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晋楠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7/2/27 20:21:07
选择字号:
大科学的“潮词”问题
科学家担心路线图、框架等时髦词混淆视听

 

图片来源:Chris Ryan/Nature

2016年1月12日,距离人类首次登月近半个世纪之后,一名总统和一名亿万富翁各宣布了一项新“登月计划”。在华盛顿特区,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描述了建立由政府带领的“癌症登月”计划以加速肿瘤研究。而在该国另一场新闻发布会上,亿万富翁企业家黄馨祥(又名陈颂雄)宣布了由产业界和学术界合作开展的“癌症登月2020”。

如果这些名字听起来有些熟悉,那是因为德克萨斯州立大学的安德逊癌症中心已经在2012年9月启动了该机构的“登月计划”。

结果表明,比喻性的“登月计划”在科学计划圈子里是一件非常流行的事。“我已经在华盛顿待了很长时间,我觉得似乎每次我一转身,就会有人说我们需要一个新的登月计划。”马里兰州贝斯达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科学、外联和政策副主任Kathy Hudson说。

“登月计划”“路线图”“倡议”和其他科学计划潮词都有其自身的含义,然而即便是选择这些词汇的一些人要精确定义它们也有困难。这些词之间似乎可以互相替换,但仔细分析会揭示其意图和目标的细微层级差异。

拥有这些时髦名字的战略性计划往往挂着及高昂的价格标签,且是鼓励合作性的任务。然而,这些项目的价值却一直处于讨论之中。为了了解这些科学计划工作的生态,近日《自然》撰文分析了其中一些潮词。

登月

登月,意思是向月球发射探测器。

这是牛津英语词典中最基础的字面定义,“登月”常常与美国宇航局(NASA)的阿波罗计划联系在一起,该计划于1969年首次将人了送上月球。然而,也有证据显示它被比喻性地代指“高大上”然而又不可能实验的目标,1981年,明尼苏达州一家报纸专栏提到将房屋需求控制在“登月”范围以内。还有一些人将登月概念追溯到儒勒·凡尔纳1865年的科幻小说《从地球到月球》。

然而,很明显的是“登月”已经成为美国科学中最鼓舞人心的事情。今天,科学家用这个词汇描述雄心勃勃的工程计划。“人类基因组计划就像NASA的登月计划,因为它有一个非常具体的目标——测量基因组,而且当计划启动之时,开展它的技术并不存在。”帕萨迪纳加州理工学院生物学家Barbara Wold说,他是该项目的顾问之一。

研究第一批核武器的曼哈顿计划也被用于和NASA的登月计划相比。但Wold表示,这种描述并不适用于“将现有技术应用于分散或不受限制的目标的大规模项目”。

挪威奥斯陆大学癌症和科学传播研究学者Jarle Breivik也表示,将这个词用于描述“癌症登月”计划可能会带来误解,并可能误导公众。“我对这种观点存在担忧,那就是如果我们将足够的资金投入癌症研究和化疗,那么我们将会清除这个问题。”

公众很可能会认为,“癌症登月”计划中的“月”是一种治愈疗法。在其去年月份的讲话中,奥巴马曾说:“让我们使美国成为彻底治愈癌症的国家。”实际上,政府的目标是将10年的进展压缩在5年内完成,而不是治愈这种疾病。“回头想想,‘登月’可能并非最好的名字。” Jaffe坦言,一个或许不那么性感诱人但却更恰当的名字是“癌症路线图”。

路线图

路线图,基本含义是展示一个国家或区域线路的一张地图。

欧洲人喜欢“路线图”。比如,有2008年出版的《欧洲天体物理学路线图》,此后修改了3次;有《欧洲天体生物路线图》、欧洲血液学会的《欧洲血液研究路线图》(由300多人历时两年多编纂的一系列文件,分为9个部分囊括60种疾病群)。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自2015年以来,已经针对各种政府计划出版了384份路线图。

路线图是提出短期或长期里程碑的战略计划或日程。路线图一词经过美国能源部和NASA广泛使用之后,从21世纪初开始在欧洲成为时髦的词汇,匈牙利布达佩斯特欧洲创新与技术研究所的Stefano Fontana说。

