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吴敏文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7/5/18 14:46:33
选择字号:
文在寅上任,“萨德”问题已现转机?

 

正当朝鲜半岛深陷朝核、“萨德”、军演等严重危机之际,5月10日,文在寅宣誓就任韩国第十九届总统。从文在寅的个人风格和表面形象上看,与深陷“闺蜜门”丑闻的朴槿惠的落寞、拘谨相比,文在寅满面阳光、英姿勃发、举止大方、充满自信,给人焕然一新之感。但作为中国人,我们最关心的是给中国带来安全威胁、使中韩关系陷入低潮的“萨德”问题,在文在寅上任之后,是否会有转机?

“萨德”问题的实质

事实已经证明,在东北亚的战略棋局中,中韩具有广泛和深刻的共同利益。中韩之间具有深厚的文化渊源,前总统朴槿惠心中的“男神”是《三国演义》中的赵子龙,她还是中国当代哲学家冯友兰的拥趸。

新上任的文在寅也不遑多让,早在2012年与朴槿惠竞选时,“三年不飞,一飞冲天”的中国典故就脱口而出。中韩建交25年来,经济文化交流飞速发展,“韩流”在中国经久不衰,两国贸易额达到3000多亿美元。在东北亚诸国中,韩国是唯一与中国签署FTA(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

导致中韩关系陷入前所未有危机的,是美韩执意要在韩国部署的“萨德”系统。而这一问题的根源,在于朝鲜不断发展业已成为地区威胁的核武器和中远程导弹。由于直接面对朝鲜的核武器和导弹威胁,对于韩国政府和民众而言,即使“萨德”系统作用有限,也聊胜于无,可以起到心理安慰的作用。

对于这一点,即使是对“萨德”系统心存疑虑的文在寅团队成员、国会议员金英豪也表示:“我们充分理解中国的立场,部署‘萨德’可能对中国安保造成威胁,中国国家利益也将受到影响。但对我们来说,首尔和朝鲜只有二三十公里,朝鲜不断进行核武器开发、导弹试射,韩国国民感受到的危险是中国很难感同身受的,中韩作为朋友应互相理解。”

而美国正是抓住了韩国政府和国民的这一心理,趁韩国政府在总统深陷危机之时,加紧在新总统就任之前,将“萨德”部署“生米做成熟饭”。美国部署“萨德”防范朝鲜不能说完全为假,但防范中俄才是根本目的,还可将韩国紧紧绑在自己的战车上。一箭多雕,何乐而不为?

文在寅对“萨德”的态度

如果撇开一切条件让文在寅表达对部署“萨德”的看法,他的回答基本可以肯定是“不”。文在寅早前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韩国“应敢于对美国说不”。即使是在此次竞选期间,“萨德”正在部署,文在寅也曾强硬表态,“萨德”部署必须在新政府上台后再考虑。但是部署“萨德”在韩国有广泛的民意基础,面对支持率明显下降的巨大压力,文在寅才不得不改口,赞成部署“萨德”。

综观文在寅对“萨德”的态度演变,经历了一个从疑虑、反对到模棱两可的过程。

2015年2月,在韩国国会国防委员会的一次全体会议上,当时还是新政治民主联合党(现共和民主党)党首的文在寅质问时任韩国国防部长韩民求,韩国是否在就部署“萨德”问题同美国协商。得到韩民求不置可否的回答后,文在寅进一步提出,韩国是否要(向中国)明确表明无意引进“萨德”的立场?

同年6月,文在寅在国会会见时任美国驻韩大使李柏特(特朗普上台后已离职)。韩联社援引新政治民主联合党首席发言人金瑛录的话说,两人会谈时指出,韩美公开讨论在韩部署“萨德”事宜,为时过早。但坊间此后开始传言韩美正在协商部署“萨德”,而韩美官方却从未公开承认。现今看来,韩美双方此时恐已“暗度陈仓”。

2016年7月,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韩美军方突然宣布在韩国部署“萨德”,理由是“应对朝鲜的核武器及导弹威胁”。对此,文在寅及其所在共和民主党表示强烈反对。8月,文在寅在个人推特账号上表示,“当前韩国外交的最优先课题,是阻止韩中关系因部署‘萨德’问题受到损害”。

2017年3月10日,韩国宪法法院通过朴槿惠弹劾案,韩国大选提前。作为民调持续领先的最热门候选人,文在寅在一场记者会上被问及是否会延续朴槿惠政府作出的“萨德”部署决策时,他打起了太极:“我现在无法说明赞成,还是反对。”

进入4月,朝鲜半岛局势骤然紧张,文在寅在接受韩国《朝鲜日报》采访时表示,若朝鲜继续用核武发起挑衅并发展核武力量,这有可能促使韩国执意部署“萨德”。但即使如此,文在寅在一个点上从未含糊,那就是“萨德”部署必须经过环境评估和公众听证会等合法程序。

