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冯维维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10/30 9:36:02
选择字号:
印度科研机构新负责人面临资金和官僚问题

基因组学和合成生物学研究所是印度科学与工业研究理事会(CSIR)的一部分。图片来源:ITG

印度最大、历史最悠久的研发机构之一迎来了一位新领导。以研究蛋白质闻名的结构生物学家Shekhar Mande从10月开始担任该国科学与工业研究理事会(CSIR)总干事。 【《自然》报道

Mande在此之前担任位于普纳的国家细胞科学中心(NCCS)主任。他表示,自己新职位的一个重要目标是增加该机构对用技术手段解决国家问题的关注,比如营养不良、疾病传播以及获取清洁饮用水等。

在Mande到来之际,CSIR正面临重大挑战。该机构的38个研究所仍在被3年前政府要求增加其自有资金的命令所困扰。此后,提高雇员养老金让该理事会本已捉襟见肘的预算更加紧张。

“我的首要任务是评估CSIR的资金状况。”Mande说。科学家还希望他能解决该机构根深蒂固的官僚作风问题。

2015年,政府通知由公费资助的CSIR,其实验室需要在3年内通过创建一系列稳定的“革命性技术”,从科学和工业研究部以外的渠道增加资金。目前,该组织已经制定了从外部来源筹集1/3预算的目标,这是CSIR审查委员会在1986年建议的,但许多研究所难以达到这一标准。

政府2015年的声明引发了恐慌,因为它并未具体说明该机构需要筹集多少资金。许多研究人员担心,这意味着CSIR未来可能不得不依靠自身的现金流生存。2015年以来,该理事会从科学部获得的资金略有增加,在2015年至2016年间为398亿卢比,在2018年至2019年间为474亿卢比,但并未跟上通货膨胀的步伐。

当2016年出台有关政府雇员工资和养老金的新规定时,该理事会面临着另一个预算挑战。该机构被迫从其现有预算中支付额外的人事费。

CSIR前总干事、生物学家Girish Sahni表示,该机构已经在遵循政府的命令,增加自身资金来源。来自科学部以外的资金几乎翻了一番,从2015年至2016年的56亿卢比增加到2017年至2018年的96亿卢比。Sahni说,这是通过其他政府机构、行业合作伙伴和CSIR专利收入等途径实现的。他说,外部工业来源现在贡献了CSIR将近15%的预算,且这一数字“势必还会攀升”。(冯维维)

《中国科学报》 (2018-10-30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化学家创造出最亮荧光材料 全球植物种类最丰富岛屿“家底”摸清了
新技术探测液—液界面化学过程 科学家发布7年宇宙观测结果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