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左西年:创建大脑成像国际化路标—新闻—科学网

 
作者:房琳琳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17/5/23 10:34:36
选择字号:
对话左西年:创建大脑成像国际化路标

 

 

 联合国际上36个神经影像实验室(其中26个国内实验室),发起成立的“国际信度与可重复性联盟”(CoRR)。

高精度人脑功能连接组图谱图片来源: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左西年研究组 国际人脑图谱学会
 
今日视点
 
    大脑科学研究迎来黄金时代!中外神经科学家、认知科学家和心理学家都已被激起斗志,他们在国际各层次脑科学计划框架下携手并肩,一层一层揭开人类大脑的神秘面纱。
 
    在中国不到万人的脑科学研究团队中,中国科学院心理所研究员左西年认为,自己是从数学“入行”脑科学的外行,“跨界”仅十年,是个十足的新手。
 
    5月中旬,脑科学领域的主要国际学术组织之一——国际人脑图谱学会(OHBM)提名左西年参选本届理事会主席,中国科学家被推到聚光灯下,所有OHBM会员通过投票过程再次了解了他为国际脑科学发展作出的贡献。
 
    日前,科技日报记者与左西年进行了一场深入的对话。
 
    记者:您本来是学应用数学的,怎么入了脑科学研究这一行?
 
    左西年:2005年,我北师大应用数学博士毕业后,机缘巧合遇到了我的博士后导师,当时也是刚加盟北师大认知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的臧玉峰教授,简短的面试后我就“上船”了。当时宽松的环境给了我充足的时间了解脑成像,尤其是静息态功能磁共振成像这一新兴领域。2008年,经臧老师推荐,我获得了美国纽约大学医学院儿科神经科学研究所的职位,一直工作到2010年底回国。
 
    可能是学数学的原因,我更喜欢“挑刺”。传统脑科学领域的研究方法、学术合作、通用标准等等,在我看来都不完美。我的想法很简单,筛选出最靠谱的大脑成像技术方法,然后应用于辅助临床诊断和医疗。所以,最初的几年,我只做了一件事,设计出对比不同成像技术的方法和路径,从可重复性和稳定性等方面,选出当前条件下最好的选择。
 
    最终的数据表明,磁共振成像可以无创探测人脑内部及与外部交互作用的信息,为现代神经科学打开了崭新的技术大门,因而从一众探测手段中“脱颖而出”。
 
    记者:为什么提名您参选新一届理事会主席?
 
    左西年:应该说我很幸运。在儿科神经科学研究所的工作,使我正好直接参与到该机构发起的“千人功能连接组计划(FCP)”中,我在其中负责选定测量和计算人脑内在功能架构的稳定可靠的技术和算法。
 
    当时的脑科学研究瓶颈是样本量太少,科学家彼此还不开放并共享数据。我们向全球几十个研究机构发出邮件,希望共享磁共振大脑成像的数据,避免各自为战带来的信息孤岛和统计力度受限问题。
 
    当时很多研究机构的反馈并不积极。臧玉峰教授很给力,率先贡献了198个样本数据,积极加入到FCP计划中。首战告捷后,经过广泛沟通,其他研究机构转而积极响应。
 
    最终,该计划整合了全球35个脑科学研究机构的1414份大脑成像活体样本及相关脑成像数据,研究成果发表在2010年《美国科学院院刊》上,成为迄今仍是最有影响力的文章,短短几年引用率达到1500余次。回国后,聚焦可重复性问题,我又领衔发起了以中国为主导的国际神经影像大数据共享计划“国际信度与可重复性联盟”(CoRR)。我想,是扎实的研究和广泛深入的沟通能力,让国际同行关注到中国学者,我才有幸被提名吧。
 
    记者:本月,著名生物学家颜宁去美国任教,引发了国内对领军科技人才影响力的讨论,您怎么看?
 
