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中那一抹古风汉韵—新闻—科学网

 
作者:陈彬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5/19 8:48:35
选择字号:
校园中那一抹古风汉韵

凤凰汉服社视频展示 

■本报记者 陈彬

高校里的汉服社没有社会上那么多的“民族主义”的情绪,要更加纯粹一些。大学生加入汉服社的原因就是喜欢古风,喜欢汉服的端庄典雅。只是单纯地喜欢这些东西。

镜头前,一位少年身着明代制式的妆花缠枝莲白色麒麟曳撒,头戴翼善冠,手中张弓搭箭,一脸严肃的瞄准远方。

这并不是哪一部古装电影的镜头,而是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为学校的凤凰汉服社拍摄的宣传视频中的一部分。那位张弓搭箭的“古装少年”正是该校汉服社的社长、大二学生李正剑。

首都经贸大学凤凰汉服社成立于2011年,初创时期只有两三个人。但短短几年间,这个不大的社团就成为了一百六十余名社员的大家庭。现在的汉服社已经闻名北京汉服圈,还被评为了首经贸十佳社团。

这是一家怎样的汉服社呢?

年轻的社团

首经贸凤凰汉服社成立的时候,李正剑刚刚进入高中的校门。在那里,他第一次接触到了汉服。

“这其实是一个普遍现象。”如今的李正剑除了担任凤凰汉服社的社长外,还担任着北京市校园传统文化社团联盟的主席,所以对于高校汉服社的历史,他比一般人要清楚很多。采访中,他说:“汉服概念的提出大约是在本世纪初,随着网络的慢慢发展,大概十年前,一些网络贴吧里,很多人开始粘贴一些关于汉服的介绍和图片,而当时最喜欢逛贴吧的就是中学生了。”

“正是这批开始接触汉服的中学生,在上大学后开办最早的高校汉服社团。”李正剑说,也正因为这个原因,目前绝大多数的高校汉服社都创立于2007至2012年之间。

从这个角度说,充满了古风古韵的汉服社,其实只能算是高校林林总总的社团中年轻的“小兄弟”。

然而,这个“小兄弟”的发展势头却很是不错。目前仅北京就有超过80所高校及高中汉服社。在这中间,首经贸汉服社算得上是比较不错的。

“其实高校里的汉服社没有社会上那么多的‘民族主义’的情绪,要更加纯粹一些。”李正剑说,大学生加入汉服社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喜欢古风、喜欢汉服的端庄典雅。“我们只是单纯的喜欢这些东西。”

首经贸的学生李冰雪就是这样初识汉服社的。

“我加入汉服社的动机很单纯,就是觉得衣服很漂亮,觉得传统的服饰应该多了解一些。加入之后,随着了解的深入,我对这方面的兴趣也在逐渐加深。”她说。

如果说李冰雪加入汉服社的原因算是比较“正统”的话,那么同样是汉服社成员的李茉就有些不同了:“我高中时候就很喜欢汉服,但苦于没有社团。高考结束后的暑假里,我在新生聊天群里认识了我们的李社长,我们聊得很投缘。于是,他就带我来到了汉服社。”

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在这样一个年轻的社团里,一群年轻的学子就这样汇集在了一起,在古风汉韵中演绎着自己的精彩。

简单的社团

在汉服社,女生占据着绝对的“统治地位”。

“汉服社是一个极其‘阴盛阳衰’的社团,男生非常少。”作为为数不多的男生代表,李正剑总结他眼中的汉服社女生的特点:“喜欢看武侠,喜欢听古风歌,喜欢欣赏汉服的美。”然后他又补充道:“只是简单的喜欢这些东西。”

“简单”是李正剑对自己的社团用得最多的形容词。

“我们其实算是社团里面的一个‘异类’,既不像某些学科类社团那样专业,也不像学生会那样正规。”李正剑说,“说白了,我们就是一帮对汉服感兴趣的人,大家志同道合,在一块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于是,他们平时最喜欢干的一件事就是穿上各种漂亮的汉服,拍出自己最漂亮的照片。

当然,简单的喜欢背后,其实是这群年轻大学生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份简单的爱。

“我特别希望大家能够重视汉服。”采访中,李茉讲了一番颇有些“使命感”的话:“日本有他们引以为傲的和服,韩国也有自己的民族服装,但我们却很少重视自己的民族服饰。其实我们的汉服不但种类多样,而且在其中蕴涵了很深的文化,我真的很希望能够复兴汉服。”

事实上,虽然是一个兴趣类社团,但除了“自娱自乐”之外,汉服社也在有意或无意地承担着普及传统的职能。比如,汉服社每年都会举办传统文化晚会和讲座,向同学们介绍汉服的历史发展、服饰文化,甚至还会教授一些古典舞蹈。而且从今年开始,汉服社还将与学校的文化与传播学院一起,承办每年一次的人文知识竞赛。

“汉服其实是一个载体,它承载的是中华民族的文化。”李正剑说。

友谊的社团

过了今年暑假,李正剑就要上大三了。他需要考虑“接班人”的问题了。

“对于社长的任期,我们并没有很严格的规定。如果能找到一个好的接班人,就可以退得早一点,要不然还可以再干一段时间。”好在李正剑已经有了不错的人选,他可以早点卸任了。

其实对于社长的职位,李正剑真的没太当回事儿:“所谓的社长,就是我认你是我学长,同时也喜欢这个社团。说白了,我看得起你叫你一声社长,但没必要当真,否则就没意思了。”

因为有了这样的自我定位,还在李茉们大一军训的时候,这位社长就跑前跑后地给新社员们买熟食、巧克力,甚至连他们同宿舍的舍友也不落下;新社员们还没有熟悉校园时,这位社长又带着大家满校园地乱逛……

“很多大学社团都有那种上下级的感觉,很多社团还有强制的任务,但我们没有。我们有空一起玩,一起外出聚餐,没有条条框框束缚人,相处比较自然。”谈到在汉服社的感觉,李茉这样说。

正是在这样“没大没小”的相处中,汉服社的社员之间产生了一份难得的友情。

“这么说吧,我们平时如果需要做一些暑期实践或者找一些项目,都已经习惯从社团里寻找同行的人。”李正剑说,因为大学里实行走班制,班级的概念比中学要单薄很多,而汉服社,让他们重新找到了中学时一个班的感觉。

如果真的将汉服社比作一个班的话,这个班的“创始者”去年才刚刚毕业。在毕业前的聚餐时,这位“老班长”说的一番话,直到今天都让李正剑记忆犹新。

“大一刚进学校,学校里没有汉服社,当时我最舍不得的是身上的这件汉服;大二时我们创社了,当时我最舍不得的就是社团;现在我毕业,我眼看着社团从最初创立时的3个人,发展到现在100多人。此时我才真正发现,我最舍不得的其实是社团中的你们。”

过不了多久,李正剑这位“现任班长”也将卸任,或许到那时,对于前辈的这番话,他还会有一番新的理解吧。

《中国科学报》 (2016-05-19 第8版 校园)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6/5/19 12:05:29 am79
问题是几乎所有汉服主义者最终都滑向了民族主义的泥潭,在大力吹捧自己祖先的同时必定大骂其他民族,尤以骂满清和蒙元为甚。我见过的无一例外。
目前已有1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努力遏制机器学习带来社会不公平 脂肪记录史前灾难
刚果(金)埃博拉疫情沉重打击医务工作者 伊朗学生抗议美国缓发签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