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晋浩天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16/4/7 10:09:59
选择字号:
学位授权点评估:研究生教育的供给侧改革来了

重庆大学沙坪坝校区的图书馆里,学生在准备研究生考试。资料照片

“不好意思,我不会回答你的任何问题。”尽管记者托人找到了刘芳(化名),这名某985高校的博士生仍然态度坚决地拒绝了采访,没等记者开口,她就挂掉了电话。她的拒绝与最近引发热议的学位授权点评估一事有关。

就在上个月,教育部发布了《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关于下达2014年学位授权点专项评估结果及处理意见的通知》,95个学位授权点被要求“限期整改”,刘芳所在的专业便是其中之一。这意味着从今年开始的两年内,刘芳将暂时没有新的博士学弟、学妹。而且,如果整改后复评依然不合格,刘芳或将成为一段时间内该专业的最后一名博士生。

而令人颇为惊诧的是,包括同济大学法学博士学位、首都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硕士学位,厦门大学、吉林大学以及四川大学的教育硕士专业学位在内的42所高校的50个博士、硕士和专业学位授权点,因在此次评估中被评为“不合格”,而被撤销学位授权,“5年之内不得重新申请”。

怎么就“限期整改”“不合格”了

某985高校硕士研究生王伟(化名)所在学院也有一个专业学位被撤销了。“这些年来,我从没听说这个专业招生过,所以就算被撤了,也没什么奇怪的,不会影响我们的正常教学。”

通知发布的第五天,王伟的老师在学生微信群里发了一条“内部消息”,对被撤专业进行了说明——第一,连续多年未招到学生;第二,该专业的培养对象与学院的整体研究方向不同,虽然曾因此向全国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提出申请,改为培养与学院研究方向相一致的学生,但未获批准。在此情况下,学院选择放弃该专业学位点,并在学校的安排下,转给了其他学院。

教育部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介绍,本次专项评估范围是2009至2011年获得授权的学术及专业学位授权点,主要检查学位授权点研究生培养体系的完备性,包括师资队伍、人才培养和质量保证等,具体评估指标体系结合各学科或专业学位类别人才培养特点分别制订。“本次评估由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负责,委托78个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和33个全国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组织实施。其中1/3(含1/3)至1/2(不含1/2)的参评专家认为‘不合格’的学位授权点,属于‘限期整改’;1/2(含1/2)以上的参评专家认为‘不合格’的学位授权点,属于‘不合格’。”

这位负责人透露,“不合格”和“限期整改”的学位授权点,主要存在人才培养目标不明确、师资队伍配备不足、课程体系和实习实践条件不完备等问题。

研究生教育“大跃进”的后遗症

这么多的高校学科被撤销或限期整改,这背后的根源值得深究。

在云南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教授罗志敏看来,这是近些年来我国研究生教育规模扩张过快的后遗症。“如每逢申报学位点时,包括一些名校在内的高校总认为时机难得,无视自己的基础和条件,施尽全力争取,办了一些甚至无法进行正常教学的学位点。当然,有些连续几年招生数不足,或根本没有考生报考的学位点,自然也进入了‘不合格’或‘限期整改’之列。”

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吴合文表示,学位意味着学校办学层次的提高和收入来源的扩充,因此,高校“很愿意”去争取学位授权点。“可以说,一些高校申办与学校定位不相符的学位,如一些工科院校办文科专业硕士、一些文科院校办工科专业硕士,动力主要来自一些能从学位点获得利益的人员。同时,学位点审批下来之后,这些获利方并没有好好管理和改善办学条件,才导致了这种问题的发生。”

撤销学位授权事件背后的积极信号,则是罗志敏更看重的。他说:“此前,国家共启动了多达11次的学位授权审核,但真正意义上的撤销学位授权,这是第一次,说明我国研究生教育从此有了退出机制,学位授权点‘终身制’和‘只增不减’的现状将被打破,以去除学位授权点中‘无效产能’为起点的研究生教育供给侧改革开始了。”

吴合文对此表示赞同。他补充道:“这是对前十年学位审批‘大跃进’的一次纠偏。此举将改变目前学位授权点‘重审批、轻建设’的现象,促使高校从规模扩张转到内涵建设,促进高校核心竞争力的提升。”

“强调质量的重要性,是此次评估的意义所在。”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高教室主任马陆亭说,“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发展更高质量更加公平的教育。这次专项评估一次性亮出这么多‘红牌’,再加上提高博士生论文抽查比例等措施,都体现了国家对高等教育质量的重视。”

学位授权点评估将常态化

高等教育学位授权改革已然起步,而身处改革漩涡中的学生的利益又该如何保障?

“其实,刘芳不接受采访的主要原因是,担心这个问题被进一步放大,从而影响就业质量。”介绍记者认识刘芳的人坦言,“我想,这也是很多涉及其中的学生的想法。”

对此,马陆亭表示,虽然学位授权点撤销了,但已纳入计划的工作将如期进行,不影响学生毕业,是国家认可的正式学历。“不过,学校和院系应加大培养力度,保障人才培养质量,维护这些目前还没有毕业以及即将入学学生的权益。”

“除了学校要拿出可操作性的补偿措施之外,教育行政主管机构也要加强对所涉学位点的督导和帮助,尤其要加强对课程开设、学位论文及其质量保障措施落实情况的检查力度,确保这部分研究生的培养质量不缩水。同时,还应建立所涉在读研究生培养质量的补救机制。只有如此,今后学位点才不会因为担心在读研究生的安置问题而投鼠忌器。”罗志敏说。

督导、评估的更进一步,显然是调整、完善高等教育办学体系。

“要避免这种尴尬,大学必须作出规划,找到重中之重,强化对重点特色学科的建设,主动放弃一些和学校发展理念相去甚远的学位点,将有限资源集中到本校的主流或核心学科中。”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洪成文指出。

“在学位授权点等办学资源的获取上,一定要有增有减、动态调整,打破‘终身制’和‘身份壁垒’。力促高校办学信息公开,要以政府为主导进行‘合格评估’,并借用第三方力量进行‘择优评估’或‘等级评估’,适时将评估结果‘亮牌’,让高校不得不视质量为生命。”罗志敏强调。

据教育部相关负责人透露,学位授权点评估将作为教育质量监测的常态化手段,引导督促学位授予单位健全完善质量保证和监督体系。

(本报记者 晋浩天)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中国“彩虹鱼”下潜世界最深海沟 南极东部海冰迅速消失
雌雄蜜蜂食性不同 美禁止科学家获取胎儿组织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