    左西年:我觉得像颜宁这样出类拔萃的中国学者能够输出到美国,国人应该为之骄傲。这是中国学者在国际学术界影响力提升的体现。国人被提名参选国际学术组织领袖,也是中国学者在国际学术界影响力提升的体现。
 
    一般来讲,学术共同体中的领袖人物通常就是所在国科学界与国际科学界交流的重要桥梁,个人在国际的影响力越强,对本国相应学科的生态建设越有利:一是可以提高本国科学家在国际学术规则制定中的话语权,二是带动国内学术圈对国际一流学术前沿的关注,为本领域发展争取更多的资源。
 
    回国的施一公、出去的颜宁是结构生物学的翘楚,神经科学领域公认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应该是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的蒲慕明,他对近期中国神经科学的快速发展和国际化作出了重要贡献。
 
    记者:您发起成立的“国际信度与可重复性联盟”是第一个中国主导的国际神经影像大数据共享计划,其学术影响力如何?
 
    左西年:中国人口众多,脑成像软硬件积累丰富,大规模脑成像研究时机已成熟,如果做好自上而下的设计,中国必将积累无与伦比的超大型脑成像数据库,有利于深入开展脑疾病的临床与转化型研究与应用。在此之前,最基本的一项工作就是解决脑成像技术的稳定性和可靠性。为了解决人脑连接组学研究领域“缺乏重测纵向影像大数据”的国际难题,我联合国际上36个神经影像实验室(其中26个国内实验室),发起成立了“国际信度与可重复性联盟”,公开共享超过1万个活体多模态神经影像追踪数据。
 
    2014年底,我们公开了CoRR所有数据并发表了数据文章,现在这一公开资源的谷歌学术引用已经接近100次;2016年夏,我应国际著名科学出版团体《自然》杂志的邀请,撰写了博客文章,总结了其学术影响。美国国立精神卫生研究所前所长因塞尔(音译)博士评价说:“CoRR将对美国的大脑计划(BRAIN)产生影响,其数据共享信息化平台将为BRAIN的数据共享提供参考蓝图。”
 
    记者:在您的推动下,今年4月召开了第一届中国脑成像联盟大会,为建立脑成像制定了统一的测量标准,立下了规和矩,也让广泛的研究结果更具可比性和普遍推广性,助力提高脑成像研究可重复性。它的目标是什么?
 
    左西年:中国脑成像联盟是北京市科委多模态脑成像平台建设的重要成果之一,这其中的主要推动者是北大的高家红教授,我们和北师大、中科院生物物理所作为共同建设单位,致力实现跨中心的脑成像数据共享、其各环节参数标准的严格统一化和规范化,这是发挥中国在临床实践中极其丰富的病例资源优势的最基本前提。
 
    现在,中国脑成像联盟已经开始逐步推出各类脑成像规范化参数,并准备联合全国50家科研院所和临床医院,进行首个中国百万人脑成像多模态大数据采集工作,这项工作完成后,将成为国家极具标志性的大数据。
 
    记者:虽然此次提名参选以美国著名神经科学家文思(音译)获选告终,但以您为代表的中国脑科学学者,显然已经在国际脑科学研究界获得了一席之地。
 
    左西年:很遗憾没有最终当选,仍需继续努力。我们最终还是要以国家需求为最终目标,探索如何借助最先进的脑成像技术,积累海量脑影像资源,尽快绘制出中国人毕生大脑发展曲线,为我国的临床疾病诊断和干预提供最有价值的辅助参考,革新当前脑功能疾病临床实践。
 
    国际人脑图谱学会
 
    又被称作国际人脑成像学会,是致力于使用脑成像技术研究人脑架构的重要国际学术组织。从1995年成立到现在20多年,已经随着人脑神经影像领域技术和成果的爆炸式发展,快速成长为脑科学领域的主要国际学术组织之一。近5年来,每次都吸引全球2000—3000名学者与会,中国参会平均人数在200人左右。
 
    (科技日报北京5月22日电)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一骑红尘妃子笑 汽车遭遇豺狼围攻?这锅狼不背
中科大等锁定华南雾霾“元凶” 狼吃羊,羊吃草?看大数据怎么说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