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冯丽妃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号 发布时间:2020/7/14 21:45:23
选择字号:
学术打脸!5华人青年学者回怼哈佛医学院“新冠论文”

 

今年6月,美国哈佛医学院一篇发表在该校开放获取资源库DASH上的论文,通过分析武汉医院停车场照片和百度搜索数据,断定新冠疫情可能去年8月底就在武汉传播,理由是各大医院车流量大幅上升。

论文上线后遭到多方谴责,被指所引用材料牵强之至,漏洞百出。

近日,来自中、美、德3国高校的5位华人青年学者深入分析发现,这篇文章不只“不严谨”,还可能存在刻意调整研究参数、只汇报对自己有力的证据等6大不当行为。

为此,他们联合在DASH上发文,针对这篇质量极差的“论文”,用学术界公认的方法“怼”回去。

新论文得到包括Elisabeth Bik在内的美、德知名学术打假人士和哥廷根大学等多方支持。

目前,原论文已从“已接收”变更为“作者自有”。“这或许意味着哈佛前文已从同行评议的学术期刊撤稿。”7月13日,最新文章作者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

用学术界公认的方法“怼”回去

6月8日,哈佛医学院的John S. Brownstein与合作者在DASH上发文称,通过对比武汉6家医院停车场的100多张卫星图像,以及百度相关搜索数据,认为武汉在去年秋天甚至是8月就可能出现新冠病毒社区传播迹象。

该文未获同行认可,且被世卫组织相关负责人认为思路太“跳脱”。但被美国广播公司等西方媒体报道后,一时舆论哗然。

美国总统特朗普对该文予以毫无保留的支持。其在推特上转发的有关该研究的报道阅读量一时达到数百万。

不过,很快,这篇文章被批所引用的材料牵强之至,漏洞百出。

最新评议文章牵头主笔、在德国哥廷根大学数学系工作的陈浩博士也关注到此事。他认为,作为科研人员,有义务针对这篇“论文”,用学术界公认的方法“怼”回去。

6月15日,陈浩发起倡议,并找到国内外的合作伙伴一起撰写初稿。他们包括弗吉尼亚大学统计学博士William Ma、浙江大学药学院副教授康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肿瘤中心医生林振宇、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杜紫明。

陈浩表示,由于该“论文”“质量极差”,并不具备一篇论文该有的“身份证”——数字对象识别符DOI,他们甚至没办法通过Pubpeer等网络服务器进行评议。

“虽然它根本达不到论文的标准,但既然你假装它是一篇论文,那我们就写一篇评议,发表在同样的平台或者其他的运营平台,让你无法逃脱评审。”陈浩表示。

“假论文”6大不当

那么,前述来自全球顶尖学府的“论文”究竟差在哪里?

5位作者在评议文章中指出,该文包括但不限于“数据不恰当、不充分,对统计方法的误用和误读,对网络搜索词的挑三拣四”等问题,并分6个章节批判了前文中的不当。

其中包括美国广播公司ABC新闻报道中使用的图片。“相关图片并未出现在哈佛前文中,我们建议作者澄清媒体用图不是他们提供的,否则可认定为严重的学术不端行为。”陈浩说。

最新论文作者表示,最隐蔽的问题来自于统计分析方法。他们指出,前文“胡乱”解读LOESS曲线,从而让医院车流量峰值提前出现。

前文还刻意选择了LOESS方法的参数。尤其是在停车场数据的非参拟合中为得到想要的结论刻意调整参数(如下图)。

“前文所用到的那些统计工具让人大跌眼镜,基本上一个统计系的本科生,就能看出他们的错误。”陈浩说。

同时,作者指出前文在百度搜索方面还存在“摘樱桃”的问题。“‘采樱桃’学名‘隐瞒证据’,只汇报对结论有利的证据,隐瞒对结论不利的证据。这是学术不端的灰色地带。”陈浩说,“因为通常可以找其他理由来解释隐瞒的证据,比如仪器没调好之类。可惜哈佛团队的‘仪器’是互联网,类似的理由他们没有。”

评议文章作者指出,前文作者搜索时特意选择了唯一的关键词“腹泻的症状”来支持搜索上升的结论,若用通常使用的“腹泻”一词,搜索量上升根本无法重现。且“腹泻的症状”有上升是全国范围内都出现的现象,并非武汉独有(如上图)。

此外,其他不当之处还包括把没有成人呼吸科的妇幼保健院生拉硬扯与新冠疫情扯上关系,车辆计数的数据严重不足且分布不均等。

哈佛前文或已从同行评议的学术期刊撤稿

7月3日,陈浩在个人主页公开了评议文章,并在当天投稿至DASH平台。文章在美东时间7月8日下午发表。

文章发表后,陈浩联系了著名打假人、斯坦福大学前研究员Elisabeth Bik和德国分子细胞生物学家Schneider Leonid,并获两人支持。

7月3日,Leonid在推文中转发了评论文章的手稿,指出前文含有的不当之处,并@了哈佛前文作者。

在其推文中, Bik表示,这是对“基于医院停车场照片声称2019年8月新冠肺炎暴发的‘研究’的有效批评”。

让5位青年学者赞赏的是,虽然他们在文中批判了DASH平台上线机制给学术成果严谨性带来的负面影响,但该平台不仅没有拒稿,还“加急”发布该评论。

记者发现,目前,在该平台十大趋势研究(trending works)列表中,评论文章排名第二,哈佛前论文排名第六。

陈浩表示,哈佛新冠论文已被特朗普“钦点”,因此并不期待能在流行度上超过前者。“我们的目的是在学术上把他们所犯的错误明确下来,让大家有据可查。”

“如果上述文章作者不投稿,那么就通过这篇评论留下记录;如果前者投稿,甚至发表了,那我们将同样发表评论,迫使其撤稿。”他补充说。

有趣的是,在评议文章发表当天,论文共同作者、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杜紫明同时收到了DASH平台的回信,称哈佛前文的状态已从“已接收”(accepted manuscript)变更为“作者自有”(authors original)。

“这中间包含的信息量很大,可能意味着哈佛前文已经从同行评议的学术期刊撤稿,但前文是否被接收、被谁接收我们并不知情。”陈浩告诉《中国科学报》,如果哈佛前文一直维持“作者自有”的状态,作者也无法将该文继续投稿至相应的同行评议期刊。

学术出版危机需深思

在评议文章中,5位青年学者还对紧急公共卫生情况下的科学出版进行了反思。作者表示,此次新冠疫情不仅是公共卫生危机,也带来了学术出版危机。

“预印本的出现,本意是为了方便同行交流,加速科研成果的流通,但在时下成了像哈佛前文这样缺乏科学严谨态度,甚至具有学术不端问题的论文的温床,甚至成为媒体炒作的利用工具,这让人痛心。”康玉说。

严峻的是,这种出版模式已逐渐成为一种趋势,对学术出版的严谨性和诚信度构成巨大挑战。“哈佛论文的不良影响已经造成的社会伤害,这样的出版危机需要国际学术界群策群力来应对。”陈浩说。

附:评议文章指出哈佛前文“6大不当”具体内容

 

参考资料:

评议文章:http://nrs.harvard.edu/urn-3:HUL.InstRepos:42689379

哈佛前文:dash.harvard.edu/handle/1/42689

评议文章手稿:http://num.math.uni-goettingen.de/~hchen/documents/COVID19.pdf

相关专题:聚焦新冠肺炎疫情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奋斗者”号回来啦! 太阳CNO聚变循环产生中微子
海底泥火山是这样产生的 量子纳米金刚石有助更早检测疾病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