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晨绯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7/4/13 21:04:27
选择字号:
热带兰的美丽与哀愁

 

兰花是一种珍贵、神奇的草本植物,它生长在深山野林,“长绿斗严寒,含笑度盛夏”,它代表一种精神、一种艺术、一种情怀与境界。中国的兰文化有着2000多年的历史,已然成为一种艺术。

4月12日,恰逢傣历新年泼水节,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以下简称版纳植物园)兰展“自然之兰——大自然的馈赠”,展出了近200种、上万株热带兰花,从美学和科学角度,展示热带兰花的卓绝风姿、精巧的生殖策略,给人们带来一场与传统兰展截然不同的知识和文化的盛宴。

古花发新芽品高众人夸

传统文化中,兰花指的是花朵小而带有清香甚至异香的品种——国兰。国兰是兰属植物中的地生种类,兰属是兰科中的一个小成员,约有40多种,我国产20余种。人们对国兰的喜爱可以追溯到孔子时代,兰的形象一直都是高洁清雅,枝叶典雅,花朵幽香清新。

在植物学家眼里,兰花没有国界,广义的兰花是兰科植物的总称。全世界兰科植物约有800余属、2万余种。1824年,英国著名的园艺家威廉·卡特丽栽培的来自巴西的热带兰向世人展示:兰如美人,不仅清冷高雅、含蓄温婉,也能娇嫩艳丽、热烈奔放。

每年4月是热带兰花盛开之际。傣族人说,泼水节就是黄花石斛开放的时节。一串串澄黄的鼓槌石斛花悬挂在树上,版纳植物园就变成了一座空中花园。

在兰花主展区里,园艺工人们将原本郁郁葱葱的荫生植物园变成兰花的海洋,这里陈列了版纳植物园多年积累和收藏的兰花品种:小巧玲珑的球花石斛、雍容典雅的同色兜兰、细致耐看的粗茎毛兰、珍稀雅致的白旗兜兰、形似舞女的文心兰……

本次展览中,更是好花繁多,新品层出不穷。

有多美丽就有多脆弱

然而,娇美的兰花也有着脆弱的一面。

兰花种类繁多,尤以生长于热带的兰花为盛。在西双版纳茂密的热带雨林中、沟谷深处、密林腹地,乱石上、枯叶下,兰科植物之丰富多样在全国首屈一指。然而,生境破坏和植株盗挖,严重威胁西双版纳热带兰花的生存。“近年来该地区大规模地种植橡胶、茶叶等经济作物,使原始林面积不断缩小。若不加紧该地区野生兰科植物的调查,或许很多未知种类在我们发现之前就已经消失。”兰花研究人员刘强说。

刘强曾参与过白旗兜兰的抢救保护。2003年,野生白旗兜兰被首次发现有野外分布,且是唯一已知分布点。在一条小河沟边一段100米左右的陡峭河岸上,十余株白旗兜兰美丽、孤独、脆弱。而小河沟周围都成为了咖啡种植园,白旗兜兰开花时极易被发现而遭到采挖,这一珍稀的种群随时面临完全从野外消失的危险。进行野外回归是拯救白旗兜兰的唯一途径。科学家们对白旗兜兰野外种群开展了两年的种群动态监测,并通过人工授粉获得种子,再通过种子无菌萌发成功繁育出第一批幼苗。2015年,首批白旗兜兰幼苗回归野外。

西双版纳有434种兰花,占全国兰花种类的三分之一。2015年,由版纳植物园发起、中国植物园联盟推广实施的“零灭绝”计划对西双版纳兰科植物进行了系统评估,发现有3种已野外灭绝,15种极危,82种濒危,124种易危,16种数据缺失。

这道算术题令人心痛,50%的野生兰花受到威胁。与此同时,西双版纳所有物种中有11%受到威胁,其中兰花占了受威胁数量的一半。

“兰花的生境让人堪忧,如果我们把兰花的保护工作做好了,就意味着能挽救半数受威胁的物种。”版纳植物园主任陈进忧心忡忡。

西双版纳的兰花,不断有新物种被发现,同时也有物种悄然消失。由于森林的快速丧失、人为采挖、气候变化和繁殖障碍等原因,西双版纳的兰花受威胁相当严重,如针叶石斛就在版纳野外灭绝了。

科学人文辉映话保护

野生兰花保护是版纳植物园保护文化的重要一页。自1959年建园以来,该园一直开展兰科植物的科学研究、引种收集和迁地保护,从未间断过对兰科植物的野外考察和引种。

30多年前,北京植物所研究员吉占和走遍西双版纳山山水水,成为第一个把西双版纳兰花摸清楚的人。2011~2013年期间,版纳植物园再次系统地开展了兰科植物多样性专项考察,共记录到兰科植物76属的253种,其中36属的65种为西双版纳的新记录。

目前,版纳植物园兰圃大约收集保存了400种左右的兰花,版纳植物园兰花研究团队大约收集种子133种,大部分属受威胁物种。想要拯救危机中的兰花,需要科学手段,通常采取的是迁地保护和就地保护,将兰花回归到野外去。

除却手段之外,在文化层面提高公众保护意识也尤为重要。“达尔文的兰花科学展”通过奇妙科普知识展示,提高公众的环境意识,最终促进人们自发保护野生兰花。

同时,本次展览另设有“笔墨兰韵”兰画展,这个展览有一部分内容原本由来自英国的姑娘Sophie Williams发起,由于对兰花的热爱,她在西双版纳从事环境教育和兰花保护工作,曾促成了中英兰花画展。不幸的是,Sophie在画展前患上了乙脑炎,最终瘫痪在床。该展览也是向Sophie致敬。

在展示兰花倩影和园艺匠心之外,版纳植物园还组织周边傣族村寨村民参观,让村民了解兰花的文化价值、观赏价值和药用价值,了解兰花目前在野外面临的威胁,以及植物园的兰花保护行动计划,探索解决人与自然矛盾的根本办法。

曼仑寨子的傣族妇女依应欢喜地领到她喜欢的兜唇石斛和报春石斛,她还将参加为期两天的养兰培训。版纳植物园邀请了周边村寨的70户家庭参与兰花领养。到2020年,这些被认领的兰花将重新回到植物园参加“傣乡斗兰赛”。

“我们一直希望做有内涵的环境教育,让参与的人们发自内心的喜爱。当你亲手让一朵兰花回归到栖息地,心中期盼它开放美丽花朵时,就在活动中潜移默化地学习了环境保护知识,这个过程对人的教育意义非常大。”版纳植物园环境教育培训部王西敏感叹。

西双版纳用多情的手把兰花裁剪得惟妙惟肖、芳容尽显。“我们要逐步引导让村民形成爱兰、养兰、护兰的实际保护行动,增加村民收入来源,打造‘傣兰之香’美丽乡村。”陈进欣喜地看到各村踊跃参加,“我相信老百姓养兰会蔚然成风的,但这才仅仅是开头”。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生活在嘈杂道路附近更难怀孕 人工智能可预测美国会行为
美法庭要求被诉者赔偿爱思唯尔上千万美元 研究利用干细胞培育出结肠“类器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