专题展区位于首钢园5号馆,展区通过设置“疫情防控”“医疗服务”“科技创新”“传统医药”“老年健康”“国际医疗”六个主题版块全面展示“大健康”理念。

此次服贸会特别把健康卫生作为一个版块,我想主要原因除了医疗卫生属于服务贸易的范畴,更重要的是,我国的“十四五”规划纲要已经明确提出了“全面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并且,将面向人民生命健康作为我国“四个面向”之一,成为科技创新方向。

服贸会的健康卫生版块的设置集中体现了国家对于面向人民健康的高度重视。中国药促会作为健康卫生版块的承办方,我们从招商、招展以及设计始终强调的就是,用大健康的概念设置这个版块。

在北京市卫健委的支持下,我们专门设置了中医药的版块,中医治未病,除了有传统的中医药技术与产品,还设置了与健康生活息息相关的技术产品。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还将医疗和医药放到一起。医疗机构是面对患者的主战场,药品和器械是医生从事医疗服务的“战斗武器”。这背后其实是一个转化医学的链条:从病床到实验室,从实验室回到病床,这就是科技创新的体现。

我们经常说,企业是创新的主体,而医疗机构的价值也不容忽视。只不过,他们做的是前期的工作,善于发现哪些临床需求未被满足、哪些病症还没有药物治疗?他们在临床实践中寻找创新点,探索新的靶点、研制新的技术,再从临床回到基础研究逐一进行破解,最后企业以创新药物和器械的方式得以呈现。

因此,健康卫生版块展现的是,整个大健康领域内医疗与医药创新的链条,而这个链条的贯通也是中国医疗健康领域现代化发展的一个缩影。

医药创新应始终以需求为导向

《中国科学报》:当下PD-1/PDL-1研发扎堆现象备受关注,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在“十四五”和“健康中国”的背景下,我国医药创新应该如何走?

宋瑞霖:新的治疗手段,特别是针对癌症的,自然不缺乏生物医药企业的“围观”。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已经收到了近70家企业有关抗PD-1/PDL-1免疫抑制剂的申请,出现了“扎堆”现象。

PD-1/PDL-1赛道拥堵背后的思考是,如何理性地进行医药创新?医药创新的目的和终点是满足临床需求,而需求和供给应该是平衡的,这种平衡最终会经过市场的调节实现。这就像一潭湖水,它的水面始终是平的,否则就变成河流。

其实,整个肿瘤药物研发领域都存在这样“一窝蜂”的现象。为此,中国药促会抗肿瘤专委会在上个月刚刚对外发布了“2020年度中国抗肿瘤新药临床研究评述”对当下热门靶点进行了梳理。这样做的目的是希望企业在确定项目时,能认真地分析市场需求。如果没有需求,创新药物是无法生存下去的,更不会给企业带来收益。

当前,中国正从政策驱动向资本赋能转化,资本界应真正地了解和理解医药行业,不要盲目投资。更为重要的是,我们要确保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基础性作用,尊重市场规律,但也要重视政府的作用,最终能让百姓用得上,用得起创新的药物和器械。

注重药品的社会综合价值

《中国科学报》:2021年医保谈判将至,您认为,创新药谈判在规则上还有哪些改善空间?创新药的商业保险报销制度还有哪些难点?

宋瑞霖:提起创新药(原研药),我们就必须要说仿制药。虽然创新药在专利期过后,市场上就会出现大量的仿制药,但是两者在研发与投入上是完全不同的。创新药的研制是一个科学论证和试验的过程,而仿制药只需证明与原研药具有生物等效性即可。不过,我国最近一直在推进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工作,也取得了一定成效。

当前,中国现在已经步入全球医药创新的第二方阵,而且居于第二方阵的前列。今天的中国医药产业已经不是一个只有仿制药或者说只关注仿制药成本的时代,我们已经能够研制出自己的创新药,并且实现了“出海”。

而这,归功于国家一直鼓励医药创新的举措,制定鼓励创新的配套制度,加大对基础研究的投入力度。同时,我们的临床研究水平也在不断提升,药品的审评审批制度已经逐渐与国际接轨,成功加入ICH,真正融入国际药品监管。

医保谈判将至,作为支付方,医保具有巨大的市场调节作用,支付政策实际上也折射出了对创新药的态度。我们建议,国家应该针对创新药建立一套单独的支付制度,以体现创新药的价值,进一步提升社会各方的创新积极性。但这并不是说用医保经费完全支撑创新,但是一定要用临床价值和社会综合价值确定创新药的价格,医保要量力而行。

当然,有人肯定会问,老百姓是不是多花钱了?我觉得,这个问题要从两个方面看。如果因为谈判没有成功,创新药并未进入医保,老百姓需要全部自费,那是的确是多花了钱;但如果创新药进入了医保,虽然价格相对较高,医保还是能报销一部分,其实也是为老百姓节省了费用。

除了医保,我们还应该发挥全社会的力量最大力度对老百姓进行社会保障,包括商业保险、企业捐赠、慈善组织捐赠等。

毕竟我们现在还是发展中国家,不可能做到什么药品都高额报销,如果纯粹地追求报销比例,逼迫药品价格下降,势必会影响企业的创新动力,甚至出现药品断供的局面。

因此,我们提出注重药品的社会综合价值评价。比如说肝炎药物(丙肝)已经可以实现治愈,虽然使用创新药物治愈这个病人可能花了仿制药的10倍的费用,但从整个医疗服务费用上,其实医保支出是在省钱,否则病人年年看病、年年都需要花费。如果还伴随着肝腹水、肝硬化、肝癌的发生,需要支付的医保费用将会更多。

所以说,我们应该尊重创新药物的价值,它不仅仅是为病人的某一次医疗服务买单,而是在为他的一生健康在买单,这是值得的!当一个人能够回归社会,重新创造价值,回归家庭,让亲情弥足珍贵,这就是创新药的社会综合价值。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为创新药制定出一个公允的价。既能让创新者愿意继续投入与创新,也能满足临床患者的需求。

期待为全球的健康作贡献

《中国科学报》:最后,想问问您对此次服贸会健康卫生版块有什么期待?

宋瑞霖:服贸会首次设立健康卫生版块,这对于我们也是一次尝试与创新,需要不断地摸索经验。我们期待,在这里能够展现中国的药物研发水平和医疗服务水平。我们希望,中国的科技产品包括药品、医疗器械,不仅仅解决本国的问题,还能够通过服贸会,走向更多的国家,为全球的健康作出贡献。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围绕白矮星的新气态巨行星 “羲和号”成功发射
全球首个!高放废物地质处置协作中心成立 绘制精确的银河系旋臂结构图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