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华义 来源:新华网 发布时间:2021/3/11 13:11:57
选择字号:
综述:“3·11”大地震10周年后 福岛核电站报废工作仍道阻且长

 

新华社东京3月11日电 综述:“3·11”大地震10周年后 福岛核电站报废工作仍道阻且长

新华社记者华义

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和福岛核事故的影响及处理情况一直牵动着全球目光:福岛第一核电站现状如何?何时才能完成核电站报废工作?上百万吨核污染水如何处理?10年来,东京电力公司对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清理和报废工作虽取得一些进展,但目前来看,这依然是个难题。

2011年3月11日下午,日本福岛县附近海域发生9.0级特大地震,地震引发的巨大海啸袭击了福岛第一核电站,造成核电站1至3号机组堆芯熔毁。这是自苏联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之后最严重的核事故。在这一灾难中,福岛第一核电站1、3、4号机组还发生氢气爆炸,机组建筑上部被炸飞,5号和6号机组因当时处于停运检修状态而逃过一劫。

发生氢气爆炸的4号机组没有发生堆芯熔毁,截至2014年底,存放在4号机组乏燃料池的1535根乏燃料棒被移出,4号机组的最后危机被解除。

据为福岛第一核电站报废工作进行技术研发的机构——日本国际核退役研究所推测,在核事故中熔化后的燃料棒和压力容器内的其他物质混合起来,核残渣总重达880吨,如何取出这些核残渣成为福岛第一核电站报废工作的最大挑战。

虽然2011年底以来,1至3号机组已处于低温冷却稳定状态,但内部辐射依然非常高,人员难以近距离作业,相关工作不得不依赖机器人等远程工具。

东京电力公司近日举行网上记者会,介绍福岛第一核电站报废工作的进展。

据公司介绍,他们的工作进展包括将核污染水的产生量从2014年的每天约540吨减少到2020年的每天约140吨;基本清理了几个氢气爆炸机组的建筑残骸,并设置了一些准备用于转移核残渣、乏燃料棒的装备;大大缩小了福岛第一核电站院内高辐射区域范围,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员工作业条件;今年2月底,3号机组乏燃料池的566根乏燃料棒被全部转移出来,仅剩下1号和2号机组乏燃料池中的乏燃料棒没有被移出。

然而,“最难”的核残渣清理工作依然未能迈出一步。据介绍,东京电力公司原计划2021年开始试验性取出2号机组堆芯熔毁的少量核残渣,但受新冠疫情等影响推迟1年。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报废工作负责人小野明近日表示,他们依然坚持既定的报废工作中长期路线图,目标仍是到2041年至2051年完成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报废工作。

除了福岛第一核电站几个机组的报废工作,核电站内部存放的上百万吨核污染水的处置也备受瞩目。东京电力公司虽然通过地表硬化和建设“冻土挡水墙”等措施减少了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染水的产生量,但产生的核污染水仍然每周就能装满一个上千吨的巨型储水罐。东京电力公司称,到2021年秋天,福岛第一核电站院内总计可储存137万吨的储水罐将被装满,院内也无处可新建储水罐。

虽然东京电力公司使用名为“多核素去除设备”的过滤设施对核污水进行过滤,据介绍能够过滤掉62种核物质,但像放射性氚这种物质很难被过滤掉。

上百万吨核污染水长期存储也面临泄漏风险。今年2月13日,福岛县附近海域发生7.3级强震,日本气象厅认为这是“3·11大地震”的余震。此次地震导致福岛第一核电站53个储水罐发生错位。东京电力公司和日本政府监管部门均称此事没有对核电站和外界造成影响,但2月22日从福岛县近海捕捞的一种鱼被检测出放射性物质超标,日本媒体称,这是约2年来福岛近海捕捞的鱼再次被检测出放射性物质超标。

有关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染水的处理方式,日本经济产业省下设的一个专家小组曾提出多个方案,包括排放入海、蒸发释放、注入地层等。从成本和技术可行性角度考虑,日本政府倾向于将核污染水稀释后排放入海,但该方案不仅遭到日本水产业界和不少民众的强烈反对,也面临周边国家的质疑。

韩国一直强烈反对将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染水排放入海。韩国政府认为,日本应该向国际社会提供具体信息,以证明日本的处理方式值得信赖。特别是需要在向周边国家做出充分说明后,根据协议的步骤进行。

面对国内外的质疑和反对,日本政府迟迟未就如何处理核污染水作出决定。日本首相菅义伟本月6日视察福岛时再次表示,“不能总是推迟决定,将在恰当的时候负责任地作出决策”,但他并没有透露日本政府将于何时作出决定。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