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晨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3/13 9:19:54
选择字号:
行止无愧天地——追记中国工业生态学之父、东北大学教授陆钟武院士

 陆钟武

■本报通讯员 李晨

“陆老,一路走好,为母校有您这样的老师而自豪!”“陆老师在我心中一直都是最敬爱的老师,追忆陆老师当年给我们上课的情景,我两眼不禁蒙眬,陆老师一路走好,永远怀念。”这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业生态学之父、东北大学教授陆钟武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享年88岁)后,东北大学师生校友和社会各界在网络上的留言与悼念。

兴邦承父志,创业赴他乡

1929年,陆钟武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老一辈多有饱学之士。祖父陆舜卿、曾祖父陆雪香等祖上数代都从事教育工作。

父母对陆钟武的教育是潜移默化的。陆钟武在重庆长大,当时重庆几乎天天有空袭警报。“为什么偌大的中国任人宰割?”小时候的他不懂“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但知道中国内忧外患的主要原因是工业落后。他立志像父亲那样“实业救国”。

1950年7月,陆钟武大学毕业,正值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际,全国人民欢欣鼓舞,为建设崭新国家而努力工作,有志青年纷纷争先恐后地投身到祖国的建设中去。每当陆钟武回忆起当年的情景,都会激动不已。他说:“平生对我思想影响最大的就是在解放初期聆听华东区几位部长级领导为上海大学生所作的几次精彩报告,那真是对我人生的一次洗礼,让我茅塞顿开,受益匪浅。从那时起,我就下定决心,听共产党的话,跟共产党走,为新中国的建设建功立业,奋斗终生!”

大学毕业不到一个月,陆钟武便告别家人和舒适的上海,只身一人去了东北。1953年7月,陆钟武从东北工学院冶金炉专业研究生毕业,留在东北工学院任教。“从南方到北方,从学化工到搞钢铁,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抉择,这同父亲主张的‘实业兴国’及其言传身教给我的东西有相通之处,不同的是父亲从事轻工(纺织),而我从事重工(钢铁)。”陆钟武说。

从此,他在东北大学开启了60余年的学术征程……

勇攀科研高峰 献身工业兴国

陆钟武经历的第一次重要实践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创建第一个冶金炉专业,并成为了我国冶金炉学科的主要开创者和奠基人之一。

1953年,东北工学院组建了冶金炉专业和冶金炉教研室,陆钟武担任教研室主任。陆钟武研究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炉内热电偶的热点温度,他修正了苏联专家那扎洛夫关于热电偶指示温度的计算式。

有一天,陆钟武在为那扎洛夫担任课堂翻译时,发现那扎洛夫讲授的炉内热电偶指示温度的计算公式是错误的。回去后,他反复研究了那个公式的错误之处,重新推导出一个新公式,画出了新曲线。但一想到要去找那扎洛夫教授理论,陆钟武就忐忑不安起来。他想:那扎洛夫是苏联著名的冶金炉热工专家,又是国家高教部特聘的院长顾问,而自己还是一个毛头小伙子,研究生毕业仅两年,怎能当着苏联专家的面指出公式的错误呢?弄不好会被扣上“反对苏联专家”的帽子。但最终,陆钟武没有被这些顾虑所左右,他大胆地敲开了那扎洛夫的办公室,拿出自己推导的新公式和相应曲线进行讨论。果不其然,陆钟武的意见遭到了那扎洛夫的强烈反对。回来后,他不但没有放弃,反而亲手制作了一个炉子,通过多次实验,进一步验证了自己推导的公式和画出的曲线是正确的。于是他再次冒着“反对苏联专家”的危险,果断地敲开了那扎洛夫的房门……那扎洛夫终于接受了陆钟武的实验数据和研究结果。

在苏联专家回国前,那扎洛夫组织了一场学术报告会。会上,陆钟武作了关于炉内热电偶热点温度的专题报告。那扎洛夫坐在最前面倾听着陆钟武的讲演,情不自禁地举起双手为台上这位年轻学子、中国未来冶金炉学科的掌门人鼓掌祝贺。

从此之后,陆钟武不断攀登科研高峰,为我国工业事业作出贡献,他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组建冶金热能工程学科;世纪之交,他又将目光聚焦到工业生态学领域,他实现了工业生态学的“中国化”,被誉为“中国工业生态学之父”。回眸陆钟武60年的学术生涯,他因工业兴国而始,为工业污染而忧。

桃李三千树 耕耘又一春

身体力行献身工业兴国,作为一名教师,陆钟武更是在教育和科技战线上辛勤耕耘、上下求索了63个年头,精心培育了数以千计的栋梁之材,他们都已成为各自领域的中坚力量。

回顾自己教学科研历程,陆钟武认为,为人为学要做到“五个兼顾”,一是非智力因素与智力因素要兼顾。他认为,在决定一个人将来是否有贡献的诸多因素中,非智力因素远远比智力因素重要得多。二是知识面的宽度与专业深度要兼顾,知识面宽度就是要广泛涉猎,既要专注于专业,也要专注于其他领域,触类旁通、举一反三;专业深度就是要“打深井”,进入专业的核心领域,研究专业的核心问题。宽度与深度的兼顾就是要打造“T”字形人才,既知识面宽广又钻研精深,这就如同一棵大树,只有根脉广博才能枝繁叶茂。三是提问与答问要兼顾,提问是一种思维过程,是创新的敲门砖,是打开创新之门的钥匙,是创新之路的最重要起点;答问是一种实践过程,是通向创新的必由之路,从提问到答问正是从“思维”到“作为”整体的创新过程。四是综合与分析要兼顾,综合思维(整体论)的特点是有整体观念,讲普遍联系,而不是只注意枝节;分析思维(还原论)的特点是抓住一个东西,特别是物质的东西,分析下去,分析到极其细微的程度。五是右脑与左脑兼顾,左脑是理性脑,善于逻辑思维,像一个科学家;右脑是创新脑,善于形象思维,像一个艺术家,是两种不同的信息加工系统,二者相互补充、相互协作。这就需要教育工作充分尊重并吻合人脑演化规律,开展左脑与右脑兼顾的教育、开展理性与感性兼具的教育、开展科学与人文相融合的素质教育。

直至入院前,88岁的陆钟武仍然执着地奋斗着。“有人问我,你家陆老师聪明吗?我说,他没有我的儿女聪明,他就是‘死抠’。年轻时,他没有在12点以前睡过觉,一弄就弄到一两点钟。家里的事他都不管,他把精力全放在工作上了。”陆钟武的夫人王春梅说。

“行止无愧天地”,这是陆钟武几十年恪守不变的座右铭,也是他60多年学术生涯的写照。“我从事一辈子教学科研工作,现在已经80多岁了,但我还要继续工作下去,因为教学科研就是我的生命。”2016年,陆钟武在接受校园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中国科学报》 (2018-03-13 第8版 科创)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首次在琥珀中发现蛇 揭示全新物种 青藏高原地区仍然是地球上最洁净地区之一
科学家提出高效驱动微型引擎概念 围攻之下的动物实验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