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温才妃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7/15 10:10:20
选择字号:
就业“冬季”,教育业“春天”?

 

毕业生开网店、打电竞等算创业、就业,在这个被视为就业寒冬的2020年,毕业生的就业问题没有“最难”,只有“更难”。

7月9日,第三方研究机构麦可思发布了《2020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就业蓝皮书:2020年中国本科生就业报告》和《就业蓝皮书:2020年中国高职生就业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教育业成为2019届本科毕业生就业比例最大的行业。

那么,在这个就业寒冬里,教育业能否依然如故,保持长红势头?高等教育在培养未来教育业从业人才上,又应该侧重什么?

“第三方教育学人”将诞生

2019届本科毕业生多流向教育业,《报告》显示,2019届本科毕业生就业比例达15.9%。具体来看,“教育业”就业增长主要由“民办中小学及教辅机构”(7.6%)、“公办中小学教育机构”(6.1%)的需求驱动,这两者较2017届分别增长20.6%、7%。此外,作为2019届高职毕业生就业比例较大的行业类别中,教育业的就业比例也达到7.8%。

记者了解到,教育领域的岗位大致分为四类,第一类是教师,负责具体科目的教学工作;第二类是教师助理,负责参与视频拍摄、接待外来教师等事务性工作;第三类是主管人员,负责企业的管理工作;第四类是辅助人员,如软件开发人员。四类人员中第一类人员原则上需要取得相关的教师从业资格证,因此更多地来自师范院校毕业生、高校基础学科毕业生,而其他三类人员则来自于高校各专业。

随着在线教育兴起、发展,7月6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的一批新职业中,在线学习服务师引人注目。中国教育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中国科学报》,仅仅是在线学习服务,层次还不够,未来的教育业中很可能出现一类名为“第三方教育学人”的职业。

何为“第三方教育学人”?储朝晖表示,第三方教育学人不同于从前从事教育工作,一定要到某高校、某机构任职的人群,而是脱离传统观念上的机构,利用自己整合的资源,独自去开展教育服务。“就像医生自己出来开诊所。”

第三方教育学人的工作可能具体到某一个学生的某一项具体需求,为服务对象提供培训、成长发展的咨询服务、个性化发展方案。而这些内容显然是学校教育不能提供给学生的。“相比在线学习服务师,第三方教育学人的门槛更高。在能力上,他既要有教育理论基础,又要了解成长中的个体。”储朝晖说。

这些能力怎么来、高校能否提前培养这方面的能力,并不只是提高师范能力这么简单。

北京师范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教授洪成文指出,随着职业变更频率加快,传统的“择一业、终一生”的人群比例在缩小。并不是说民办中小学、教辅机构等好就业,高校马上就要增加相关专业的招生,补充相关的行业技能知识。高校更应培养学生的通识能力,通识能力越强,未来实现知识迁移的可能性越大,转行的成功率也越高。

创业能力要多靠自主跟进

值得注意的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为线上线下教育培训创业提供了广阔的舞台。数据显示,“教育业”是2019届大学生自主创业的最主要领域,其中本科达24.5%,高职达10.5%,集中在教育及职业培训、中小学教育,以及文学艺术、设计、体育等方面。

洪成文指出,从事教育创业的门槛、能力要求、风险系数相对较低,是“教育业”成为毕业生创业首选的原因之一。

在他看来,如今高校已为大学生创业提供了充足的条件,“但由高校一家来办创业教育,还是趋于学术化,缺少真实性”。有两方面值得注意,一是高校要积极把学生推向市场、推向企业;二是高校要有欢迎企业入驻的双创空间以及配套政策,实现产教融合。“目前就创业而言,高校‘单干’的情况还是比较明显。”

储朝晖认为,教育领域创业能力的提升,很大程度上要依靠创业者自主跟进。就创业而言,现行的教育体制并没有固定的提升模式。

在互联网时代的驱动下,自学能力提上了日程,最典型的例子是美国创业精英埃隆·马斯克,他可在10天、20天通过学习在某一方面达到专业水平。“根据需求去定位自我学习的方向,是未来人尤其是创业一族所需要的一种学习能力。”储朝晖说。

而这种能力产生自何处?在储朝晖看来,依然来自于通识能力。“最基础的知识、能力,事实上与实际最相关。相反,解决某一技术难题的相关能力,可以通过短期学习、教育获得。它呼唤高等教育回归上世纪30年代重基础知识的教育理念。这在如今的师范教育乃至更广大的高等教育中都应该引起重视。”

就业满意度是否依然乐观

前些年,公务员、税收监察者、征收人和税收代理人…… 一度成为毕业三年就业满意度最高的职业。如今,这一局面被打破。《报告》显示,毕业三年后,教育行业就业满意度最高,其中本科高达77%,高职高达76%。

洪成文表示,毕业三年就业满意度反映的是就业前期数据,由于时间短,通常毕业生缺少横向比较,即毕业生在3年内可能仅涉足了教育这一行业,并没有从事其他职业。同时,男女对就业满意度反馈也不同,做此细分更有参考依据。

而教育行业的就业满意度,在他看来大致来自于几个方面:经济回报尚可、行业稳定性强、社会认可度高、对子女的成长有好处等。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长期以来,教育学专业毕业生的就业情况不佳,就业满意度普遍不高。储朝晖认为,其根源在于理论学习脱离实际。对此,他建议,该专业学生多实践、多调查,并通过跨专业学习克服知识结构单一等瓶颈。

尽管2019届毕业生从事教育行业的数据“很漂亮”,但在储朝晖眼中,难保下一年相关数据依然如此“耀眼”。尤其是在疫情的影响下,教育培训机构的线下课堂备受冲击,原有的行业稳定性优势被打破。

洪成文则对教育行业的就业走向保持乐观,“未来会有更多高校毕业生流向教育业,疫情促进了在线教育的发展,在线教育人才需求旺盛的情况将延续”。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菱形石墨“透视”超导体 “黎明”号揭秘谷神星
茶产业如何打造下一个万亿级目标 新纳米孔材料打破分子交通堵塞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