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朱小虎 安阳 张鞭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7/1/12 10:03:48
选择字号:
“标兵营长”为什么上台作检查

 

王春蕾以为这事过了1月1日零点就可以顺理成章地翻篇儿了。没想到,旅党委却“揪住不放”,在新年伊始“重提旧事”,还让他在年度开训动员会上作出深刻检查。

王春蕾再一次感到“很受伤”。

2017年1月3日,第16集团军某旅年度开训动员大会上,四营营长王春蕾走上台,面对全旅官兵,为自己的失职作检查。

一个月前,在同一个地方举行的旅年终总结表彰会上,四营一无所获。而那些奖励、荣誉,王春蕾本以为已经十拿九稳,没想到因为一次临时考核,“煮熟的鸭子全飞了”。

“大的对抗演习都经历过,抽考算是小事儿”

“咱们营被抽中了,你到营部来开个会。”电话是营长王春蕾打来的,指导员高昊和新兵班长交代了几句,便穿过训练场向营部跑去。

旅里接到考核的通知是在2016年11月21日,承办通知的作训科参谋赵子龙按程序呈报处理,主管领导提出的相关要求很快传达到营里。

想到每年甚至每季度都有这样或大或小的考核,营长王春蕾并未太在意。

高昊是倒数第二个到达会议室的,教导员高大鹏随后也快步推门进来,手里拿着笔记本。

王春蕾开门见山:“‘军事训练一级旅’考核,抽到咱们了!”

“距离考核还有5天,你们,当然也包括我,得按照考核课目抓紧训练。”王春蕾接着说。

最后,教导员高大鹏作了简短动员。其他干部离开后,王春蕾和高大鹏还在会议室商量了一会儿迎考的具体安排。

后来,据王春蕾“交代”,对于这次上级抽考,他们开始觉得不必紧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和往常一样,按部就班准备就行。更何况,年度演习中他们营表现不俗,各方的表扬不绝于耳,这更增加了他和教导员的信心。

在王春蕾看来,那么大的对抗演习都经历过,抽考算是小事儿。几名连队主官也和营长想的一样,他们对各自连队的战士自信满满。

成绩公布,傻眼了

这次抽考是上级为评定“军事训练一级旅”而设置的考核,每个旅级单位将随机抽签选出两个战斗营参考。被抽中的战斗营全体干部参加。此外,在两个营中随机抽签选出一个建制连队同步参考,以两项成绩作为该旅的最终成绩参加评定。

抽签结果:四营和五营参加考核。

五营营长程玉东在家休假,考核前两天,他在家实在坐不住了,返回营区换上作训服就奔向训练场。五营最终考核结果虽然距离优秀还差一点,但全营都达到了及格标准。但四营的考核成绩让大家傻了眼。

考核结束,成绩当场公布:四营14名干部中识图用图考核3人不合格,5公里跑考核4人不合格。

王春蕾在现场听到成绩一下懵了:“怎么会有这么多干部‘掉链子’。”当天的午饭,他吃两口就吃不下了。

放下筷子,王春蕾来到机关楼,准备向旅领导承认错误。旅长不在,政委张翀值班。站在门口,王春蕾很忐忑,在旅里干了这么多年,他清楚政委的脾气。

犹豫再三,王春蕾还是硬着头皮敲开了政委的门。张政委话不多,但句句让他如坐针毡:“必须从严问责!该谁的问题,打谁的板子,一个也不能例外!”

经旅军事训练监察委员会研究决定,依据《军事训练问责办法》第五章第二十一条规定,对四营进行绩效问责。旅党委开会研究形成整整两页的考核监察情况通报,最终决定取消四营“军事训练一级营”和所属连队“军事训练一级连”的评定资格,取消一名连队主官三等功评选资格,营长在旅新年度开训动员大会上作检查,责令次要责任人及成绩不达标的个人在营党委会上作检查,责令在抽考中成绩不达标的个人补训并补考。

