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红枫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4/7 8:51:34
选择字号:
标本采集停不得
生物学家呼吁美科学基金会继续支持生物采集计划

 杜克狐猴中心的两只狐猴受到生物研究支持收集项目的照顾,该项目刚被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暂时关停。图片来源:David Haring
 

美国自然历史收集项目的领导人近日请国家科学基金会(NSF)重新考虑近日的一项决定,该决定计划对一项重要经费项目的支持暂停1年,这名领导人警告称“重要的资源将会处于风险之中”。

然而,该机构官员称,这一计划是NSF评估其花费效果的周期性措施,他们淡化了对NSF放弃采集死亡或活体生物体经费支持的担忧,这被认为对生物学家和生态学家非常重要。“考虑到收集项目在过去经历过这个过程,并在重新出现后对研究资源活动非常重要,现在担心这个特别的项目会消失为时过早。”NSF生物基础设施部门(DBI)主任Muriel Poston说。

近日,DBI官方提示一些研究人员,他们表示NSF将会关停并重新评估这个叫作生物研究收集支持(CSBR)的项目。CSBR创建于2011年,近年来该机构每年会得到300万~500万美元的拨款,开展诸如升级组织样本冷冻箱、照料果蝇库存以及为植物标本提供新储藏柜等工作。该项目的其中一项职责是营救成为“孤儿”的动物,当其原来的栖息地不适宜照顾它们时,将其搬到新的研究机构。

NSF宣布CSBT今年将不会收到从10月开始的2017财年经费申请报告。这一举动部分原因是因为生物基础设施部门经费支持的削减。今年年初公布的NSF的2017年预算要求在DBI开支领域减少900万美元,即下降6.2%,达到1.36亿美元。但是包括CSBR在内的DBI基础设施项目将会遭受更大的打击,削减1350万美元,减少了16.8%,仅有6670万美元。

尽管CSBR的2017年度预算将会中断,但是NSF强调称,仍有两项与收集相关的新项目会得到较强的经费支持。其中之一是将标本的图像和信息发布到网络空间,另一项是支持年轻研究人员了解生物标本。

但这些并没有什么安慰作用,3月24日递交给NSF的一封信的联合签名者说:“这些机构和很多使用那些样本的科学家强烈地认为,(CSBR)是一个重要项目,应该得到更多的经费支持,而不是被削减或是停止经费。”该信件称,其签名者包括自然历史收集保护协会(SPNHC)、美国生物科学中心以及自然科学收集联盟等机构的领导人。

他们尤其担心,该机构计划以基础收集设施为代价,在研究和数字化领域进行投资。“数字化图像和数据是科研和教育的重要资产,但它们并不能替代真实的收藏品。”他们写道,“一旦这些实体样本及其附属资料丢失后,就永远不可能再次恢复。”

Poston则表示,该机构并没有歧视基础收集设施。“那绝不是我们的意图。”她在收到联名信之前如是说,“事实上,因为我们有三个实体,(CSBR的评估)只是为了了解如何更好地调节现有资源以及如何充分地给该项目提供服务。”她表示,如果珍贵的藏品在2017年会立刻处于危险之中,NSF将会及时介入,利用一项叫作快速反应研究拨款的资助项目挽救藏品。

Poston指出,CSBR此前也在经费中断中活了下来。2013年,NSF将其经费申请间隔从每年申请一次改变为来年申请一次,形成了一年的经费申请中断。但该机构随后又将其经费申请调回原来的模式。(在NSF于5年前创建CSBR之前,该机构已经通过其他项目对收集设施支持了数十年。)

现在,NSF希望得到来自个人、研究机构以及专业学会的反馈,帮助其“评估CSBR对于研究和教育界的作用”。但是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并不清楚这样的反馈应该包括哪些内容。“这样的反馈政策毫无意义,因为没有任何关于所需反馈的详细说明。”DBI博客上的一条公众评论说。

实际上,NSF对此也不确定。“我们正在建立评估标准,一旦建立好标准,我们就会对科学界开放。”Poston说。

对于收集界来说,他们希望不要让经费中断。实体收集对于研究从气候变化到大脑功能乃至疾病传播等问题十分关键,杜克大学狐猴中心主任Anne Yoder说。“我们积累了数百年的资料可能因此处于风险之中,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资金去维持它们。”Akito Kawahara说,“CSBR可能会因此永远消失,这太让我们震惊了。”(红枫)

《中国科学报》 (2016-04-07 第3版 国际)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首次精准编辑线粒体基因 美洲原住民早于欧洲人接触波利尼西亚人
实验室将迎来机器人研究员 全球第三位艾滋病患者治愈?尚不能证实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