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晨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7/5/9 18:37:57
选择字号:
京津冀先行,用好放错地方的资源

 

“希望走在路上,不再担心别人戳脊梁骨说我们造成很大的污染。”4月28日,北京德清源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旭明代表企业与国家农业废弃物循环利用创新联盟签订了科技战略合作协议,同期签约的还有其他9家企业。

众所周知,畜禽养殖废弃物处理一直是困扰企业和产业发展的难点问题。从2006年开始,德青源公司就开始尝试用沼气发电等技术处理畜禽粪便,但效果一直不太理想,他们期盼着有人能帮帮忙。因此,签下这个协议让刘旭明觉得这是“产业未来的希望”。

不仅来自企业的需求旺盛,国家对畜禽养殖废弃物处理和资源化也异常重视。

2016年12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上强调,加快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处理和资源化,关系6亿多农村居民生产生活环境,关系农村能源革命,关系能不能不断改善土壤地力、治理好农业面源污染,是一件利国利民利长远的大好事。并提出力争在“十三五”时期,基本解决大规模畜禽养殖场粪污处理和资源化问题。

由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牵头组建的国家农业废弃物循环利用创新联盟(以下简称联盟),在这时候启动京津冀地区畜禽养殖废弃物利用科技联合行动,可以说是顺势而生。

现代农业可持续发展的“京安模式”

每年消纳粪污85万吨,涉及802个养殖场(户)81.3万头生猪,实现了河北省安平县域内粪污全部资源化利用;每年消化秸秆42.7万吨,秸秆收购半径达50公里,不仅吸纳了安平县全部42万亩秸秆,还收购深州、安国、深泽等周边7县10万亩农作物秸秆;年产沼气、电、生物天然气是企业内部能源需求量的32.42倍,不但完全解决了自身能源需求,还为社会提供了绿色能源;年产固态有机肥2万吨、液态有机肥20万吨,替代了全县7.5万吨化肥使用量。

听着河北京安生物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安股份)董事长、总经理魏永的介绍,与会者们产生了极大的兴趣。魏永说,京安股份真正实现了县域农业废弃物一律不剩、外部能源一律不用、化肥使用量一律不增。

河北省农业厅厅长魏百刚也为他们点赞说,京安股份成为了全省整建制解决县域农业废弃物治理的典型企业之一。

京安股份位于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成立于1994年,已从一个单纯养殖场发展为以养殖业为主、多业融合的集团企业,年产值达30亿元。

魏永介绍,京安股份把解决秸秆焚烧和畜禽养殖废弃物处理作为企业可持续发展的重大课题,建设了污水处理厂、沼气发电厂、生物质热电厂、有机肥厂,初步形成了三种可复制可推广的技术路线。

例如,京安的沼气发电厂采取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低浓度有机废水高效厌氧发酵制取沼气专利技术,解决了沼气生产波动大的难题,实现了全天候持续稳定产气,成为北方第一家利用畜禽粪污并网发电的沼气发电企业。启动了生物天然气提纯项目,实现了沼气入户、车用加气、沼渣沼液生产有机肥等多元化利用。

其次,生物质热电厂引进世界先进的丹麦热电联产技术,通过燃烧农作物秸秆等生物质,解决居民冬季取暖集中供热需求。探索建立50家秸秆供应合作社和50家秸秆收购点,带动5000户农民参与秸秆收集、加工、储存、运输、销售网络,全县秸秆综合利用率达到98%以上。

而污水处理厂采用政府购买服务、第三方运营的PPP模式,利用微生物回流技术,日处理污水5万吨,达到国家一级A类处理标准,应用于园林灌溉、滨河公园水源补充和工业用水。

“三项技术路线实现年产值5.47亿元,利税约0.82亿元。”魏永说。

为什么是京津冀?

