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红枫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7/28 7:32:44
选择字号:
南非抗艾强强联手
慈善机构助力两家大型医学研究所合并

 非洲人口健康中心是一个新研究机构的搭档之一。图片来源:B. Gilbert/Wellcome Trust

随着国际艾滋病大会在南非德班召开,7月18日,该国两家大型生物医学研究机构宣布将“联姻”以集合资源共同抗击肆虐的肺结核和艾滋病病毒。

由英国惠康基金会和美国霍华德·修斯医学研究所(HHMI)资助的新非洲健康研究所,计划将基础研究、群体研究和临床研究相结合。“这是极具实力的研究力量。”HHMI研究员、波士顿麻省综合医院免疫学家Bruce Walker说。

南非艾滋病病毒缘何会如此肆虐,背后存在很多基础性问题,该国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的艾滋病感染人数都要多。南非还肩负着肺结核的沉重负担,该病由受艾滋病病毒感染的免疫系统中肆虐的分支杆菌导致,迫切需要更好的诊断以发现疾病,并采取更加有效的治疗措施抗击泛滥的多耐药性肺结核毒株。

南非健康研究所承诺将抗击这两种相互交叉的疾病,这两种病在该机构所在的夸祖鲁-纳塔尔省均最为严重,该机构将利用强大的基础研究结合采集自数万名感染者的血液或肺部组织生物样本展开研究。“我们已经获得充沛的经费、专门的技术,具有很大的潜力。”临床病毒学家、新机构负责人Deenan Pillay说。

非洲健康研究所的建立也为两家原本前途未卜的研究所提供了坚实的大本营。合并机构之一是夸祖鲁-纳塔尔肺结核—艾滋病研究所(K-RITH),该机构由HHMI在Walker的建议下创立。其原本目标是在艾滋病病毒/肺结核疫情中心建立一个有实力的研究机构,聚集世界一流的科学家并培训新一代的非洲科学家。HHMI曾斥资4000万美元成立这家生物医学研究所,其中包括能够处理诸如耐药性肺结核和艾滋病病毒等危险病原体的生物安全3级实验室。“如果说研究基础,我认为没有哪个地方能够与撒哈拉以南非洲相比。”Walker说。

但K-RITH在2012年开张不久就遇到了麻烦。其第一任主任、来自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约翰斯·霍普金斯医学院的肺结核研究员William Bishai于1年后辞职,原因是HHMI强调“基础研究”,并告诉他别追求什么临床研究。HHMI担心那样做可能会偏离最初的使命,并导致这项慈善事业在法律面前变得脆弱,遗传发育学家、接替Bishai在HHMI职位的Dennis McKearin说。

若干名熟悉此间内幕的人士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且Bishai本人也确认,HHMI还担心他不正当地使用资金开展与临床相关的研究。Bishai认为自己并没做错什么,而且“非常自豪”能够带领K-RITH。“为什么要投资1亿美元研究肺结核和艾滋病病毒,但却不让其用于患者呢?”他质疑说。

肺结核研究专家、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研究员Barry Bloom带领的委员会曾挑选Bishai从事这项工作,他表示在K-RITH开始运行时,HHMI并没有关于临床研究的政策,但他清楚该慈善项目一开始就没有这样的想法。“霍华德·修斯曾说,它们和患者毫无关系。”Bloom说,“Bill并不清楚他们是认真的。我跟他说了不下100遍,但他就是一头倔牛。”

新联盟中的另一个搭档机构是非洲人口健康中心,尽管它支持临床研究,但也是各种麻烦不断。该机构由惠康基金会于1996年成立,位于距离德班大约235公里的Somkhele,主要聚焦跟踪艾滋病病毒扩散方面的观察性研究。

该机构表示,已经获得超过10万人的“详细人口数据”,该机构还牵头开展了艾滋病病毒母婴传播研究以及抗逆转录疗法对艾滋病预防作用的研究。

但是2013年,惠康基金会请英国伦敦大学学院临床病毒学家Pillay掌舵该中心,此次易帅表明该基金会希望进行更多临床研究,以帮助当地社会。“非洲中心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现实要求它不仅要观察疫情,还能够就控制疫情发力。不然,绘制这种血色的地图能够持续多久?”Pillay说。

与HHMI不同,惠康基金会强烈支持临床试验,并承诺未来5年将对新机构予以5000万美元的可持续经费支持。而HHMI计划到2018年向非洲健康研究所提供8000万美元的总资金支持,此后该机构则计划削减相关支持,McKearin说。

“HHMI和惠康基金共同支持这个新的合作机构,可谓强强联手。”McKearin说,“其前途不可限量。”(红枫)

《中国科学报》 (2016-07-28 第3版 国际)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追踪废水辨识新冠病毒 大豆开花和高产背后的微观世界
全球首个高质量山苍子基因组图谱成功组装 科学家发现印度大陆俯冲板片撕裂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