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詹媛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17/5/3 11:05:21
选择字号:
国际期刊撤稿事件反思:科研诚信是不容触碰的“高压线”

 

近日,曾隶属世界著名学术出版集团施普林格的《肿瘤生物学》期刊撤销了107篇中国作者的论文。尽管目前论文作者、第三方机构和期刊方各自所应该承担的责任尚未具体厘清,但每一起科研不诚信事件都具有强大的“杀伤力”,不仅会使科学家本人的诚信遭到质疑,更会影响到公众对科学界的信任。为何科学界的不端行为更让人难以容忍?它带来的伤害究竟是什么?对这种不良行为,科学家群体是否有所行动呢?

科研不诚信具强大“杀伤力”

为什么科学家不诚信,会让人更加难以接受?“科研事业以信誉为基础,科学家相信其他科学家的研究结果是可靠的。”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研究员何传启说:“社会相信科学家的研究结果是真实的。这样一种信任关系是科学大厦的基石。”

也因如此,学术不端行为最大的“杀伤力”就在于对信任基石的破坏。“学术不端行为是对一个国家科研声誉的损害,会导致国际上对其科研成果产生不信任的危机。”清华大学教授雒建斌院士说。

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宜瑜也表示:“如果在科研活动和科学发展的过程中出现了背离诚信和思想的行为,其危害的不仅仅是科学家的个人诚信,更将会动摇社会对科学家群体的信任基础,甚而引起社会对科学本身的信任危机。”

不仅如此,如果在学术论文中有伪造、捏造数据,篡改实验结果等极为恶劣的行为,还会导致其他科研人员以这些错误的论文为基础开展研究时,产生科研经费和时间、精力的浪费。“如果这篇论文的影响力足够大的话,甚至可能妨碍相关科学研究向正确的方向前进。”雒建斌表示。

对学术不端行为“零容忍”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主任杨卫院士2016年曾在《自然》杂志撰文阐述了中国科研发展的全貌。当时,他对于2015年所发生的百余篇国际期刊论文撤稿事件直言不讳,并分析称加剧中国科研不端行为发生的因素可能有“研究队伍快速扩充而带来的竞争压力,科研评价标准的失当。以评价标准的影响为例:科研人员在国际期刊发表论文的需求,促使有人寻求语言写作服务或论文代写;量化评估还催生了对研究成果化整为零(称为萨拉米细分)的发表策略。其他因素还有动物权利等科研伦理要求的逐步严格,以及对诸如基因伦理和大数据伦理等伦理规范研究的不充分,等等。”

实际上,我国的科学共同体对学术不端行为的警惕从未放松,近十年间,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教育部和基金委在科学界展开了一系列反对学术不端的活动,而且成效正在凸显。根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统计数据显示,对学术不端的指控率已经从1999年的3.19‰下降至2015年的0.98‰。

据杨卫介绍,大多数研究机构如今都有了相应的程序,用以处理疑似的或经证实的违反学术道德的行为,例如浙江大学开始推行学术不端的“零容忍”政策。而项目申报和学位论文答辩等环节的文本相似度检查中发现的检出率也在减少。

科学家共同体需更加负责任

针对最新发生的这一次撤稿事件,施普林格出版集团一再表示这只是2015年撤稿事件的后续处理措施,撤稿的原因在于“伪造同行评议”,而这个环节是评价学术期刊质量的关键一环,仅就论文而言,“伪造”即相当于“未被评议”,因此撤稿原因主要在于“无法判定论文的质量是否足够刊发”。

伪造同行评议显然属于学术不端行为。只是目前为止,涉及此事的500多名作者在其中充当的角色目前仍不明确,既可能存在与第三方中介勾结的情况,也可能有些对后续造假过程不知情,还有一些作者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署名。这些论文是否存在伪造数据、篡改实验过程等更恶劣的学术造假行为,则有待相关机构更进一步的调查取证。

“这必须引起人们对学术不端行为的重视和研究。”雒建斌表示,2015年的事件发生后,各单位都对相关人员进行了处理,但都是“悄悄的”。这一次,他呼吁:“应该加大调查力度,并公开处理结果,让大家明白科研行为马虎不得,科研诚信的‘高压线’不容触碰。”

(本报记者 詹媛)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7/5/3 17:28:44 kaien
关键是CSN 和影响因子之类数字与创新性之间因果关系没搞清。CSN 和影响因子与创新性之间存在的是偶然关系,而不是必然关系。只有在真正以追求科学真理为导向的科研环境下,科学家的CSN 和影响因子与创新性之间存在一定的关系。如果在以追求金钱名利为导向的浮躁科研环境下,CSN 和影响因子与创新性之间就没有任何关系。

