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晴丹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11/1 9:23:55
选择字号:
《关于开展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建设试点的指导意见》颁布
农村:“互联网+”的新风口

 

海口石山互联网农业小镇旅游服务中心 胡炜彬供图

■本报记者 张晴丹

随着科技的发展,“互联网+”已经进入千家万户,并且逐渐向农业农村生产生活各环节渗透融合,农村电子商务、农产品加工、乡村旅游、休闲农业、运动养生等特色产业逐步兴起。新一轮信息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席卷农村,信息流带动技术流、资金流、人才流等向农村地区进军,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建设应运而生。

近日,为加快推动农业现代化与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同步发展,进一步规范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建设,厘清建设的总体思路、融资模式、重点任务和机制路径,农业部发布了《关于开展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建设试点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在信息化变革促进大发展的大潮流背景下,“建设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突出新兴产业培育和传统特色产业再造,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培育发展新动能的生力军,可以为农村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新的内生动力。”海南大学副教授许能锐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发展快、结构优、动力强

什么是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

许能锐介绍,其实就是将互联网技术运用到农业全产业链和价值链中,把农业种质资源、种植、加工、物流和营销等环节与互联化深度融合,达到缩短生产与市场的距离,聚集产业发展所需的人才、技术、资金等生产要素,拓宽农业发展空间和功能,促进传统农业转型升级,从而构成的相对独立的产业发展空间平台。

具体体现在几个方面。在生产要素方面,可以优化配置农业生产所需的要素,提高土地、劳动、资本等生产要素的效率。

在农产品方面,通过互联网可以实现农产品线上线下互通,实现产地直接到餐桌,减少了中间流通环节,降低了流通成本,实现产品的精准营销。此外,还能通过互联网实现农产品质量远程监控,有利于提高农产品质量安全。

在农业产业方面,则有利于实现农业产业融合,优化产业结构,通过互联网聚集新的生产要素,通过收集大数据对农业生产全过程的信息感知、自动控制和全方位信息服务,快速实现农业产业转型升级。

而在农村区域发展方面,还可以优化农村经济结构,增加农民收入,节约农村发展资源,促进农村可持续发展。

在许能锐看来,高质量的产品、和谐的人与自然环境、特色的文化和周到的服务是小镇和庄园的共性。不过,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也与一般的小镇和农业庄园不太一样。

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与一般小镇相比存在着许多差异,主要在于所利用的技术和融合的要素不同。“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主要通过互联网、大数据等信息技术,应用到农产品生产、加工、流通及营销等环节,延长产业链和价值链。此外,通过互联网快速聚集新的生产要素,实现农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实现农业信息化。”许能锐说。

“而与农业庄园相比,二者主要在于建设的角度不同:庄园是从企业和产业的角度来建设的,互联网小镇是从政府和区域的角度来建设。”许能锐表示。

信息化是农业现代化的制高点,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因具备几个闪光点而独树一帜:第一,发展快,成为当前产业融合的趋势;第二,结构优,加快农业产业融合,促进农业节能降耗,促进农业转型升级;第三,动力强,互联网成为一种新的生产要素,快速实现生产智能化、产地到餐桌、精准营销等,成为农业发展的新动力。

“石山”变“金山”,鲜花变“金花”

近年来,各地积极探索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建设,并取得初步成效。海南省自2015年以来,以“互联网+”为支撑,与信息进村入户工程实施紧密结合,以现代农业建设为依托,因地制宜,率先探索建设了10个互联网农业小镇。

其中,海口石山互联网农业小镇建设获得了大家高度认可和评价,这也是海南省首个互联网农业小镇,带领着当地农业迅速“触网”,把“石山”变成了“金山”。

石山镇自2015年开始创建互联网农业小镇,搭上“互联网+”快车后,深度挖掘火山特色,发展火山黑豆、火山石斛、火山风情民宿等一批特色产业和14个高效产业园建设,互联网与农业的碰撞,让沉寂万年的火山岩从此焕发出新的活力,小镇里发生了许多新奇时髦的变化。

坚持“一分钟也不耽误”的精神,让秀英区仅用6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和镇级运营中心、村级服务中心的规划建设,搭建了电商平台,促进了线上线下产品交易,并于去年初正式运营。

