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么辰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10/13 8:57:19
选择字号:
丁西林笔下的绵绵爱意

 

■么辰

去年在人艺首演的《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再度回归,于近日登陆国话先锋剧场。笔者一直对这部戏情有独钟。

《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由民国时期杰出的剧作家、物理学家、乐器工艺家丁西林创作的三部喜剧《一只马蜂》《酒后》《瞎了一只眼》连缀而成,分别代表了恋爱、婚后、步入中年这三个人生阶段,诠释了爱情、婚姻、友谊三个主题。

三部短剧的共同特点是缘起于爱又终结于爱,在人物不温不火的演绎之中,自始至终充满了绵绵的爱意,这种爱意包括对恋人之爱、夫妇之爱、朋友之爱。

《一只马蜂》演绎了一对恋人捅破爱情窗户纸的过程,通过相互试探终于解除了一切误会和心照不宣,高智商、高情商的语言在你来我往之间传递着彼此间的爱慕。让人觉得,其实世界并不是一个狂飙突进、鼓噪而上的颟顸武夫,而更像一位将自己的丰富感情隐藏于内心深处的含而不露的谦谦君子。

鲁迅在《伤逝》中曾说:“人必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酒后》中那位妻子说:“人在世上,分为两种,一种是生在世上,一种是活在世上。一个人有了爱,才算生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爱,只能是活在世界上。”

人与动物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因为人类拥有一种高度进化的产物——情感。从这个意义上说,丁西林给出的是一个充满着人情味的世界,妻子可以因为可怜朋友的孤身一人,而想亲吻他一下,竟然得到了丈夫的许可;人们可以因为朋友“瞎了一只眼”而一夜睡不好觉,第二天一早就坐火车赶来探视,而弄巧成拙的朋友之妻为了不伤害他,会故意把丈夫假扮成瞎眼的样子。

丁西林的喜剧世界描绘出了人们的普遍愿望:人们可以聪明地对待恋人,坦诚地对待爱人,真诚地对待朋友。或许,丁西林在有意无意间回答了梁漱溟之父的那个问题,原来这个世界本该是这个样子的。

沙发、椅子、茶几,一扇只有门框的门——在布置得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舞台上演绎着一百年前的作品,舞台上陈设的简单,其实正反衬出人们精神上的富足,这部剧完全是一场人们美丽心灵间的相互碰撞。

美国语言学家乔姆斯基曾经如此描述“柏拉图之谜”和“奥威尔之惑”:柏拉图的问题是,在可以借鉴的事物极端贫乏的前提下,解释人类如何能够获取如此丰富的知识;奥威尔之惑则恰恰相反,他欲了解在能够借鉴的事物极端丰富的情况下,人类为何所知甚少。

联想到刚刚看过的《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这也许是笔者最大的困惑。

《中国科学报》 (2017-10-13 第5版 文化)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纳米管网络让细胞相互分享 飞龙凤凰迷宫 四百公里太空发现祖国之美
大熊猫会遇上雪豹么 对手出色 鸣禽“生气”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