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盖伦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16/4/3 9:56:53
选择字号:
与哲学跨界对话:人工智能会“战胜”人类吗

 

“如果人工智能真的具有了人格结构,他们还是‘机器人’吗?我们主动设计了这种新型主体存在,不就是创造了我们的后代吗?长江后浪推前浪,不是很正常吗?”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人机互联实验室主任翟振明讲到激动处,双手一摊,向台下的专家问道,“你们怕什么呢?”

这是一场“烧脑”的研讨会。1日,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中国人民大学现代逻辑与科学哲学研究所和中国维特根斯坦学会,联合科技媒体“机器之心”,主办了一场人工智能和哲学的跨界对话。

“如何冷静地认知人工智能发展主要方向,及其目前局限,还有未来的潜在影响,是需要科学、技术和哲学界共同理性探讨的重要问题。”主办方如是说。

3月中旬,谷歌的AlphaGo以 4∶1的成绩战胜韩国棋手李世石,攻陷了围棋游戏这块人类智力堡垒,引发公众和学界的大讨论。复旦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教授危辉提了一个问题:“下围棋和‘乌鸦喝水’,哪个难?”

围棋,规则明确,棋局定义清晰,棋盘空间有限——“这就是个软柿子”。危辉分析,谷歌的围棋程序并没有真正理解围棋的基本原则,只是记下了海量的“布局vs布局”的映射关系;它使出的那些奇怪新招数,其实是一种“类推能力”,不能称之为“创新”;每局都没有大胜,说明AlphaGo其实亦步亦趋,追随人类棋手的走步进行小范围搜索。

如果由此说人类智力崩塌,危辉给出了四个字:危言耸听。

“下棋是规范的事情,乌鸦喝水不是;往瓶子里填石子可以喝到水,这样的知识是怎么学得的,我们不知道。”这些没有“预编程”而需要“临时决策”的事情,人工智能,做不到。

“人工智能的研究现状,如同‘瞎子摸象’。各家有各家的方法,完全不可融合。深入到智能的本质,我们发现自己几乎一无所知。”危辉强调。

尽管并非身处同一领域,中国人民大学现代逻辑与科学哲学研究所所长刘晓力感慨,自己和危辉有许多“共鸣”。“硅基材料构成的、遵循计算复杂性理论的计算机,其计算能力定有极限。”除非在材料或算法理论上能取得革命性突破,人工智能,目前来说只能是“无心”的。出路,或许还是要在对人类大脑的研究中去找寻。

不过,“无心”的人工智能,构不构成所谓的“威胁”? 复杂系统管理与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王飞跃的态度很明确,不要忧心人工智能“换人”,未来是“智能扩人”。

王飞跃指出,未来,是“大数据+大计算+大决策”的时代。实际组织和软件定义的组织虚实互动,构成“平行组织”,产生“平行智能”;和AlphaGo可以跟自己博弈练习下棋一样,平行组织同样可以“自我对打”。一家“平行企业”可以在短时间内积累数十年的经营经验,它能用这些经验和知识,实现对行动的闭环反馈式监控与指导。王飞跃说,这些软件定义的组织或者平行组织的建设,将促生大量新的工作岗位。

那,人工智能是否有可能“战胜”人类?翟振明指出,人类智能的底层机制,在量子力学层面才可能找到解释。因此,在经典力学框架下研发出的人工智能,是不可能具有“意识”的。它没有爱恨情仇、自由意志,自然也就无法产生“征服”或者“消灭”人类的动机——这是弱人工智能,不足为惧。

若有了自由意志,这样的强人工智能就是人类的“后辈”。翟振明说,后辈向前辈造反,并将前辈征服,那也不过是和人类历史上屡次发生的“征服事件”一样,并非末日。

“即使是像AlphaGo这样的弱人工智能,已经对人类的优势地位构成挑战和威胁,更不用说强人工智能。对人工智能的发展给予一定限制,在伦理学上是必要和正当的。”华南师范大学哲学研究所教授陈晓平在会场摆出了自己的不同意见,“当人工智能超越人类的可能性大到一定程度时,应该加以禁止,不能对这种威胁不屑一顾。”

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王晓阳想得更远,他在自己的论文里抛出了这样的问题:“按照目前计算机科学和生命科学迅猛发展的趋势来看,等到下个一千年或下个一万年,我们后代的物理—生理外形又会是怎样?凭什么来确定他们是我们人类的后代,而不是一个全新的物种?反之,又有什么可靠的理由说,他们不是一个全新的物种,而是与我们并没有本质区别,只是他们在其能力的诸多方面(包括智能)都已经远远地超越了我们而已?”(科技日报北京4月2日电) (原标题:人工智能会“战胜”人类吗——听哲学家怎么说)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6/4/4 0:21:14 ly530408
围棋与这三个典型的数学难题即p/np难题,哥德尔定理,混沌的动力系统密切相关,没有数学理论上的根本突破,就不是在严格意义上突破了围棋。
2016/4/4 0:06:57 lwd8811
一部分人掌握的人工智能战胜并且统治其它人这是必须面对的关系到国家、民族生死存亡的紧迫课题!
2016/4/3 16:20:04 clp286
强人工智能不可怕,可怕的是高水平的弱人工智能。
2016/4/3 15:55:06 Hrrrli
提醒科学界,要维持西方唯物主义科技,人文与科技并行,联结点是邓云贵的主观礼学,即对万物有礼,可作意在实验室对仪器示礼,唯心科技显示吾以为只此。
2016/4/3 15:52:04 Hrrrli
人为万物之灵秀,应尊《论语》孔子圣人,荀子亚圣也说人物相安,不然人为万物之末也。
目前已有12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找到了!胡椒那么辣的原因 科学家解析非洲猪瘟病毒颗粒精细三维结构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