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卜叶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6/6 9:30:43
选择字号:
朱高峰:立足实际发展中国工程技术

 朱高峰

■本报见习记者 卜叶

早上9点,记者走进朱高峰的办公室,老先生已在伏案工作,一摞摞资料整齐地堆放着,竟然占据了大半个办公桌,提示着他每天的工作量。在清晨暖阳的映照下,朱高峰的脸庞与他的办公室同样一丝不苟。

作为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之一,在参与工程院筹建和担任副院长的8年里,朱高峰为该院的定位、总体规划、院士制度建立、国际交流、战略咨询等,倾注了大量心血,做了大量严谨细致的工作。

朱高峰闲不下来,虽然早已卸任副院长一职,但仍以院士的眼界和担当关注中国的工程教育、制造业发展和信息技术进步等问题。“中国的工程教育亟待发展新技术,亟待跨界,亟待增加相应的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知识;工程技术讲求系统性、可实现性,工程技术问题要看全局,考虑社会、经济的要求……”每个涉及工程技术的话题,朱高峰都言辞恳切、目光灼灼。

从邮电部到工程院

相较于发达国家,中国成立工程院是比较晚的。瑞典于上世纪30年代率先成立皇家工程科学院,美国和英国在二战后也成立了国家工程科学院和皇家工程院。

1978年,瑞典、美国、澳大利亚、英国等国家工程科学院发起成立了国际工程与技术科学院理事会(CAETS),旨在加强国际工程技术的交流合作。

朱高峰回忆,CAETS每次例会都会邀请我国派人参加,但只是“旁听”而已,不能参与决策过程。因此,早在上世纪80年代,张光斗等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就向国家提出成立中国工程科学院的建议,但一直存在分歧。

直到1992年,张维、张光斗、王大珩、师昌绪、侯祥麟、罗沛霖等6位学部委员联合署名发出“关于早日建立中国工程与技术科学院的建议”,上报国家领导人,终于得到回应。当年,中国工程院筹建工作正式开始。时任邮电部副部长的朱高峰也被委派参与筹建领导小组工作。

朱高峰告诉《中国科学报》,其间频繁召开座谈会,讨论中国工程院的名称、性质和作用、与中科院的关系、院士制度等问题。“考虑到当时中科院部分学部委员的工程背景,领导小组建议首批产生的约100位院士中,有30位来自中科院学部委员,另外约70位院士由筹备小组经推荐评议后投票选举产生。”

此建议被采纳。1994年中国工程院成立,同年评选产生了96位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朱高峰也在名单之列。

中国工程院成立后,原本打算继续在邮电部工作的朱高峰收到调令——调任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当时国家希望工程院第一任领导班子至少有一位具有行政管理经验,院士中搞研究的比较多,我有一定行政工作经验,就被推荐了。”朱高峰说。

实事求是 贡献智慧

三峡,这座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水电站、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工程项目,自然少不了中国工程院的参与。

当时,三峡水电站的电机是国产还是进口引发了争议。电机研发专家提倡国产,电站建设方希望进口,争执不下,问题报送到了国务院。

“中国建造了不少水电站,但与三峡相比规模都较小。三峡的水头不算高,但水量很大。没做过就没经验,要实事求是,工程已经开工,不可能原地等着国内技术成长。”朱高峰回忆说,“领导听取各方面意见后决定,三峡水电站的电机设备首批引进,国内企业和研究人员参与建造学习,逐步消化吸收,建设中期实现部分国产,后期实现国内生产。”

其实,朱高峰长期关注的制造业发展也曾有过争议。上世纪80年代中期,国外有专家表示信息化时代到来,建议中国不要继续发展工业制造业,而直接跨过工业化时代,进入信息化时代,这看似鼓舞人心的建议引起了国内工业制造业领导和专家们的强烈不满。

尽管自己从事信息行业,但朱高峰认为,工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工业化必须搞好。“改革开放后我国工业制造业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制造业在GDP的占比逐步提高,但以此认为可以放弃制造业是不对的。中国十几亿人口的吃穿住行离不开制造,我国的工业制造业要长期坚持下去。”

在朱高峰等专家的坚持下,中国的工业制造业建设并未废弛。

中国的工业制造业如何发展?中国如何从工业制造大国走向制造强国?为了回答这些问题,2013年,在朱高峰和中国工程院原院长周济等人的发起下,中国工程院重点咨询研究项目“制造强国战略研究”启动。

在朱高峰看来,我国的制造业应该走以质量为主、提高价值、坚持自主创新、打造制造强国的道路。

“咨询建议必须建立在实事求是的基础上,让我说话,我就要说真心话。”朱高峰说。

成为不可或缺的CAETS成员

除了为国家提供战略咨询,中国工程院另一项职责便是加强中国工程技术的国际交流合作。

朱高峰至今记得,早在工程院筹备之初,工程技术专家就希望能够早日加入CAETS,成为正式成员。“工程院成立3年多时,国内工业制造业的体量、工程院的运行情况等都达到了CAETS的要求,院士们未忘初衷,希望将此事提上议程。”

但CAETS有个规定,新成员必须要成立5年以上。因此,当时朱光亚、师昌绪、朱高峰等中国工程院领导都曾赴瑞典、美、英、澳等CAETS成员国的工程院,学习经验,同时探寻其对于中国工程院加入CAETS的态度。

很多国家认为中国是大国,情况特殊,中国加入的作用大,因此都表示赞同中国加入。但也有些国家的工程院说“不行”,理由是中国工程院的经费来源于政府。朱高峰当即恼火了:“美国国家工程院的经费也有部分来自政府的,为什么可以?”一句话砸过去,对方竟哑口无言。

就这样,刚刚成立3年多的中国工程院提交了加入CAETS的申请,CAETS派员考察中国的情况后,并无异议。随后,在1997年的CAETS英国爱丁堡会议上,全票通过表决,中国工程院成功加入CAETS。

朱高峰等人的不懈努力,使得中国工程院提前加入CAETS,为中国了解世界工程技术发展提供了窗口,也为中国工程技术走向世界提供了平台。

《中国科学报》 (2019-06-06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浒苔连续第13年来袭 远望3号远洋航天测量船穿越赤道
“科学”号西太海山科考成果丰硕 全身PET扫描可数秒成像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