“推动解决京津冀地区畜禽废弃物处理和资源化利用的现实问题,既是落实京津冀现代农业协同发展规划的一个具体行动,也是推动京津冀地区农业绿色发展的一个突破口,更是解决京津冀地区打好农业面源污染攻坚战‘灯下黑’问题的一个重大举措。”农业部科技教育司司长廖西元在参观了京安股份后指出。

据测算,京津冀地区的畜禽存栏总量约占全国6.9%,规模化养殖率明显高于全国,由此造成的单位耕地氮、磷负荷约是全国的2.5~4.6倍,化学需氧量、氨氮排放量约占本地区排放总量的一半以上,是该地区农业面源污染的重要来源之一。

魏百刚就感觉到了河北省畜禽粪便处理的巨大压力。他介绍,河北是畜牧业大省,是全国重要的畜产品供应基地。全省畜牧业产值1940亿元,居全国第四位,占全省农业总产值31.9%。畜牧业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产生了大量的养殖废弃物,全省畜禽养殖粪尿年产生量约为1.08亿吨,化学需氧量和氨氮排放量分别占全省总排放量的69.5%和34.3%,环境治理压力越来越大。

农业部畜牧业司副司长王俊勋认为,因其特殊的区位特点,京津冀地区畜禽生产保供给和保生态的任务都更为艰巨,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必须走在前,作表率。

为此,河北省在全省8个畜禽养殖大县启动粪污资源化利用试点,推动了区域化综合治理和资源循环利用,并总结推广了京安股份的资源化综合利用模式,以及其他县域主导的园区内种养循环的发展模式、第三方治理模式、区域化PPP治理模式等六种治理模式。

“1+3+9模式”联合行动

既然京津冀地区具有表率作用,这次启动的京津冀地区畜禽养殖废弃物利用科技联合行动就具有典型意义。

中国农科院副院长、党组成员李金祥介绍了联合行动的“1+3+9模式”。1指在一个联盟的框架下;3指组织京津冀3个地区的农业畜牧业科研机构,开展3种规模的废弃物处理模式的集成;9指在9家养殖企业进行试点示范。

其中,家庭农场废弃物处理利用模式将选择河北省和天津市的家庭农场,开展污水源头减量技术、粪水分离技术、粪便污水发酵槽分解技术为核心的“三改两分再利用”模式示范与推广,实现粪便资源化利用和污水零排放。

典型养殖场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模式将选择北京市和河北省的典型规模猪场和牛场,开展节水养殖工艺与设备、粪便污水发酵、沼液养分自动配比、粪便发酵垫料回用技术等为核心的“果(菜)-沼-畜”模式的示范,实现废弃物的资源化循环利用。

整县制推进养殖废弃物综合利用模式和机制将选择河北安平等地,开展粪便收集—贮存—运输—资源化利用于一体的“第三方治理”型PPP模式运行机制。

廖西元特别强调,此次联合行动要充分调动参与各方的积极性。这包括集成示范所在地政府及推广部门的积极性;科技联合行动成员单位的积极性,要兼顾好参与各方的发展诉求和利益诉求;调动好参与行动专家和企业家的积极性,明确创新成果价值分配的方式方法,既要确保参与主要技术研发的专家的知识产权和成果收益,又要确保技术使用者和出资者的利益回报。

依靠科技以点带面

过去一家一户自给自足,种养一体,粪便肥田。如今,种养主体分离,规模养殖场大部分都不配套种植业,畜禽粪便还田利用缺少渠道。

据测算,我国约一半规模的养殖场缺乏粪便处理设施。据行业统计,2014年规模畜禽养殖化学需氧量和氨氮排放量分别为1049万吨和58万吨,占当年全国总排放量的45%和25%,占农业源排污总量的95%和76%。

面对严峻的治理压力,有些地方出现了对养殖污染“一关了之”的治理倾向。中国农业科学院党组书记陈萌山指出,例如生猪产业去年效益好但产能降,主要是因为各地加大养殖污染治理力度,划定禁养区、关停中小养殖场。

陈萌山认为,能否实现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处理事关畜禽产品能否持续有效供给,事关畜牧业能否实现绿色、健康和可持续发展。

“畜禽废弃物不是污染物,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陈萌山说,要想方设法用好这些资源,出路就在科技创新。要通过实施京津冀畜禽养殖废弃物处理科技联合行动,以点带面,加快推进我国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处理进程。

此外,还要加强顶层设计,加大政策支持力度。王俊勋透露,中央财政拟在生猪、奶牛、肉牛主产省(区)选择部分畜牧大县,支持其粪污处理基础设施改造升级。研究统筹安排大型沼气工程、有机肥替代化肥、种养结合一体化等项目资金,整县推进畜牧大县粪污治理。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转基因香蕉可对抗致命真菌 特朗普提议削减农业经费用于救灾
欧洲药监局将迁往阿姆斯特丹 美将继续支持阿雷西博天文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