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郭英剑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4/17 8:59:06
选择字号:
脸书“数据门”背后的学商纠葛

 

图片来源:卫报网

■郭英剑

近日,由于大面积泄露用户个人信息,造成这些信息被政治团体乃至国外情报机构所利用,甚至影响了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的走向与英国脱欧的结果,美国科技巨头、世界头号网络社交网站——脸书(Facebook)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

自从2018年3月份事件突发以来,脸书市值下跌600亿美元,脸书CEO扎克伯格公开道歉,出席国会听证接受质询。

然而,在脸书面临千夫所指之时,“剑桥分析公司”逐渐露出水面。4月11日,扎克伯格声称正在考虑起诉剑桥大学,这无疑将矛头指向了这所世界名校。那么,“剑桥分析公司”与英国剑桥大学是何关系?剑桥大学在此事件中持有怎样的立场?有何应对措施?这一事件对学术研究敲响了怎样的警钟?

脸书“数据门”事件

从现在看,脸书“数据门”事件因为牵涉到了政治、经济、外国势力、金钱等,无异于一场正在上映的现实版《纸牌屋》。从3月份被曝光以来,“数据门”在互联网上瞬间刷屏,成为世界瞩目的头号丑闻。但人们很快发现,这一事件本身不仅有现实社会的复杂性,而且更像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呈现出网络时代特色的政治宫斗剧。

在此,我们来回顾一下这一重大事件的几个时间节点,方能使人真正看清楚整个事件的发展脉络。

2013年,一个名为“这就是你的数字生活”的App由名为科根的剑桥大学学者创建。这是一款个性化的测试软件,在脸书上大约有30万用户使用过。但科根也想办法使用了参与其软件测试用户的“朋友们”的数据,人数达到了上千万。

2014年,脸书更改了应用软件的数据分享规则,限制开发商使用用户的数据。脸书提出,除非用户同意,否则不得使用脸书用户的“朋友们”的数据。原本,科根应该将同意使用其软件的用户的“朋友们”的数据删除。但他却没有这样做。

2015年12月,英国《卫报》报道,脸书用户的数据正在被“剑桥分析公司”所使用,于是“剑桥分析公司”进入人们的视野,其泄露用户信息的事实也第一次被媒体所揭露。当时,《卫报》报道说,剑桥分析公司正在通过其用户信息,助选美国参议员科鲁兹的总统竞选活动。脸书公司说,当他们得知这一消息之后,立刻中止了科根的应用软件,而且要求剑桥分析公司与科根删除他们采用不当手段所获得的用户数据。脸书公司声称,双方都确认相关数据均已删除。

然而,到了2018年3月17日和18日,英国《观察家》与美国《纽约时报》再度曝出,脸书—剑桥分析所泄露的用户信息的人数高达5000万之多,而且,这些用户的信息被用来帮助特朗普赢得总统竞选,也助推了英国的脱欧。据一位名为威利的深喉透露,这些超过了5000万用户的数据就来自科根2013年所搜集的信息,以此用于对选民的精确营销,并对选民的投票意向施加影响。对此,脸书声称,因为数据泄露的缘故,已经中止了剑桥分析公司及其母公司策略沟通实验的交流平台。

3月19日,脸书公司宣布将对剑桥分析公司展开独立审查。但英国信息委员会同时宣布将进行自己的独立调查。

3月20日,英国议会委员会要求扎克伯格前来作证。其实,当有关脸书数据泄露的信息曝光之后,英美两国政府就开始对脸书展开调查。

3月21日,扎克伯格打破沉默,表示自己的公司确实有负于用户,并表示会按步骤解决问题。

3月23日,美国国会要求扎克伯格参加听证会。国会委员会在声明中表达了对消费者数据与信息保护的严重关切。

4月11日,扎克伯格到美国国会接受质询,并公开致歉。

“数据门”与剑桥大学的关系

“剑桥分析”是一家英国政治咨询公司,主要从事搜集数据和挖掘信息、数据掮客以及为选举过程进行战略沟通而进行数据分析。它成立于2013年,是SCL集团公司的一个分公司。该公司的所有人之一是美国对冲基金经理人、支持众多保守主义政治组织的莫瑟尔家族。

该公司CEO尼克斯曾说,剑桥分析曾经多次介入政治选举活动。因此,2018年3月,当多家媒体曝出剑桥分析公司的数据泄露问题,特别是指出其将个人信息用于政治目的后,瞬间引起众怒。英国信息委员会介入进行调查。脸书则迅速禁止该公司在其平台上的运行,并声称脸书也是受害者,受到了该公司的欺骗。他们认为,剑桥分析这一款应用软件及其开发商违背了脸书的相关服务规定。

那么,“剑桥分析公司”与英国名校剑桥大学,究竟有着怎样的关系?事件发生后又做出了怎样的回应?

