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赵利利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2/1 10:13:35
选择字号:
中国工程院院士邵安林:我国钢铁产业面临“双向挤压”

 

■本报见习记者 赵利利

我国钢铁产业链严重失衡,上游资源保障体系缺失和下游产能过剩的双向挤压使钢铁业面临健康持续发展和产业经济安全的双重挑战。

钢铁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为经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但在快速发展过程中也积累了突出矛盾和问题,影响到钢铁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及产业安全。中国工程院院士邵安林在近期举办的2017中国矿业全产业链大会上直言,我国钢铁产业链严重失衡,上游资源保障体系缺失和下游产能过剩的双向挤压使钢铁业面临健康持续发展和产业经济安全的双重挑战。

矿、钢发展严重失衡

“矿、钢发展不同步”被邵安林认为是钢铁产业链失衡的重要表现,换言之,即钢铁产能明显过剩,自有铁矿石产能却严重不足。他提供了一组数据进一步佐证自己的观点:从2000年到2016年,我国成品矿产量由1.05亿吨增加到2.32亿吨,远低于钢铁产能的增速;而铁矿石进口量却由0.7亿吨增加到10.2亿吨,对外依存度直接由34%攀升到87.3%。

国际铁矿石贸易呈现出高度垄断局面。邵安林说:“淡水河谷、力拓集团、必和必拓三大矿业公司掌控着中国铁矿石贸易量的70%。过去十年,由于高度垄断,铁矿石形成非市场化定价,巨额利润流向国际矿业巨头。中国作为世界第一钢铁大国和铁矿石消费大国,却没有市场话语权。”

我国钢铁行业近十年的平均利润率仅为1.6%,远低于工业企业平均利润率6.2%的水平,如果与上游国际矿业公司相比,更是天地之差。有分析称,几大矿业巨头近十年的平均利润率达到45.6%,是中国钢企的29倍。仅2015年,三大矿业巨头铁矿石业务获利就达1324亿元,而我国77家大中型钢铁企业却亏损645亿元。

“整个产业链上,附加值低且产业链短的采矿环节几乎吞噬了钢铁全产业链的利润,导致我国钢铁行业全行业亏损。”邵安林认为这严重违背了市场价值规律。

随着国家去产能效果的逐渐显现,国内钢铁市场回暖,但国际矿价随即跟涨,抵销了国内钢铁去产能成果。邵安林感慨道,这是在几大矿业巨头大幅度扩产能、国内钢铁大力去产能、港口铁矿石库存大幅增加背景下出现的不合逻辑的结果,足以说明我们对整个产业链的掌控能力非常薄弱。

战略规划长期缺位

“不要把钢铁行业的问题都归结于产能过剩,要从全产业链、从战略层面分析和解决问题。”邵安林说。

事实上,我国铁矿资源储量丰富,探明储量850亿吨,居世界第四位,但遗憾的是,资源未及时有效开发,我国尚未构建起钢铁产业的铁矿资源保障体系。究其原因,邵安林认为五个方面的因素难辞其咎:缺乏顶层设计、行业管理薄弱、产业集中度低、产业政策错配、忽视全球资源布局。

长期以来,我国钢铁产业发展在国家和企业层面都缺乏战略研究、系统规划和产业监管。下游产业的供给严重过剩且供给结构不合理,上游的资源供给又常常处于失控状态,内外两种资源均没有从战略层面定位和掌控,甚至没有赋予铁矿业独立的产业地位。

国内大部分铁矿山企业隶属于钢铁公司管理,而不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产业去经营,在邵安林看来,这使得铁矿山企业不能按照矿山特有的规律形成适应国际铁矿石市场变化的能力,从而导致资源自给率不断下降。

矿山产业集中度低也是长时间饱受诟病的问题。我国矿山企业数量虽多,但规模小,产业整体竞争力偏弱。不仅如此,与巴西、澳洲的资源相比,国内铁矿资源赋存条件差,加工提纯技术复杂,工艺流程长,同时,企业税费负担沉重,税费负担率平均高达20%以上,是巴西、澳大利亚的3~4倍。邵安林坦言,“明显处于不公平竞争状态”。

此外,我国境外资源布局处于明显劣势,日本、欧洲等贫铁矿国家拥有境外权益矿比重均超过50%,我国境外权益矿比重不足10%,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我国抗衡国际铁矿贸易垄断的能力。

急需构建资源保障体系

“当前,我国正处在工业化、城镇化、现代化的关键阶段,钢铁工业的基础支撑作用不可替代,其安全健康持续发展至关重要。”邵安林表示,我们应清醒地认识并坚守钢铁原料战略安全底线,大力扶持铁矿业发展,构建供给稳定、储备充足、调控有力、运转高效的资源保障体系,维护产业经济安全。

这就要做到:增强开发国内资源的信心;加强顶层设计和政策扶持;提高国内资源产业集中度;提升行业整体技术水平;构建境外资源供应体系。

“虽然国内资源禀赋先天不足,但通过近年来的科技进步,已实现重大突破。”邵安林说,“只要解决好技术、成本、行业管理和产业政策等问题,完全可以把自有矿山发展好,平抑进口矿价格。”

目前,国家产业政策与当前铁矿石贸易地位不匹配。邵安林表示,“在芯片和石油产业方面,国家出台了金融、税收、战略储备等一系列大力度扶持政策,而对于对外依存度高达90%的铁矿产业并未引起足够重视,国家层面应制定资源保障战略和钢铁产业政策”。

国内将采矿业划分为第二产业,将矿产勘查划为第三产业,在邵安林看来,这是不合适的。

“把矿业作为第二产业制约了矿业发展。按照联合国制定的产业分类标准,矿业属于基础产业,国际上其他主要国家均将矿业划为第一产业。我们应尊重矿业的特殊规律,按国际通用标准,将铁矿业由第二产业划归第一产业,使国内矿山享受第一产业的政策条件。”

开发境外优质资源,对于稳定我国铁矿石供应具有重要意义。邵安林表示,应充分融入“一带一路”倡议,优先选择铁矿资源丰富、经济发展迅速、市场需求旺盛的非洲、拉美、印度等国家或地区实现全球范围的产业结构调整和布局优化,缓解国内资源供给不足的矛盾。

《中国科学报》 (2018-02-01 第7版 产业)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笔石:在岩石中书写生命故事 晒太阳让你更聪明
大脑蛋白质碎片刺激蜜蜂变得更有攻击性 南极冰盖状态:冰层融化致海平面急剧上升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