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贡晓丽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2/1 10:13:57
选择字号:
能源经济“不平衡”“不充分”矛盾凸显

 能源行业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将面临转型压力。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2018年正值改革开放40周年,各方面改革有望继续深化,能源行业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将面临转型压力。能源经济如何解决逐渐凸显的“不平衡”与“不充分”的问题,以及能源转型的路径,都是目前非常值得考虑的问题。

■本报记者 贡晓丽

“十九大至二十大期间,煤炭消费占比将会大幅下降,石油消费占比基本稳定,天然气与其他能源在未来五年预计得到较大发展。”在近日举行的2018能源经济预测与展望研究报告发布会上,《新时代能源经济预测与展望》报告执笔人、北京理工大学能源与环境政策研究中心副教授郝宇指出,在基准情境下,2018~2022年能源消费总量预计维持小幅增长态势,非化石能源占比在2022年预计达到16.2%以上。

2018年正值改革开放40周年,各方面改革有望继续深化,能源行业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将面临转型压力。“能源经济如何解决逐渐凸显的‘不平衡’与‘不充分’,以及能源转型的路径,都是目前非常值得考虑的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史丹表示。

不平衡与不充分的表现

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能源经济也逐渐凸显出这种矛盾。

2016年,中国能源消费量已占到全球能源消费总量的23%,是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未来几年我国能源供需相对宽松,但结构性、机制性等深层次矛盾是阻碍能源经济进一步发展的绊脚石。”郝宇指出。

据郝宇介绍,能源经济发展的矛盾性首先表现在能源生产和消费结构不平衡,煤炭产能过剩。2016年我国煤炭产量占据世界煤产量的46.1%,而在我国能源消费结构中,非化石能源仅占13.3%,明显低于发达国家水平。

其次,能源供求关系也存在失衡。“能源禀赋高、资源富集的地区现阶段自身需求量较少,而主要能源消费地区需求减缓,一定程度上造成能源送受地区间的矛盾加剧,能源供给与需求的关系存在失衡。”郝宇说。

能源发展的初心就是满足人民美好生活对能源的需求。“虽然能源行业在近几年得到了快速发展,但其发展质量和能源利用效率仍不够充分。”郝宇坦言,据估算,我国目前能源效率约为37%,比国际先进水平低10个百分点左右。

不仅如此,我国能源贫困仍然存在。能源贫困是指居民不易获取和消费现代能源,主要体现在用能水平、用能结构、用能能力等方面。“电力的不可获得性常被视为能源贫困的重要表现之一。”郝宇介绍,2015年,仍有43%的农户以柴草作为主要炊事燃料。

节能减排潜力大

“虽然目前总体上能源供应能够满足,但产品质量和服务质量问题一直存在。”史丹认为,供给侧结构改革、国有企业改革、提质增效、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等难题,都是能源转型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问题。

“我国应着力解决地区能源消费‘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充分关注东、中、西及东北部能源消费‘不平衡’的加剧。”郝宇建议,要充分考虑各地区经济发展禀赋的客观差异;加快调整经济结构,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布局西部多方位发展,避免走“高增长、高污染”的老路;稳步发展清洁能源,防范过剩产能风险。

史丹则认为,能源产业要想解决“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实现从高速度向高质量发展,就要依靠能源转型的产业技术和体系改革。

美国能源基金会项目负责人何平在介绍境外机构对全球环境治理的判断时说:“全球气候治理模式在变化,中国一直在学习国外的最佳实践和最佳经验,但是现在,到了输出中国经验的时候。”他表示,中国走低碳发展的道路很多年不会改变,而且由于处在发展阶段,中国在节能减排、应对气候变化方面还有很大的潜力。

“技术创新和技术革命是支持我们走低碳发展道路的非常重要的推动力量,特别是先进的信息技术与传统的能源产业的结合。”何平表示,新技术能够催生新模式,带动新产业。

何平表示,由于美国政府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全球能源环境的进程相对过去几年变得缓慢。“全球的能源环境治理进入了平台期,这是对全球气候环境的重创。但中国在未来全球治理的节能减排活动中,其引领作用将会继续得到发挥,因为中国过去由参与者、贡献者逐渐成为引领者,未来将扮演重要的领袖作用。”

能源转型带来产业困惑

虽然潜力很大,但在史丹看来,我国的能源体系建设仍有很多短板需要补足。

从《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到十九大报告,都提到要建设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我国目前总体的能源消费仍集中在煤炭,不够清洁;化石能源为主的能源结构,不够低碳;油气的对外依存度逐年提高,不够安全;能源使用效率也不够高效。”史丹分析表示,我国能源转型的任务非常艰巨。

能源转型是中国发挥全球生态文明建设参与者、贡献者到引领者作用的关键,该往哪转,方向如何?关于能源技术结构调整,学术界很多人支持为了提升经济增长的质量和人们生活的品质,全球应该尽快从煤炭时代进入油气时代,而史丹并不赞成这一论断。

她认为,能源革命就是要跨越这个时代,“能源结构转型的方向应该以煤炭的清洁利用为基础,向可再生能源发展方向转变,我们要尽量缩短以油气为主要替代能源的阶段,这样才能保证我们国家的能源安全”。

“油气也是化石能源,现在很多发达国家已经进入脱油脱气的阶段,非化石能源占比很高。我们要调整能源结构,否则能源安全、政治外交会面临很多问题。”史丹说。

中国华能集团清洁能源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研究员许世森则表达了不同意见,“推进能源革命,在讲求环境效益的同时,也要强调经济成本和经济性可承受。我国的国情确实富煤多油少气,以化石能源为基础,其他多种能源形式共同发展的思路也不无道理”。

而显然,目前看来,无论是学术观点还是政策导向,可再生能源为主导的思路被更多人认可,甚至要做到2050年化石能源退居次要地位。这也带来产业界的困惑。

许世森呼吁,希望学术界作出相关可再生能源发展展望预测,在理论上、技术上,解决输送、消纳、储能等问题,弥补可再生能源电力品质与化石能源的电力品质差异,“可再生能源未来能不能担负起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发展使命,需要结合国情深入分析”。

《中国科学报》 (2018-02-01 第7版 产业)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李言荣团队在高温超导中发现量子金属态  严重干旱为新亚述帝国迅速灭亡埋下隐患
火星探测任务首次公开亮相 有刺植物在中海拔比例最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