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瑜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6/1/20 23:16:25
选择字号:
“脏”论文问责或成悬案:无奈的评价体系
 
 
2015年,多起中国科技工作者在国际学术期刊发表论文被撤稿事件,让中国学术圈陷入了又一轮深刻的省思之中。
 
不久前,由中国科协、教育部、科技部、国家卫计委、中科院、工程院、基金委共同研究制定并发布了《发表学术论文“五不准”》。“五不准”包括不准由“第三方”代写论文;不准由“第三方”代投论文;不准由“第三方”对论文内容进行修改;不准提供虚假同行评审人信息;不准违反论文署名规范。
 
然而,对于屡见不鲜的撤稿事件,“五不准”的出台显然还不是最终答案。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有关专家表示,若不能对现有科研评价体系进行有效改革,对触碰科研道德底线的越轨行为进行有力问责,滋生脏论文的土壤将很难移除。
 
无奈的评价体系
 
“撤稿的原因很多,但现行科研评价体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作为中国科协科技工作者道德与权益专门委员会调查组(以下简称“调查组”)成员之一,中科院院士王乃彦对多个地区的被撤稿人进行了走访调查,让他倍感不解的是,为何如此之多的撤稿事件都发生在临床医学领域。
 
调查中,王乃彦始终掺杂着两种心情。“撤稿事件确实丢了中国科技工作者的脸,但对于很多医生来说,他们也是实实在在的受害者。”
 
“临床医生每天的工作就是看病,我们非得要逼着人家写文章,这到底是要干吗呢?”王乃彦无奈地摇摇头。
 
在中科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高福看来,临床医生的工作根本不应用论文去评价。“医生的好坏由患者和同行去评价,一个医生够不够主治医师的资格,医院最清楚,我们没有必要去设置条条框框,要求每个大夫都去作研究。”
 
关于改革评价体系的争论早已存在多年,然而,却总是无疾而终。
 
“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还改不了,就是官僚主义和形而上学的思想在作祟。”王乃彦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很多医院在确定晋升提拔名额的时候,往往受到人际关系的束缚。“比如,一个科室有30个人,要从里面提拔两个出来,对于领导来说是一个困难的选择,所以,就凭发表论文这个统一标准来要求大家,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
 
此外,国内一些科研工作者对于国外期刊的盲目迷信也让人忧心。“一些国外期刊的影响因子并不高,但很多领导和单位只认国外的SCI,这种思想很可怕。”王乃彦说,外国期刊近年来收了大量中国的文章,拿了中国大量的稿费。如今,一部分外国杂志就是靠着中国的投稿来生存。
 
惩戒应有区别
 
尽管撤稿风波让中国学者蒙羞,但显然不能让整个科技界都为此背负上这样一份污名。
 
“首先要肯定大多数科技工作者的道德操守和取得的成绩。”高福认为,必须要理性看待撤稿事件的性质。“从质量上看,被撤稿科学家大多名不见经传,其研究并不能代表中国的最高水平。从数量上看,我国的科研论文数量已经是世界第二,被撤稿也属正常。”
 
在高福看来,撤稿事件是非主流科研人员在过去SCI论文“大跃进”的情况下出现的问题,不能因此而全面否定我国多年来的科研投入和对世界的贡献。
 
在处理方式上也应该区别对待。“对于有意造假的人,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高福表示,在处理结果上,必须要建立严惩机制,不是两年不能申请基金,而是一辈子都不能申请,让这些无视科研道德底线的人彻底离开此行当。“这些年,我们的惩罚机制不明确,很多时候都是敷衍了事,在造假成风的背景下,必须杀一儆百。”
 
与此同时,对于那些无意犯错者,也该网开一面。高福在调查中发现,一些科研工作者确实不懂现行评价体制机制下的游戏规则,好多临床医生甚至根本就没有写过论文。“还有一部分临床医生总想把自己变成‘研究+临床’的类型,实际上只有一部分人可以胜任。”
 
采访中,高福一再强调,绝不能因为评价体系出现问题就彻底放弃SCI,如果是这样,科学事业很可能遭遇滑坡,“南郭先生”就来了。“不要过度相信行政干预,要相信这个专业本身的特点和规律。科研人员活的是一张脸,这种文化要提倡起来,要靠诚实守信和监管去解决问题。”
 
问责或成悬案
 
调查过程中,如何对第三方机构进行有力打击,成为一件无比棘手的难题。
 
在与网信办沟通过程中,对方要求调查组提供第三方违法违规的确切信息和处罚依据,他们将据此通过技术手段删除相关信息或者停封其网站。
 
然而,这样的要求却让调查组陷入了尴尬之地。
 
“在论文代投和论文买卖方面,我国目前没有明确法律规定。关于论文买卖,现在只有教育部的学位论文管理办法中有相关说明,但指的都是学位论文。而且,现在第三方公司都是叫作科技服务公司,我们找不到处罚依据。”调查组人员说。
 
与网信办沟通未果后,调查组又找到了工商总局。尽管得到了对方的高度重视,但得出的结果依然不能让人满意:如果第三方机构存在超范围经营现象,工商总局可以进行管理,管理办法包括提出警告责令其进行整顿,最重的就是取消营业执照。
 
“但第三方机构在经营范围中所标注的科技服务,范围实在是太大,没有部门能够颁发这个执照。”调查组人员表示。
 
随后,工商总局建议调查组去和公安部门沟通,打击不法经营是公安部门的任务,但这次调查组却没有贸然登门。“首先要考虑一下人家受理的可能性有多大,公安部门对于科学道德的事情该怎么管?”王乃彦说。
 
“打击第三方势力很难,作为科协来说,能做到的也仅仅是和有关部门积极沟通。毕竟科协不是行政机构,所以只能提出一些建议。”王乃彦很无奈。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构建更好抗生素 70亿年后,垂死太阳刮什么风
地震波也能测海温 慧眼卫星发现距离黑洞最近的高速喷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