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冯丽妃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号 发布时间:2020/2/20 16:57:27
选择字号:
大疫当前,科学家请不要沉默 | 观点

 

最近,在采访疫情相关的科学话题时,有十年科技新闻从业经验的笔者遇到了无数次的“婉拒”和“直拒”:

“千万不要说是我说的,否则很快就会‘人肉’我了。”

“还是不要提我的名字了!”

“这个问题别正式发表啊!”

“你这个话题太‘敏感’了。”

“因为之前接受过采访,单位已经提醒我了,所以……”

甚至为了一个科普话题,笔者联系十位科学家,最后只有一位同意发声。

科学家们为何不愿意发声?

病毒狡猾莫测,信息鱼龙混杂。为了宣泄紧张情绪,也因为被谣言所惑,一些网民在社交媒体上对科学家进行狂欢式的“群殴”。

而一些科学家、科学机构的不愿言、不敢言,又进一步加大了公众与科学家之间原本就存在的距离。

这个局面不禁让人产生一种错觉:科学界被流言蜚语击得不战自退、“万马齐喑”了。

何至于此?

在当前人人都是“传声筒”的时代,众声喧嚣是常态。自媒体和社交平台一方面让民众更方便获得信息,更好发挥其监督职能;但另一方面,一旦“正道”消息不能及时传播,它们也可让各种“小道消息”一夜之间满天飞。

目前,利用公众急于知晓病毒来源、传播特点和救治方法等心理,一些谣言制造者更是断章取义、无中生有,让一些科学素养不高的公众被误导,进一步形成舆论的“蝴蝶效应”。

对此,荷兰莱顿大学传播学者克罗斯(A·Chorus)曾提出一个影响谣言传播因素的著名公式:谣言=(事件的)重要性×(事件的)模糊性÷公众批判能力(或R= i×a/c)。

即谣言产生与事件的重要性和模糊性成正比,而与公众的判断能力成反比。

换言之,谣言传播的影响力与信息的及时透明、公民的科学素养紧密相关。

在我国,公民科学素养仍是一块短板。

从第十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看,2018年我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为8.47%,而目前美国这一比例为28%,加拿大为42%(2014年)、瑞典为35%(2005年)。这一数字与当前我国经济和科技发展的速度极不相称。

若以上述理论和数据为依据,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此次疫情中谣言的泛滥也与长期以来我国的科普欠账不无关系。比如,科学规律的得出需要一定的认知过程,这是科学界的常识,正如新冠肺炎的诊疗指南现在已经更新到了第六版。

但当科学家对这一新的未知病毒发展作出的阶段性判断出现某些偏差时,一些自媒体揪住问题进行无限放大,煽动公众对科学家和科研机构进行无底线攻击,全面否认科学界的贡献,让一些不分昼夜与病毒战斗的科学家感到寒心,选择沉默。

但科学界也应该反思,造成这种情形的原因之一,正是因为过去对科普工作不够重视,科学精神没有深入人心,才让危急时刻科学家的形象如此容易被抹黑。

其实,让公众走近科学、信任科学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大疫当前尤其如此。这更需要科学家在这些特殊时刻敢于做科普,尽可能地让公众站在科学的一边,用科学战胜谣言。

正如原中国科技馆馆长李象益所说,公众可以在辟谣的过程中“去思考、去分析、去辨析,以科学的思维和方法,从科学的角度提高和培养他们的素质”。

如果说信息公开是最好的辟谣“疫苗”,科学家的发声就是最有针对性的“药物”。

也正如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所说,“我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以科学和证据指导政策。如果不这样做,我们将陷入分裂和不和,迈向黑暗的深渊。”

让我们为那些战斗在疫情一线、默默坚守岗位的科学家们喝彩,也为那些敢于直面流言、发声释疑的科学勇士们鼓掌。

一个失去科学家声音的社会,将被谣言裹挟。

我们迫切需要,越来越多的科学家逆流而上,回应疑问,粉碎谣言。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研究让你“听”到新冠病毒 追踪废水辨识新冠病毒
大豆开花和高产背后的微观世界 全球首个高质量山苍子基因组图谱成功组装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