在过去7年里,该旅依据《军事训练问责办法》进行大大小小的问责40余次,每个季度、每个月都有被问责的单位和个人,但这次对四营的问责堪称“史上最严”。

回到办公室,他真的哭了

从2016年11月26日考核结束到今年1月3日开训动员,王春蕾“每一天都过得很煎熬”。

在开训动员的检讨中,王春蕾除了剖析全营训练基础不实、考核准备不细、组织指挥不力等工作层面的问题,还诚恳地向关心他的领导、支持他的同事以及全营战士道歉。

2016年5月,王春蕾到四营任营长,在同事眼里,他工作积极,性格沉稳。半年时间里,全营各项成绩在全旅都名列前茅,最令他自豪的是在旅“全能战士”比武中,全旅21个冠军,他们营占了5个。临近年终总结时,四营所属两个连队都排在全旅军事训练和政治工作前三名。

营里不少干部乐观地认为,2016年是四营大丰收的一年,也是再创辉煌的一年,但没想到在上级抽考中暴露出了问题。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这次不少四营官兵都掉泪了。复员老兵茶话会上,王春蕾代表所有干部向大家深深鞠躬表示歉意,“觉得对不起他们,这些老班长走南闯北跟着我们干部干了一年,临走时连份荣誉都带不走。”

王春蕾后来说:“我是营长我不能当着大家的面哭,不哭吧,心里真是悔恨又愧疚。”回到办公室,他真的哭了。

“旅里年终总结表彰大会上,从头听到尾也听不到自己连队的名字,就像没有这个连队一样。”上等兵尚其飞说。

“荣誉没了,这么多年连队就没有不拿荣誉的时候。”坐在马扎上的四营十二连指导员孙宇也自责地流下了眼泪,他不敢回头看连队的战士。

那段时间,愁云笼罩在四营上空,挥之不去。

从哪儿跌倒就从哪儿爬起来

“从哪儿跌倒就要从哪儿爬起来!”经过深刻反思,王春蕾这样鼓励自己和全营官兵。营党委会上,成绩不达标的7名干部先后作了检查。孙宇坦诚自己体能基础一向较差,平时工作忙没注意强化自身训练,久而久之就落下了。

排长王健在五公里跑这项基础课目上没过关,他说一开始心里就盘算着以前考核都是素质好的上,像他这样的有可能会在考前被替换掉。

但事实证明,王健错了。

这次考核采取现场抽签,由军事训练监察委员会和纪律检查委员会共同监督。这名任职了3年的排长见证了今天训风、演风和考风的巨大变化。

“这次考核失利,根本原因是我们摆位不正,没有真正把战斗力标准立起来、落下去!”1月3日全旅的开训动员会上,王春蕾作检查时说。

四营暴露的问题也让很多官兵警醒。

台下坐着的一营营长于海水听后深有感触地说:“四营存在的问题在我们身上也或多或少存在,思想上的沉疴积弊往往比敌人的刺刀更可怕。”

当晚,于海水召集全营干部围绕训练从严从难够不够、是否重战士轻干部、是否重突击轻常态,逐个问题剖析解决。三连连长刘岩主动报告,在营综合演练中,连队由于分析研判“敌”情不准确错过射击时机,连队一名火炮班长因协同训练组训不规范导致赶不上训练进度。

“头脑风暴”远未结束。该旅随即剖析问题根源,查摆出组训严兵不严官、训练认真不较真儿、考核备考不备战等倾向性问题20余项,通过下达年度军事训练指示,举一反三深入思想发动,让官兵在开训之初就绷紧练兵备战这根弦。

“四营的失利,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旅长武子朝说,看起来是一个营的问题,其实旅党委也有责任。身体进入新体制,脑袋还没完全转换过来,仍习惯以会议落实会议、以文件落实文件、以方案落实工作,面上抓得多,点上严得不够、跟踪问效不够。

“标兵营长”上台作检查看起来是打了王春蕾的板子,实际上对全营起到了正向激励的作用。

自打考核失利后,四营重新制订了补训计划,内容包括军事地形学、识图用图及体能训练,每天晚上9点30分到11点30分为军官补训时间,每天一考,成绩向全营公示。截至目前,7名考核不合格的干部已全部完成补训,补考全部通过。

“直面问题需要勇气,但我们迈过这个坎,就是上坡路。”王春蕾坚定地说,“2016年,四营没有鲜花和掌声,但我们知耻后勇,2017年,请看我们的表现!”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扬子鳄回归野生地 活化石身着芯片便科研 猴子挥石头 贝壳快绝迹
吸烟能改变肺细胞引发癌症 研究揭示热量限制减缓生物钟运转速度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