不仅如此,石山镇还在全国率先探索提出了“1+2+N”的互联网农业小镇新模式。海口市秀英区石山镇副镇长胡炜彬向《中国科学报》记者介绍,“1”是指搭建一个互联网农业综合运行平台,构成了整个互联网农业小镇的运行体系;“2”是指运营管控中心和大数据中心两个中心,构成了对整个互联网小镇的管控和服务;“N”是指参与互联网农业小镇的企业、机构、组织以及具有生产运营能力的农户等若干个应用单元,构成了石山互联网农业小镇最具活力的生产要素。

总而言之,就是通过搭建一个互联网农业综合运行平台,建设运营管控中心和大数据中心,为当地农产品销售、新农民培训、农村政务管理等提供全方位的服务。

“建设石山互联网农业小镇,是为农业发展注入互联网基因,为产品打开销路,提高农民收入,充分调动了农民积极性。这为海南省互联网农业发展提供了新路子。”胡炜彬表示。

另一个值得一提的案例则是云南省昆明市呈贡斗南鲜花小镇。这里主要从事花卉拍卖交易、花卉新品种引进、花卉相关标准制定和推广等,是国内最大的花卉拍卖交易市场。在这里,鲜花变成了“金花”。

每年,到斗南花卉市场参观、旅游的外国游客约3万人,国内游客4万余人,6年内共接待游客近100万人次。不仅带动了花卉相关产业的发展,还促进了农村小城镇建设。

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信息研究所博士李隆伟向《中国科学报》记者介绍,小镇通过互联网实现网上交易,并附带线下交易,其主要的亮点是实现了花卉市场价格发现功能、制定了花卉行业标准、建立了花卉产业综合信息服务平台(包括投融资服务)、完善了花卉交易配套服务机制、实现鲜花交易与旅游观光相融合。

在李隆伟看来,这个小镇有许多可借鉴的地方:动态发布花卉交易指数;建立花卉交易数据库;建立良好的质量保障体系;健全的配套施设。

再来看山东观里镇,位于山东省栖霞市境西南部,享有“苹果之都”之美誉,共有果园面积66万亩。观里镇以创建“艺术苹果淘宝村”为目标,积极推进电子商务发展。“我们充分利用当地艺术苹果资源优势,以‘互联网+苹果’理念为指导,走‘艺术苹果+电商’发展路径,着力将辛庄村打造成全国首个‘艺术苹果’淘宝村,全面叫响栖霞苹果品牌。”观里镇党委书记牟新页说。

不断完善,不断向前

近年来,我国农业发展和农业现代化进程日益受到自然资源的约束(土地、水资源日益减少)、农业生态环境日益恶化、农产品结构失衡、国内生产成本“地板”效应(农资和劳动力成本迅速提高,补贴压力日益增加)、国际贸易“天花板”效应凸显等因素影响。

“在当前互联网时代,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的建设是振兴乡村战略的重要举措之一,也是未来的大势所趋,将来还会有更多的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出现。”许能锐说。

《意见》提出,目标是力争到2020年,在全国范围内试点建设、认定一批产业支撑好、体制机制灵活、人文气息浓厚、生态环境优美、信息化程度高、多种功能叠加、具有持续运营能力的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

在建设进程中仍有许多需要完善的地方。许能锐表示,首先在组织机构方面,各级政府要成立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建设的相关机构,为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建设提供组织保障,促进建设工作任务、空间布局和政策等有序执行,将该项工作的成效作为衡量当地农业转型升级的重要尺度之一,并由第三方评估机构对建设提出意见和建议。

此外,在政策方面。各级政府要尽快制定符合本地区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建设的指导性意见,并对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的地点选择、产业选择、发展规划等进行科学布局,通过一系列的政策扶持,通过税收优惠、贷款优惠、技术补贴、产业基金扶持、用地优惠等,引导社会资本积极参与,壮大投资主体和规模。

人才储备是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建设的核心。李隆伟表示,要引导大学生村官、农村青年能人、返乡创业人员等群体成为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主体。同时,积极鼓励和培训家庭农场、农业龙头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成为带动人,培养一批懂互联网技术、会经营,又懂农业生产的新农人,为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提供人才保证。

在许能锐看来,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建设还需要向其他小镇建设或庄园建设借鉴相关经验。一是打造品牌,持之以恒地进行品牌打造。二是夯实产业,没有坚实的农业产业基础,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将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三是产业融合,利用互联网技术充分实现一、二、三产业的深度融合。

 

《中国科学报》 (2017-11-01 第8版 区域)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蜘蛛倒时差 重置生物钟 大熊猫“八喜”“映雪”将同时放归大自然
鼠海豚聚焦声纳束颠覆物理定律 冲浪高手和科学家打造完美波浪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