创建了“这就是你的数字生活”应用软件的是剑桥大学心理测试中心的学者科根博士。而且,另外两名剑桥大学的学者考辛斯基和斯迪威尔也都对这一款数据搜集应用软件有所贡献。如此一来,剑桥大学就与剑桥分析有了无法分割的联系。脸书声称,科根最初曾把自己的应用软件定位成剑桥大学心理学系的研究项目之一。当其将这一应用软件由学术型更改为商业化后,并没有及时、直接向脸书公司报告。

事发后,科根博士声称,他并不知道剑桥分析是如何使用他所搜集到的数据的。他还是认为自己与剑桥分析公司分享这些数据并无违法之处,而自己不过是网络社交媒体公司的替罪羊而已。

剑桥大学在数次声明中试图与剑桥分析及其研究者划清界限,认为剑桥大学与剑桥分析无关。但批评者还是认为剑桥大学无法推脱责任。

其实,科根搜集数据的研究方法,几年前就受到了一些学者的质疑。约克大学的战略管理教授库克在2015年就致信剑桥大学,要求调查科根教授。但当时剑桥大学回复他说,这一数据的搜集并不是在剑桥大学进行的,他的这一研究与其在一家私人公司的事务有关。这也就导致相关调查不了了之。

在库克教授看来,剑桥大学回避式的回应是“不适当的”,因为它并没有涉及该校研究实践中的道德标准问题,即便是教师在校外的工作,也应该对此承担责任。

学术研究与商业利益

在参加国会听证会期间,扎克伯格表示正在考虑起诉剑桥大学。他表示,整个程序都与剑桥大学有关,其中有不少研究员都在创建相同的应用软件。脸书需要深入了解剑桥大学内部是否有问题,然后再考虑采取进一步的更强硬措施。

据报道,现在还有很多学者所创建的应用软件在脸书中。就在前不久,一款同样与剑桥大学有关的名为“你是你所喜欢的”测试软件,也是CubeYou中最为风靡的一款软件,同样因为违反条例而被脸书公司中止使用。

扎克伯格对剑桥大学内部机制所提出的质疑,遭到了来自剑桥大学校方与科根博士等人的强烈反驳。剑桥大学在声明中称,对于数据的搜集与使用的研究,早在多年前就开始了,研究成果也发表在了相关的学术期刊上。难道扎克伯格是现在才意识到这些数据的使用范围吗?

科根博士则在接受BBC采访时提出,脸书应该调查其数据的商业使用问题,而不是把调查重点放在学者及其学术研究上。而且,他坚决否认其同事在与剑桥分析合作时有任何的道德问题。

目前,这一事件还在发酵之中。但“数据门”所引发的“学术研究”与“商业利益”之间的关系问题,则应该引起学术界的高度重视。首先,在当下互联网和大数据时代,技术和数据本身可能没有伦理问题,但技术背后的人及其所作所为,则一定会牵涉到是非、伦理与学术标准。对此,学者们和使用技术与数据的人们应该保持警惕。其次,学者在校外无论是学术活动还是商业活动,都与所在的大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除了学者应该有自觉意识,依旧遵守职业道德规范之外,校方该如何加以引导和管理,在出问题后如何保护自己的员工、维护员工的利益、如何及时应对危机,并在事实认定的基础上,怎样公正地处理自己的员工等,都是需要认真加以对待的问题。

剑桥大学表示,已经启动了范围更广的调查。最终事态如何发展,我们尚需拭目以待。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中国科学报》 (2018-04-17 第7版 视角)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解析非洲猪瘟病毒颗粒精细三维结构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