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赵永新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17/11/6 13:36:13
选择字号:
“80后”数学家许晨阳:我最爱的还是数学

 

“我最爱的还是数学。”北京大学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教授许晨阳说。

“这话太太听了会不高兴吧?”有记者打趣道。

“她可能也同意。”许晨阳如此回应。

这是日前许晨阳接受记者们采访时的一个插曲。

不久前,凭借“在双有理代数几何学上做出的极其深刻的贡献”,许晨阳荣获2017未来科学大奖“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奖”。在此次获奖的三位科学家中,他比施一公、潘建伟小很多,是唯一的“80后”。

与一般人印象中的数学家大不相同,虎头虎脑、浓眉大眼的许晨阳既不呆板也不怪异,坦诚平实、友善自信的话语中散发着“80后”数学家特有的魅力。

“只要你克服了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很多事情往往就没有那么困难、那么可怕”

许晨阳1981年出生于重庆,1999年,凭借在全国数学竞赛中的优异表现,他被保送北大数学系。硕士毕业后,许晨阳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之后到麻省理工学院做博士后,主要从事代数几何方向的研究。

这看似平坦闪亮的履历背后,其实有着许多内心的犹豫与挣扎。特别是在普林斯顿读博士期间,许晨阳的研究进展很不顺利。失望之余,许晨阳时常怀疑自己能否在数学圈“混”下去。当时学数学的很受金融业青睐,他甚至想过转行。

最终,许晨阳还是选择了坚持。做博士后研究后,他的研究之路变得顺畅起来,不时有一些突破——许晨阳进入到理想的学术状态。

日本数学家森重文曾说:“我想每位数学家都会有明日做不出新东西的恐惧。”

“我当然也有这样的恐惧。”许晨阳坦陈,“我觉得每个数学家,乃至每个从事创造性劳动的人都会有这种恐惧。”

“人要克服对未知的恐惧。”回顾自己的成长历程,许晨阳领悟到,“只要你克服了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很多事情往往就没有那么困难、那么可怕。”

“在我看来,科学家最重要的素质有两个:专注和坚持”

“中国还只是数学大国,世界一流数学家因为语言问题往往难以来中国长期工作,中国数学的崛起目前只能靠中国人自己。”怀着这样的梦想,许晨阳于2012年加盟创办不久的北京大学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成为该中心招聘的第一位数学家。

作为北大的教育改革试点,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采用发达国家通行的终身教职评定体系,为潜心科研的科学家提供了安静的工作环境。“青年千人计划”每年100多万元的经费支持,也让许晨阳心无旁骛。在地处北大一隅的安静的四合院里,他一边指导研究生,一边从事自己的研究。

理论数学家的工作状态是怎样的?是不是像有人描述的那样:手里拿着一张白纸和一支笔,一坐就是几个小时?

“这个描述基本上是对的,但我一般很少几小时一动不动。”许晨阳说,“除了吃饭、睡觉、上课,我白天都会在办公室里。办公室有一台电脑、一块黑板,坐累了就会站起来,在黑板上写写算算什么的。大多时候,要么看别人的论文,要么自己画图、计算、思考。”

“您是不是走在路上也会琢磨问题,一旦有了灵感就马上掏出纸笔记下来?”有记者问。

“这有些戏剧化。”许晨阳说,“我有了新的想法后,会尽快回到一个封闭的空间进行演算。产生的灵感也许不正确,还需要用数学语言验证。代数几何需要用代数语言把几何图形描述出来,所以有了灵感之后,我会尽快回到办公室里,用代数语言把它描述出来,看是不是百分之百的对。”

“灵光一现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突然有了灵感的时候,觉得整个世界都在为我歌唱。”许晨阳眼睛里闪着快乐的光芒,“尽管在外人看来我没有什么变化,但我自己心里已是汹涌澎湃。”

当然,对于一个数学家来说,灵感并不会频繁光顾,百思不得其解是常态。“当我感觉研究很难推进的时候,就去指导学生、帮助他们去解决一些问题,这样就会觉得自己还是在做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这对保持一个研究者健康的心理状态是很重要的。”许晨阳说。

除了自己钻研,许晨阳非常看重交流。他所从事的双有理几何是代数几何中的一个核心分支,在国际上大概只能和二三十人交流。“我跟合作者通过网络探讨,还会出国参加学术会议,听听国际同行的最新进展,看他们的工作是否跟自己的工作有联系、对自己有没有启发。”

“作为一名科学家,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

“在我看来,科学家最重要的素质有两个:专注和坚持。”他说,“当然智力不能太低,只要比较聪明就可以。但最后能决定走得远不远的,还是专注与坚持。”

“我的个人爱好和大部分‘80后’没什么区别,但现在我想应该把更多时间花在数学上面”

“除了工作,您有什么个人爱好?”

“我的个人爱好还是蛮多的。”许晨阳说自己一直喜欢运动,比如打篮球和跑步。“几年前运动的时候把脚弄伤了,现在运动比较少了。”

他的另外两大爱好是听音乐、看电影。“我办公室有个音箱,工作时会放一些爵士乐、古典音乐。我挺喜欢古典音乐,比如巴赫、肖邦。但我不是什么专家,只是听着玩儿。”

“我也挺喜欢看电影。”许晨阳告诉记者,他自己数过,大概一年能看50部左右的电影。

“我想自己的爱好跟大部分‘80后’大概没什么太大区别。”他说,“我小时候花在电影和音乐上的时间更多,但现在我想应该把更多时间花在数学上面。我觉得既然做数学已经到这个程度了,自己有责任去推动这个学科往前发展。”

“当然不是说强迫自己用功,而是说,你意识到,这个东西如此的好,自己情不自禁的想去做。”许晨阳说。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7/11/6 15:38:56 like54
最重要的是情不自禁的去做某些对人类有意义的事,希望中国早日获得菲尔兹奖!
目前已有1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建议捕杀鹿以保护正在萎缩的杨树 巨型真菌媲美购物中心
美科学家不端行为殃及整个相关研究领域 科学家找到127亿年前的巨大原初星系团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