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盛平 来源:新华网 发布时间:2020/5/21 12:09:43
选择字号:
专访:珠峰测量艰辛 祝福中国同行——访尼泊尔珠峰测量队队长高塔姆

 

新华社加德满都5月21日电 专访:珠峰测量艰辛 祝福中国同行——访尼泊尔珠峰测量队队长高塔姆

新华社记者周盛平

36岁的金穆·高塔姆能够再次穿上鞋子,像正常人一样走路,是在大约100天前。作为尼泊尔珠峰测量队队长,他在一年前大约这个时候登顶珠峰,但左脚在山上严重冻伤,大脚趾的指尖部分被切除,至今上面的趾甲没能再次生长出来。

被冻坏不是因为暴露在雪中,而是因为浸泡在汗水中。

测量队一共4名成员,外加5名夏尔巴向导。高塔姆作为队长,与另外1名测绘员在3名夏尔巴向导的支持下一起登顶。那是2019年5月22日凌晨3点多,也是高塔姆第二次登顶珠峰。

“向导太少,除了氧气瓶、水和食物,我还不得不自己扛着探地雷达、卫星导航装置爬到顶上,脚上出了很多汗,汗结成冰,伤到了脚。”高塔姆说。

高塔姆来自尼泊尔西部卡斯基县,是尼测绘局工程师,在相关行业工作了16年,现已升任测绘局博克拉分局局长。得知中国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正在向峰顶进发,高塔姆向中国同行表达了最美好的祝愿,希望他们“马到成功”。

尼泊尔人称珠峰为萨迦玛塔峰,意为与天齐高的山峰。过去一些国家测量过珠峰高度,尼泊尔也一直希望有自己的测量数值。

“尼泊尔第一次用自己的资源,自主测量萨迦玛塔峰。我能领导这个队伍,非常自豪。”高塔姆说。

早在2011年5月,高塔姆就从珠峰南坡登上了世界之巅,成为尼泊尔第一位登顶珠峰的测绘员。相比那一次纯粹的登山探险,2019年的测量活动要困难得多,与高塔姆一同登顶的另一位测绘员下撤时由于氧气耗光,差点丧命。高塔姆甚至一度担心,自己会因缺氧而在山顶做测量时忘记操作规范。

“第一次,我和其他队友在顶上停留了大约45分钟。当时,气温在零下40至45摄氏度,我们放了音乐,照了很多相片。第二次,我们在顶上呆了105分钟,可我一张单人相片都没有留下。”

高程测量是一个需要精确到厘米的任务。为了尽可能减少误差,高塔姆和他的同事选择在凌晨3点多抵达珠峰顶部,那个时间除了大风,周围环境很安静,没有其他登山者打扰,接收到的卫星信号未经太阳光的干扰而更加精准。

“我们收到了很多卫星信号,有中国北斗系统的,有美国全球定位系统(GPS)的,也有来自俄罗斯、日本的。”高塔姆说,以现在的技术,人类无须亲自登顶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测量珠峰高度,“但我们到顶部作业,肯定会增加精确度”。

2015年,尼泊尔发生大地震,珠峰南坡出现大规模雪崩。有科研人员认为,珠峰“身高”可能有所萎缩,这也是尼泊尔政府决定测量珠峰的重要原因。2017年尼泊尔启动珠峰测量行动,为期两年的任务预算130万美元。

在峰顶,高塔姆和同事利用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和探地雷达等各种先进技术设备,测量了峰顶高度和雪的厚度。

据尼泊尔测绘局首席测绘员、尼珠峰高度测量秘书处协调人苏希尔·丹戈尔介绍,尼泊尔珠峰测量的田野工作在2020年1月就已结束,目前正在处理数据,原计划四五月份得到最终数值,但因为受新冠疫情影响,数据处理工作目前还只完成了大约一半。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冷冻电镜首次观察到单个原子 海平面上升威胁红树林
地心是个“大水库” 中国科学家发现5.12亿年前最古老寄生关系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