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赵熙熙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1/4 9:45:39
选择字号:
日本退出全球捕鲸机构
将于今年重启商业捕鲸

 

多年来,日本一直表示,它继续捕鲸只是为了科学研究。图片来源:JIJI PRESS

本报讯 日本日前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并计划在2019年恢复商业捕鲸。

随着日本退出这个监管机构,这个国家结束了其有争议的科学捕鲸计划,该计划每年都在IWC的监督下进行。

日本捕鲸船队目前正在捕杀小须鲸,但东京方面表示,这将是日本在南极的最后一次捕鲸行动。

IWC是全球历史最长的国际机构之一,在1945年联合国成立后的短短几年内便宣告成立。日本于1951年加入这个总部设在英国伦敦的组织。

日本政府表示,它将在2019年7月之前以正式成员的身份退出,但仍将是该全球机构的观察员。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办公室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日本政府的决定是基于合理的科学推理,出于“可持续利用海洋资源”的考虑。

菅义伟说:“退出后,我国与国际海洋资源管理合作的思路不会改变。”他表示:“我们将作为观察员参加IWC,在与国际组织保持联系的同时,我国将继续根据科学原则为鲸资源管理作出贡献。”

菅义伟在记者会上说,日本30多年来致力于寻找解决方案,以实现可持续商业捕鲸,然而至今无法与那些重视保护鲸资源的国家达成妥协。2018年9月召开的IWC大会再次证明,可持续利用鲸资源与保护鲸两种立场无法并存,这是促使日本政府作出退出IWC决定的主要原因。

菅义伟称,根据《全球禁止捕鲸公约》,只要在2019年1月1日前,日本向有关方面发出退出通知,6月30日就将正式退出IWC。

这一决定是在日本今年早些时候威胁要退出IWC后作出的。东京以前也发出过类似的威胁,但日本代表团去年9月在IWC于巴西举行的正式会议闭幕时以迄今最强烈的语言暗示即将退出该组织。

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政府对南大洋捕鲸活动的结束表示宽慰,但敦促日本继续作为IWC的正式成员。

环保组织对东京的决定反应强烈。日本的退出将给IWC带来沉重的财政打击,因为日本是国际捕鲸监管机构的第二大捐助国,仅次于美国。

“这种对多边主义的怠慢是不可接受的,也是令人深切担忧的。”绿色和平澳大利亚活动人士Nathaniel Pelle在一份新闻稿中说,“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绿色和平组织敦促日本重新考虑其决定。”

IWC与日本之间的现状,是该委员会内部强烈反对捕鲸的国家与寻求承认有限商业捕鲸活动合法的国家之间存在广泛意识形态分歧的结果。目前,反捕鲸势力占了上风,尽管近年来IWC的扩张促使更多支持捕鲸的国家加入。

在巴西举行的会议上,日本曾试图推动IWC进行改革,这可能会为恢复商业捕鲸铺平道路。IWC最初成立的目的是监管捕鲸活动,但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为了防止一些鲸物种灭绝,该委员会已全面暂停商业捕鲸活动。此后,许多鲸物种已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恢复,但仍有少数物种被认为濒临灭绝。

日本的改革努力很快就被否决了。

相反,IWC的大多数成员投票赞成该委员会永远放弃商业捕鲸。这项成功的决议还谴责了日本的科学捕鲸行为。由于日本捕鲸船队每年捕获数百头鲸,而鲸肉最终进入食品店和餐馆,因此捕鲸被普遍认为是一种秘密的商业活动。

IWC还批准了北极土著居民社区为生存而捕鲸。

在巴西参会的庞大日本代表团没有掩饰自己的沮丧。该国政府指责IWC的成员虚伪地允许对阿拉斯加和俄罗斯土著群体的文化豁免,而对日本和斯堪的纳维亚的捕鲸文化则不允许。

日本目前计划从今年7月开始商业捕鲸,这将是日本时隔30年重新开始商业捕鲸。其捕鲸地点将限定在日本领海和排他性经济海域,不会到南极海域和南半球捕鲸,并遵守国际法,将捕鲸量控制在以IWC采纳的计算方式算出的范围之内。日本退出IWC后,将无法在南极海域开展科研用调查捕鲸。(赵熙熙)

《中国科学报》 (2019-01-04 第2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解析非洲猪瘟病毒颗粒精细三维结构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