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王卉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12/14 11:16:13
选择字号:
一心向“桑”护生态保食安

天水盈则海,春夏水退则桑,这片“沧海桑田”在护生态、保食安方面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海田公司供图

■本报记者 王卉

冬天水盈则海,春夏水退则桑,这片位于重庆开州区(原开县)的“沧海桑田”,如果不是亲临现场,很多人觉得难以置信,其中也包括很多林业专家、桑业专家。

让“沧海桑田”变为现实的就是任荣荣。任荣荣曾是已故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林科院原副院长吴中伦的助手,长期关注森林地理研究,并提前退休做了近二十年的桑产业研究和创业,现在还是南京林业大学兼职教授。

走进产业园区,一年一度桑椹节及桑特产品销售广告映入眼帘,用饲料桑养殖的蛋鸡、牛、羊健壮满舍,这里的桑产品还包括桑椹酒等。饲草加工厂内机器隆隆,储草仓里工人忙着码垛青贮草袋。

“我愿比作南山竹/年逾古稀有晚节/风云作伴悟正道/绿水青山富民稷。”现在,隐居山林但关心国家大事的任荣荣几乎每天都要吟诗一两首。

“我们跟着任荣荣老师做的是非常规的事情,超出一般人想象,也不断受到质疑。但这不能按通常的标准来衡量。如果不是参与其中,我自己也想象不到。”作为任荣荣助手,中国林科院原副院长宋闯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在他看来,这一生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正是退休后跟着任荣荣所推动的桑产业的发展。

“既是绿化林木,又是优质饲草,解决了过去长期存在的二者不可得兼的林牧矛盾,是真正的生态经济。”中国系统工程学会草业系统工程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李毓堂表示。

怎样一个奇迹

这片桑田所采用的品种,是任荣荣从全国筛选的600多个桑树品种中,精心培育而成的4个抗逆性、适应性广的最好品种。既能生长在消落区,承受几个月的水淹,也能在荒漠地区生长。

如今,除了西藏和台湾地区,全国各省区市都有饲料桑的足迹。不完全统计,任荣荣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全国推开的饲料桑大约有一百万亩。

2009年,受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钱正英的指派,以任荣荣为首的科研团队考察了三峡库区消落带。受国务院三峡办委托,任荣荣等2010年开始进驻开县,实施“沧海桑田”生态经济科学研究项目。把高产、高抗性、高营养价值的任氏饲料桑引进三峡水库消落带,进行耐淹试验,同时进行饲料桑草食动物养殖试验。

任荣荣等注册重庆海田林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田公司),科研课题结题验收后,在没有国家研究经费支持的情况下,千方百计自筹和社会借贷资金一千余万元,继续留在当地从事库区治理和桑产业发展的研究。

“这是一个奇迹。”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沈国舫院士对任荣荣等在三峡库区消落带试验区上创造的栽桑治理和发展相关养殖业的实践这样评价。这不仅兼具生态、经济、社会效益,更让食品安全得到保障。

在消落带里种植饲料桑,取代无序耕种造成的面源污染和水体污染;在库岸山地种植饲料桑,保持水土,防止水土流失造成水库泥沙淤积。

当前畜牧产品存在的主要问题,一是饲料的蛋白质含量不足;二是重金属和农药残留超标;三是滥用抗生素,非法使用激素、色素。而他们的饲料桑养殖实践解决了这三大问题,可实现免药饲养。

“这在我国饲料资源开发利用、土地资源开发保护方面都属创新性成果。尤其在饲用效果上提高了动物免疫力,降低了畜禽、淡水鱼类产品重金属残留,提高了营养价值,能够确保食品安全。”中国工程院院士任继周表示。

其畜禽产品经包括农业部食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和十余个大专院校、科研机构的十余次交叉检测。结果表明,重金属、农药残留、抗生素、激素等有害物质极低或完全检测不到,营养更均衡丰富,全部优于国家绿色食品标准。