中国科研一般是“发完了也就完了”.再评评等级排排身份,发完后人们只记得住你在几区,几级,影响因子多少,尤其是由此你得到了什么院士、杰青、长江、百人、千人、万人、胯世纪之类及白花花银子。至于文章内容甚至题目都没人想知道。
政府最应该做的是还知识分子学者专家一个安静环境。中国各种激励的计划实在太多了,这些计划越多,照中国现行的官长意志外行决定内行的科研量化评价体系,只能激起科研教育界更加浮躁和对名利追逐。中国现在最不需要的是外界名利激励,而恰恰最需要是安静和思考,真理真知重大发明的发现首先最需要的是一颗平静平淡的心。能保持一颗平静平淡的心对我们来说比什么礼物都珍贵。
2017/5/3 17:26:37 kaien
分析一下屠呦呦在中国遭遇的例子就知道了。

在行政化主导的评价体系及相应无限加码的名利、学术造假成本几乎为零的诱惑下,在中国,其实就是理科的SCI (包括CNS等所谓顶级期刊的)论文,基本都是短平快的跟风研究,乃至干脆造假(包括不易发现的、隐形人为造假)论文。这些论文(1)浪费了纳税人血汗钱;(2)形成了一帮固有利益阶层,牢牢掌控了学术的绝对话语权和资源,进一步加倍浪费纳税人钱;(3)更可怕的是他们的存在,会进一步打压中国仅存的少量、真正从事科研人员;(4)还会给下一代树立坏的标杆;(5)就这样败坏了中国学术生态乃至教育体系;(6)这些垃圾论文已成为科学文献和信息中的雾霾,加大了后面人探索真理的各种成本。

科研纯粹是个靠兴趣驱动,靠良心、靠职业操守自律的不为名利的人类最高级活动。科研要造假,是很难发现的,即使发表在CNS上,也同样可以造假,只是在这些漂亮杂志上造起假来,手段更漂亮些,高级些,更难发现,危害更大。政府硬性要把科研活动变成名利驱动的活动。所以,不造假都难.
2017/5/3 17:25:04 kaien
知道为什么SCI和IF在国内到处被屡屡批评质疑却仍然作为最重要权重来引进帽子人才吗?因为,国内学术界的话语权已经被老一辈的**长、*士、*江、*青之类帽子们完全霸占了,这些人中的大部分人靠着以往的关系和宽松渠道取得这些帽子,这部分人中的大部分人没有真才实学,靠的是“跑”业务。现在归国人才多了,这些人自己没有真材实料,只能想方设法去压榨或与海龟们利益共享。SCI有个好处就是一篇SCI可以受益第一作者、1-2个通讯作者,也就是说海龟们的SCI可以给“老帽子”们分杯羹。如果是搞应用的海龟回来了,会搞钱搞项目,那还会听“老帽子”们的话吗?更不用谈控制和利益共享了!所以,这一切都是“老帽子”们为了控制既得利益的手段!并有与“新帽子”们结盟共同控制圈子的趋势。
2017/5/3 13:26:29 raily
当下,要改革科技领域的官本位和既得利益者群体维护旧有体制和机制的问题,戳穿他们的“皇帝新衣”,关键是我们要弄清楚两个问题:(1)、对一个科研人员来讲,什么是科研成果?(2)、收获名誉及利益和收获成果是否分离还是一致?显然,如果科技评价是数项目、数论文,而不管论文的实质,造假的激励和激励造假的积极性就越高。我们几乎近20年陷入SCI 的泥潭,其负面激励效应一方面模糊着科研的公正透明,一方面也在磨灭着改革和创新潜能,消弭着国家纳税人的科技投入成本,谁来问责?这是科技领域反腐败的关键举措。显然,如果我们把跟踪、跟风、“习题”和任务式的论文和具有真正原始创新或解决理论和实际问题的论文区隔开来,就很容易发现什么是垃圾论文,20年来,我们的官本位体制创造巨量的垃圾论文,但并没看到有原始创新的成果。这些垃圾论文催生了大量官员、科技官员和投机取巧者收获不当的名誉、权力和利益。而真正收获成果科学家和科技人员被边缘化和逆淘汰。当前,国家应像对农业补贴一样,一视同仁地鼓励具有创新成果的各类国有和民营科技主体,科技体制改革的关键在于用市场机制淘汰不合格科研主体,而不论体制内外。
2017/5/3 11:47:42 hmaoi
真能做到零容忍吗?学术打假还是看人办事吧!?"如果是“牛人”则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即使他们触碰了“高压线”,也是采取宽容的态度,不作为,放马归山。我们国家学术不诚信问题,令世人瞩目,再不严加处理和防范,建设科技强国只是一句空话!
目前已有5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稻米蛋白品质形成分子机制获揭示 鸽子羽毛让机器人像鸟一样飞翔
薇甘菊:“疯狂”的植物杀手 科学家研制出“活砖头”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