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二和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10/27 10:22:53
选择字号:
高莽:瑰丽的灵魂译者

 

■李二和

【这一个个如山的名字和他们的作品,通过高莽才得以走进汉语的世界。】

莲已睡去,鹤鸣于九霄。高莽辞世远去,该是去了更婉约于清风明月的那个世界。

早上,当我和好友从外地回来,一只脚还落在门外的时候,爱人姚文便意外地叫住了我,“高莽先生去世了!”

画肖像的那个人走了。外面,已是深秋,淅淅沥沥地正下着小雨。

人们常说“一见钟情”,我和高莽先生却是还未见就已经钟情了。2010年的初秋,国家图书馆的朋友捎信儿说,高莽先生想见一见我。难忘的那一天,我和爱人与高莽先生一家人的欢乐相见。之后,先生即兴为我创作了第一幅肖像。

我和高莽先生是忘年交。他曾来我的廊坊小城做客;一起到城南的“绿野仙庄”游玩;一起到我的老家灵寿赏云水、登主峰;一起驱车太行出游误入西陵;一起出席中国现代文学馆举办的“历史之翼——高莽肖像画展”;一起见证爱孙多多的婚礼。我与高莽先生结下了很深的友谊。他欣赏我的胡须,常夸我是美髯公,总说自己也要把胡须留起来。后来,真的就留了起来。他甚至一见到我就想画画,在挂历的背面,在他名帖的留白处;我敬仰他的学问与人品,总想着有朝一日,也能拥有像高莽一样高贵的人格精神,也能做一个像高莽一样对世界很有用的人。

高莽自幼习画,在漫长的文学和翻译生涯中,接触了国内外许多享誉世界的文学家、艺术家,创作出一大批表现中外文化大师的肖像力作。油画、水彩、水墨、钢笔画和大量的漫画速写。由于独特的艺术风格和杰出的文化造诣,他的大多数作品中都留有被画人物的即兴题跋,如茅盾、巴金、丁玲、艾青、萧乾、冯至、曹靖华、萧军、季羡林以及君特·格拉斯、叶夫图申科、奥尔罕·帕慕克等。他的作品便倍加珍贵。2013年,仅在中国现代文学馆的一次展览中,就有近200幅原创作品。鲁迅、茅盾、巴金等中国一代著名文化人物肖像80余幅。泰戈尔、贝多芬、雨果等外国文学艺术大师肖像45幅。另有《马克思恩格斯战斗生活组画》36幅,以及大量优秀速写漫画。其画作《巴金和他的老师们》为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普希金、托尔斯泰、高尔基等人的肖像为欧美多国文学馆或纪念馆收藏。

高莽学贯中西。他是集文学、翻译、美术等于一身的文化大师;他译介经典、画经典、成就经典。曾著有《久违了,莫斯科》《枯立木》《圣山行》《俄罗斯美术随笔》等多部重要作品。1943年,17岁的高莽翻译了屠格涅夫的散文诗,这不是他的第一篇翻译作品,却是他公开发表的处女作。1947年他翻译苏联作家班达连柯根据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名作《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改编的剧本《保尔·柯察金》,曾在全国各大城市上演。普希金、莱蒙托夫、舍甫琴柯、布宁、叶赛宁、阿赫马托娃、马雅可夫斯基、帕斯捷尔纳克、曼德尔施坦姆、特瓦尔多夫斯基、德鲁尼娜、沃兹涅先斯基、叶夫图申科、罗日杰斯特文斯基、卡扎克瓦等,这一个个如山的名字和他们的作品,通过高莽才得以走进汉语的世界。他的大量译作对苏联、俄罗斯与中国的文学艺术影响巨大,滋养了几代人的灵魂。

我们记住了他延绵滋润几代人的译作;记住了百位世界大师们传神的肖像。我们无法忘记这位灵魂的译者。

《中国科学报》 (2017-10-27 第7版 作品)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有刺植物在中海拔比例最高 性别规范影响农业整体绩效
首枚虾类琥珀在“石探记博物科学馆”展出 科学家首次实现活细胞RNA标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