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倪思洁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5/25 16:14:02
选择字号:
总理的“不安”该如何解决?

 

“关于这个问题,我在多个场合讲过好多遍,有关方面发过文件,科研人员也为此鼓了许多次掌,但具体到执行层面有些措施仍没有落实到位,这让我感到不安。”5月23日,李克强总理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科协、科技界委员联组会上说。

让总理不安的是为科研人员松绑的问题,而这个问题也是近几年两会上必定要被热议的话题。

之所以屡屡被热议,大概因为两个原因,一是国家一次次强调要为科研人员松绑减负,使科研人员满怀信心、备受鼓舞;二是政策文件与掌声过后,一些制约创新活力的顽瘴痼疾依旧难以被清理,科研人员因此不堪重负、心急如焚。

回顾以往数年,我国从科技管理层面出台了不少为科研人员松绑的实质性政策,例如,在项目申报方面减少不必要的申报材料,在项目验收方面合并财务验收和技术验收,在科研评价方面克服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倾向,在科研机构评估方面赋予科研事业单位充分自主权。

然而,努力了这么多年,由于落实不到位,束缚科研人员手脚的条条框框依然没被彻底拆除。

今年两会,不少代表委员又一次道出了广大科研人员的心声:“部门之间要统筹协调,不能这个部门‘踩油门’,那个部门‘踩刹车’,要真正为科技创新营造一个宽松的氛围,让科技工作者放开手脚去创新。”“有关部委已发文破除‘SCI至上’,但破解制约发展的关键科学问题的支撑能力和评价标准问题仍待解决。”“高校对人的教育评价和激励机制都应改革,应把破‘五唯’(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继续深化,落到实处。”

可以说,总理的不安,也是科技界代表委员和广大科技工作者的不安。这份不安既是为科技创新活力无法充分释放而焦急,更是为科技体制改革的速度跟不上国家的创新需求而忧心。

反观目前存在于课题申报、经费管理、人才评价、成果收益分配等领域的桎梏,它们之所以难被拆除,是因其根植于僵化的管理体制,并滋生于由这种体制带来的惯性思维。在此环境下,“将改革进行到底”已经不能再只是句口号,正如总理所言,这些问题不解决,客观上会捆绑住科研人员的手脚,于国于民都不利,一定要加快解决。

当下,为科研人员松绑已经到了要啃硬骨头、下狠决心的时候。要解决“口号喊得震天响,落实起来轻飘飘”的问题,需要首先想办法解决科研管理部门 “不愿干”“不敢干”“不会干”的问题,在科研管理各部门间建立起主动承担、不踢皮球的责任制度,同时给予基层科研机构先试先行、打破陈规的容错试错空间。惟其如此,才能加快解决束缚科研人员手脚的诸多难题,让更生动的创新活力得以释放,让总理和广大科研人员心安。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主体工程即将开建,这俩国之重器要放大招 科学家首次精准编辑线粒体基因
美洲原住民早于欧洲人接触波利尼西亚人 实验室将迎来机器人研究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