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崔雪芹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5/16 10:39:16
选择字号:
“天眼”遥看作证 “天路”碾成两条

 

■本报记者 崔雪芹

近日,草原天路因收费问题引发众人广泛关注。科学网博主、北京师范大学王志伟刊发博文,指出研究人员应用遥感技术监测到草原天路破坏面积较大,碾压面积相当于多出一条草原天路。如何保障草原天路旅游的可持续发展在当下引发众人关注。

草原天路位于河北张北县境内,全长132公里,是一条国家二级公路。随着旅游发展,大量游客蜂拥而至。日前,当地政府宣布,这段公路从4月30日开始收费。

两条“天路”

研究小组通过google earth系统的SPOT高分辨率影像数据,截取2013年9月11日和2015年8月2日、8日以及11日的数据进行对比发现,公路附近草原破坏面积较大,是公路面积的1.34倍,碾压面积相当于多出一条草原天路。同时,研究组还监测出瞬时停靠在草原上的车辆数量是行驶在公路上车辆数量的50%。

谈起发表这篇博文的初衷,王志伟首先表示,发表这些监测数据是课题组的自发行为,并无相关单位授意。

王志伟导师杨胜天指出,很明显,多出来的这条“路”,是没有投入资金进行修复的。近两年来,人们主要选择自驾车游览草原天路,无序的旅游开发和无管理的旅游行为已经严重破坏草原天路周边草场资源,为此相关部门应采取有效的监管措施,保障草原天路旅游的可持续发展。

他们通过24小时的工作,将破坏草场勾勒出来,去掉城镇和乡村,获得了71公里公路沿线草场的变化。2013年游客罕至的草场,2015年已经布满了众多的自驾车以及临时性建筑,公路沿线草场资源破坏十分严重。

脆弱生态

杨胜天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讲述,他之前曾经去过草原天路,当时感觉就是破坏比较严重。“自驾车经常会开到路外面去,碾压严重。”而且,此路段是属于半湿润半干旱生态较脆弱的敏感地区。

内蒙古师范大学资源环境学院教授海春兴对草原的感情很深,他当年的博士论文就是在河北坝上草原做的。他告诉记者,草原地区的降水少且在土壤下面形成钙积层,属于生态脆弱土壤类型,轻微影响都会产生严重后果。

海春兴认为,人类活动对草场破坏较大因素之一就是交通工具及踩踏,这也是草地土壤侵蚀的一个诱发因素。海春兴指出:“第一年开车碾压的印儿,第二年还可以看出来。”

技术、法律双保护

记者了解到,表层植被在交通工具及踩踏作用下遭到破坏,表土失去植被保护且结构遭到破坏后完全裸露,而且,植物根系逐渐枯死,失去了对土壤的固结作用,表层土壤损失导致土层变薄。

而下层土在车轮及踩踏的进一步作用下遭到破碎,土粒变细,冬春季在强风或夏秋季在降水的作用下,表土被一层一层剥蚀掉,最后露出钙积层,土壤植被生态系统彻底遭受破坏。因此,对草地道路固化处理并在道路两侧建立防护栏,是减缓草地遭破坏的方法之一。

草原生态系统常受制于天然降水及其土壤湿度的变化,水资源短缺是导致草原生态环境脆弱的主要因素。正是受降水影响,草原景观呈现出与降水明显的一致的带状类型分布,草原是长期各自然要素相互作用的产物,人类活动强度的增大,对其稳定的生态环境带来了巨大影响。

发表该监测结果并不是偶然为之,杨胜天说,在2008年的雪灾和“5·12”地震两个事件中,遥感都走在前面,应该为公众提供数据,为政府决策提供技术支持。

内蒙古自治区3月30日对《内蒙古自治区基本草原保护条例》进行修改,明确规定开车进入草原违法,海春兴表示,这个经验可以在全国推广。

《中国科学报》 (2016-05-16 第4版 综合)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天涯海角”再成焦点 哺乳动物昼夜节律神经机制获突破
沙漠蝗逼近我国!专家提醒:当心潜在威胁 美宇航局或再探金星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