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唐一尘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7/12/18 21:09:38
选择字号:
40年后埃博拉幸存者仍有抗体

实验室技术员、埃博拉幸存者Sukato Mandzomba(前)与Peter Piot(后)进行合作。图片来源:Heidi Larson

40 年后,有记录以来第一起埃博拉疫情的幸存者,仍然对这种病毒具有免疫力。该新研究强化了一种普遍存在的观点,即埃博拉幸存者会对该病毒终身免疫。该研究还有助于指导新药开发,并明确了埃博拉病毒感染的长期健康后果。

1976年,埃博拉袭击了位于刚果民主共和国东北角的一个小村庄——扬布库。在318个病例中,有280人死亡。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流行病学家Anne Rimoin和一些研究人员在2014年访问了扬布库,以便了解1976年疫情的一些情况,其中包括埃博拉病毒的共同发现者、流行病学家Peter Piot。

但该专家组并没有计划做研究,而是正在制作一部关于传染病的纪录片,但研究了新兴传染病15年的Rimoin,忽然对调查研究1976年疫情的幸存者产生了兴趣。

Rimoin说:“没有人认为可能找到他们。”但他看到了一个更好地了解埃博拉病毒免疫持续时间的机会。虽然也有研究检测了埃博拉幸存者的免疫反应,但他们的感染时间只有11年。

在最初的疫情调查人员和实验室技术员、感染幸存者Sukato Mandzomba的帮助下,Rimoin团队找到了一些幸存者,他们的年龄在55岁到86岁之间,并愿意提供血液样本。研究人员近日将样本分析结果在线发表于《传染病杂志》。(论文链接)

“这篇论文令我非常兴奋,它讲述了人们如何通力合作,完成这些长期数据。”论文合著者、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院长Piot说。

获得血样很困难。Rimoin团队乘坐一架包机到达本巴——距离首都金沙萨1000公里,然后在土路上行驶100公里,到扬布库的森林地带。他们和电工、零下80度的冷冻机、冷冻离心机、液态氮和长寿命电池一起颠簸赶路。然后他们将血样运回金沙萨,其中一些被送往美国的合作者那里进行各种免疫测试。

研究小组报告说,所有的幸存者都对3种不同的埃博拉蛋白有免疫反应,有些甚至非常强烈。实验室实验显示,4人体内的抗体不仅能与蛋白质结合,甚至还能“中和”病毒。

“这是令人震惊的。”进行了相关测试工作的美国马里兰州MRIGlobal免疫学家Gene Olinger说,“我原以为会看到免疫响应,但没想到会有中和抗体或其他强烈反应。”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布隆博格公共卫生学院病毒学家Diane Griffin指出,目前还没有记录在案的埃博拉幸存者第二次感染的病例。Griffin专门研究埃博拉病毒等RNA病毒,并指出这些病毒通常会有终身免疫。“我不觉得这些结果令人惊讶。”Griffin说。但她还提到,长期免疫的建立和维持机制还存在诸多疑问,这是“值得研究的”并和疫苗开发相关。

Olinger曾在猴子身上研究过埃博拉病毒,他反驳说自己不认为终身免疫保护是一定的。根据其经验,一些动物在被故意感染埃博拉病毒后患病,然后恢复,后来又被病毒感染并死亡。尽管如此,他还是渴望进行更多研究,用幸存者的血液帮助梳理出特定的免疫反应,这可能是疫苗开发的关键。“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他说。

此外,Olinger说,这项新研究最重要的方面之一,是对长期埃博拉幸存者的识别将给西非约1.7万人带来希望,他们在2013年至2016年间感染了该病毒,并没有死亡。但曾于埃博拉疫情期间工作在西非的Olinger说,幸存者认为他们的生命会被这种疾病缩短。

Rimoin和合作者目前正在进一步研究1976年埃博拉疫情中的14名幸存者,以评估埃博拉病毒感染是否对他们产生了长期的健康影响。该小组还开始收集1995年在该国基奎特暴发的另一场疫情中的40名幸存者的血液样本。

实际上,去年,马里兰州贝塞斯达市美国国家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病毒免疫学家Nancy Sullivan和同事,也曾在基奎特埃博拉疫情幸存者身上发现对抗埃博拉病毒十分有效的保护蛋白,或者说抗体。其中一种抗体被称为mAb114,它能够救活被埃博拉病毒感染的猴子。

但留给研究的时间已经不多了。Rimoin提到,刚果民主共和国人是世界上寿命最短的人群之一,男性为58岁,女性为62岁。“我们有很多东西要从他们身上学习。”他说。(唐一尘编译)

更多阅读

《科学》相关报道(英文)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提出高效驱动微型引擎概念 围攻之下的动物实验
美立法者要求基金会披露更多捐赠者信息 “人造肉”5年内或进入市场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