种植饲料桑并以桑为饲料发展畜牧业,可为土地源源不断提供有机肥,解决重金属污染、化肥滥用、农药残留等问题,使退化、板结、贫瘠的土地得以恢复。

扶贫更适应适中规模

2000—2015年底,海田公司支付给开县移(农)民的劳务收入和产品收购款已达1680万元,实现了留守弱势群体的增收致富。海田公司现在有几十名稳定工人,每人每月工资至少2000元。“这意味着一年收入有2.4万元,比全国农民平均收入1.1万元多了一倍多。”李毓堂算了一笔账。

康开翠,在来海田公司打工之前没什么收入,三峡库区建成后,因没有地,只能在房子周边开一点小菜地;养了十多只鸡,怕技术不好也不敢多养。“耍起来无聊,做点事有精神,还可以挣钱。”同样在这里打工的蒋兴凤说,“任老师做的事有希望,我们才有希望。”……

是不是可以通过一家一户的方式种桑发展畜牧业以实现致富目的,回答是否定的。

通过多年的实践和思考,任荣荣认为任何种养殖都不适宜大规模,“桑树种植最多三千亩,太大面积生物多样性就可能受影响,改变景观也可能有生态副作用,包括可能招致美国白蛾的入侵和繁衍”。

现留在农村的多是老弱病残,采桑叶晒干等简单工作可以承受。“公司自己千万不要种太多,否则成本太高,可能亏本。”任荣荣提醒,“可以发动千家万户去种,比种植玉米、小麦经济效益高,公司则收购加工成饲料。农林牧副渔互补互助才是方向。”

千家万户连结起来就是大,而且有利于生态系统的平衡和生物多样性保护。任荣荣还建议,一个小城市有几十个生产小组,假如各种百来亩桑树进行养殖,就可以保障一个地方的肉食安全。

桑产业一次投入,多年受益。种桑成林后只需抚育,不需再种,大大降低从业成本。桑产业技术成熟,可复制性强,适宜的地方就可以发展。例如当地已经有几家企业和农户在发展饲料桑畜牧业。

关键是如何发挥更大作用

“要把任老师的技术力所能及地往更大层面推广,也是帮国家把发展优质高产高效草牧业这件事做大做强。”李毓堂表示。

但让沈国舫感到痛惜的是,“有关部门动静还不够大,反应还不够迅速,这是要坐失良机的。”

我国饲料粮需求巨大,特别是蛋白质饲料的缺口更为突出。我国每年进口大豆数量已超过8000万吨,进口苜蓿已超过700万吨。

李毓堂认为,同牧草之王苜蓿相比,饲料桑蛋白质含量达16%~29%,营养成分比苜蓿丰富,生长地区只需达到250毫米降水即可。而一亩地饲料桑所产的蛋白质,相当于四亩地大豆蛋白质总量。

李毓堂说,我国正因为缺少蛋白质饲料,造成畜牧业成本高、效率低、质量下降,国外养殖用高蛋白饲料,我们多用玉米豆粕加一些化学添加剂。对于饲料桑最高可在饲料中占多大比重,还可以继续试验,也许不只是配合饲料的问题,而是唱主角。

饲料桑一定程度可以缓解人畜争粮矛盾。减少畜牧业对粮食的过度依靠,“哪怕10%的桑叶粉替代一部分粮食,在全国也是很大的量。”宋闯说。

饲料桑适应性广,可推广到西部乃至全国的库区、滩区、山区、沙区、石漠化地区。种桑养畜,实现增地、增产和节粮,从而有利于保障国家粮食安全。

任荣荣希望此成果优先、单独列入国家层面上的推广计划,加快发展,“如是,国家担忧的粮食安全(饲料)、畜禽淡水鱼类食品安全可迎刃而解”。

任荣荣正在研究开发桑树多功能护肤液和浓缩功能饮料,这是海田公司利用高新技术进行种养殖业深加工的一个尝试:萃取功能性物质,以产生高附加值。在任荣荣看来,这几千亩任氏饲料桑已经成为一个正待挖掘的生物资源金矿。

《中国科学报》 (2016-12-14 第7版 产经)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气候变化下的植树造林方案 中科院电工所研制世界最高磁场超导磁体
科学家完成太阳风迄今最佳研究 觐见“黑洞之王”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