文在寅可能的选择

如今,文在寅已经宣誓就职,他在“萨德”问题上应该有一个全新的视角和稳妥的步骤。在就职演讲之后,文在寅打的第一个电话是给韩军方领导人,询问前方军事情况。这表明处理急迫而又错综复杂的朝核、“萨德”问题,是他的优先考虑。同时,他就职后打电话联系的第一个外国领导人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韩美同盟是韩国安全和外交的基础。特朗普的回应则更为高调,称美韩关系不仅是“友好邻国”,而且是“伟大盟友”。

此前,文在寅在他的就职演讲中谈到“萨德”问题时称,为解决“萨德”问题将同中美磋商。习近平主席在第一时间给文在寅致电祝贺,并“希望韩国新政府重视中方有关重大关切”。文在寅的表态是“充分理解中方有关重大关切,韩国新政府将就此同中方积极沟通,努力寻求妥善解决办法”。这显然既包含积极的信息,也存在某种不言而喻的默契。

首先,文在寅承认“萨德”现状是问题,那么,下一步要做的当然是致力于解决问题;其次,文在寅在解决这一问题的态度上,堪称积极。5月11日我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透露:文在寅在与习近平主席的通话中,提出愿意尽快派特使访华,中方对此表示了欢迎。

那么,文在寅将如何解决“萨德”问题呢?从可能性上说,无非三种选择。

其一,完全满足中方的要求,撤除“萨德”系统。事实上,在因朝核问题造成的朝鲜半岛乃至东北亚的紧张局势下,韩国民意及现有韩美同盟的形势下,做到这一点远远超过了韩国总统的能力。

朝鲜战争以来,韩国军队的战时指挥权,至今尚在美军手中。堪称文在寅“政治导师”的前总统卢武铉当政期间,提到过要美军将韩国军队战时指挥权交还韩方,卢武铉随即遭遇弹劾差点去职。文在寅在竞选期间也提到这一问题,作为卢武铉执政时期的幕僚长,文在寅不可能不了解这一问题的敏感性和严肃性。为此,我认为他将在这一问题上保持足够的谨慎。而完全撤除“萨德”系统,既要对民意做出交待,又要冒着与美方翻脸的风险,文在寅恐不敢取。

其二,完全满足美方的要求,继续完善“萨德”系统的安装,由着美方没有顾忌地使用。如果文在寅这样想,他就不会提出所谓的解决“萨德”系统的问题。而且如果这样,中韩关系将毫无疑问地继续恶化,25年逐渐奠定的中韩关系基础将销蚀殆尽。这不仅不符合中韩利益,甚至可以说是中韩不可承受之重。

剩下可能的第三种选择,就是在上述两种选择之间,找到各方都能接受的某种平衡。这种选择看起来有多种可能和相对大的弹性空间,但在现实操作层面,文在寅需要当机立断迅速出手,将“萨德”系统的安装程序立即打结,不要再有更多的“萨德”设备进入韩国,也不要将已经安装的“萨德”系统接入美韩现有防空反导网络。这一步抢得越快越到位,越有利于问题的解决。

事实证明,文在寅团队正在这样做。在文在寅宣誓就职第二天的5月12日,韩国执政党共和民主党的“萨德”对策特别委员会表示,“萨德”入韩“不合法”,总统是军队统帅,以国防部为代表的行政部门应该立刻停止“非法”部署“萨德”的行动,并敦促针对“萨德”部署召开听证会,将问题交由国会审批。

鉴于文在寅所在共和民主党在韩国国会的300个议席中只占119席,文在寅的当选得票率也刚过四成;而在韩部署“萨德”的主要推手是美国,现大部分组件已在韩国完成安装,即使文在寅与美方协商撤走,美国也绝不会轻易同意。

即使如此,文在寅团队对“萨德”问题的解决还有以下选项:更换“萨德”的雷达系统,使之探测范围局限在朝鲜境内,将其不及的部分交给中方负责,这样一来,中韩之间不仅能消除对立,还可有效合作;韩方也可允许中方在某种程度上核查和掌握“萨德”系统的运行使用,打消中方安全顾虑;宣布冻结“萨德”系统的使用,即备而不用,在确实需要启用时告知中方并取得中方谅解。

中韩因“萨德”问题而导致如今局面,是双方都不愿看到的。事发之后,因为中方采取的应对非常理性,将民意反弹导向为“萨德”提供用地的乐天集团,避免了在两国民众和政府间造成尖锐对立,有效减煞了事件对中韩关系的影响,也为中韩有机会就此展开磋商解决问题预留了空间。这其中既有大国风范,也有政治智慧。

(作者单位:国防信息学院)

吴敏文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7年05月18日 11 版)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7/5/18 20:20:48 Chiyankun2016
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而要靠自己。
以中国现在对韩国的影响潜力。别说要韩国废掉萨德,就算别他减少与美国的联合军演都是很可能的。
别忘了,中韩建交的初衷是要为朝韩的缓和发挥作用。
目前已有1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脱欧将使英国学术领域面临资金缺口 吉林延吉龙山恐龙化石群进行系统发掘
巧克力与心率失常风险降低有关 海洋铁倾倒实验引争议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