路线图特别适合欧洲,因为它可以在欧盟28个成员国之间组织合作,避免重复。它们代表着“我们如何处理复杂性”,Fontana说。在其分析中,他揭示了成功战略计划的4个方面:它们是长期的,包括资助方面,建立了质量评估机制,包括竞赛,如任何人都能参与的一个市场。

Fontana总结说,可以有意义地推行的规模最小的路线图是国家资助机构开展的,比如NASA或美国能源部。然而,在更普遍的情况下,路线图通常是在国家层面设立的。在更大的层面,路线图可能跨越若干国家,这正是欧洲的情况。它们中很多被编写成一份文件,为一项倡议提供实用性指导。

倡议

倡议,意思是开始、启动或产生;是一些过程或事业的第一步。

倡议现在在美国是一个时髦名字,目前有两个大型计划的名字中含有这一潮词:奥巴马2013年的大脑倡议,和2015年的精准医学倡议(PMI)。

大脑倡议是一项提议45亿美元为期12年的涉及几乎所有政府研究机构的计划,目前在神经科学研究领域已拨款1.5亿美元。PMI启动时投入了2.15亿美元,其中有1.3亿美元计划用于核心项目,即在相当长的时期内登记和收集100万名美国人的健康数据。

但收集数据和资料并不足以让一项科学倡议成功,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政策分析专家Daniel Sarewitz说。去年,在为《新大西洋》杂志撰写的一篇文章中,Sarewitz批评大脑倡议和PMI是“数据收纳”的一部分,即设法用大规模数据集处理复杂问题的大数据项目,建立无限多的可能假设,并在该系统中进行验证。为此,那些数据集会形成看上去有意义,但实际在医学上并没有真正用途的结果,Sarewitz说。在类似大脑一样复杂的系统中,“科学可能会看上去像是在做出巨大进展,但实际上它只是在增添噪音。”

今天,当人们在考虑大项目时,这些顾虑依然存在。“在提及如此大规模的资源的时候,要有真正的责任感。”田纳西州橡树岭国家实验室主任Thom Mason说,“你需要向社会回报足以称得上那些投入的利益。”

框架

框架,一个基础的或优先的结构;一个暂时设计,一个大纲;一个概念性的计划或系统。

框架为一个领域或区域提供一项计划。它们还可以帮助一家组织或一个国家为未来做计划,它们是向公众协调和沟通政策和科学思想的一种方式,阿德莱德健康技术评估(澳大利亚卫生部评估健康干预的一个研究机构)管理主任Tracy Merlin说。

澳大利亚对框架极具热情。2009年,该国政府宣布了《气候变化科学国家框架》,以分辨“未来10年国家气候变化科学优先项目”。该国支持4年间使该计划资金增加3120万澳元(约2350万美元)的提议。此外,该国还有针对安全和保健质量、慢性病、精神健康服务、美容医学过程、产后抑郁以及更多领域的政府框架。

“如果针对一系列活动有一个名字,那么针对这些事情将会变得更加容易,所以将它称之为‘框架’,使它得到突显。”Merlin说,2013年她曾共同撰写评估个性化医学的国家框架。

如果得到正确使用,框架或大纲不仅会有助于政策制定者和公众,它还会有助于科学家了解和解释他们的研究如何适应于更大的背景,Mason说。“我们会认为,‘如果我能解决这个让我今晚熬夜的问题,它在更大的背景下也有贡献,比如为那些需要它的人形成疾病治愈方法、消除贫困或是产生能源等’。”

无论是“框架”“登月计划”,还是其他高端的设计,这种大背景思维模式有助于聚焦注意力。Mason说,通常好想法比资金更充沛,所以作为一个群体一起工作决定优先选择对于一个领域的成功将会非常关键。“科学在一部分上通过意外发现的好运向前发展,但它也会通过尝试开展大项目、解决棘手问题的技术实力向前推进。”他说,“如果没有你尝试去解决这些大问题,推动可能发生的前沿,你将会失去许许多多的科学机遇。”(晋楠编译)

更多阅读

《自然》相关报道(英文)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7/2/27 22:41:09 crossludo
陕西省各地重点项目竞相开工 投资规模超过5400亿
http://sn.ifeng.com/a/20170227/5417803_0.shtml
目前已有1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猴子挥石头 贝壳快绝迹 吸烟能改变肺细胞引发癌症
研究揭示热量限制减缓生物钟运转速度 “牙疼”?别怪基因了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