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倪思洁 甘晓 李瑜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5/9/18 17:20:07
选择字号:
清华北大论文抢发风波:两校疑认定该事件“违反学术规范”

 

9月18日上午,近期一直忙于做论文的谢灿,邮箱和手机都热闹起来。“这两天,通过不同渠道转来的支持我的信件,已经超过1000封了。”他在微信中感慨道。

作为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谢灿就是近日卷入清华、北大学者论文“抢发”事件的当事人之一。而该事件另一名当事人,清华大学学者张生家,则选择保持沉默。

两天前,本报记者曾致电张生家询问最新进展,他的助手称,他本人已被校方要求拒不表态。

事情的经过还得从被“抢发”的论文说起。

9月15日,《科学通报》(英文版)发表了一篇关于动物磁感应受体蛋白方面的论文,论文的通讯作者是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生命科学联合中心学术带头人(PI)张生家。

论 文刊出,即在同行学术圈内引发争论。质疑方认为,张生家与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谢灿存在事实上的合作关系,张生家论文中提及的磁蛋白基因正是由谢灿 实验室发现的,而谢灿等人的相关研究论文已投递《自然材料》(Nature Materials),并正在审稿过程中,因此张生家“提前”发表的论文有 “抢发”他人成果的嫌疑。

《中国科学报》记者独家采访后了解到,涉事校方北大和清华早在8月下旬已就此事展开调查,但依然未能影响到该论文的投递刊发。9月15日晚,两校联名致信《科学通报》编辑部要求撤稿。

9月16日,中科院院 士、北京大学原校长许智宏在回复《中国科学报》记者的短信中说,两校科研管理部门已联合发函给朱作言院士、陈晓亚院士及《科学通报》编辑部,商谈撤稿事 宜。两校发给《科学通报》的函中指出:“张生家在有关争议调查期间,未征得有实质贡献的研究者同意,擅自向贵社投稿发表,违反了学术规范。”

9 月16日下午,《科学通报》编辑部邮件回复了谢灿的质疑:“作为国际出版伦理委员会(COPE)成员,《科学通报》需遵循COPE的规则处理相关事宜,撤 稿应以确凿的违反国际出版道德规范的证据作为基础。如果此文被证实确有学术内容造假或者其他违反COPE规定的行为,或因其他原因作者要求撤稿的,我们将 按严格程序予以处理。”与此同时,《中国科学》杂志社也对北京大学科研部的有关来信进行了回复。

“合作”始末

据 了解,2009年,谢灿从美国回国,磁感应课题是他在2009年加入北大之后启动的课题,由其独立设计展开。2012年,谢灿课题组首次成功筛选鉴定了动 物对磁场感应的受体基因(简称磁受体,并命名为MagR),其后经过两年多的结构生物学、生物物理学方面的研究,最终确定MagR介导动物对磁场的感知有 可能构成动物迁徙和生物导航的基础。

2014年12月8日,谢灿研究组将论文提交给《自然》杂志(Nature),因为该研究成果重大、新颖,论文很快被送审。

论文提交后,谢灿在自己的一次讲课中,提到了自己实验室在做磁蛋白方面的研究。因为这次讲课的缘故,张生家后来经人引见拜访了谢灿的实验室,并提出与谢灿进行磁蛋白方向合作研究的要求。

记者了解到,谢灿一开始误以为张生家是清华某教授实验室的助手,所以将自己实验数据和相关资料都透露给了他。“跟我合作的人很多,这个基因我给过6个课题组。科学圈子是比较开放的,我不会对合作者藏着掖着。”谢灿说。

谢灿认为,此后,正是在自己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张生家在神经细胞学层面开始了进一步的研究。然而在8月份的多次沟通中,张生家突然提出要在谢灿的论文发表之前提前发表自己论文的要求。

谢灿表示,此前双方之间已经有“君子协定”,并“有邮件、微信往来为证”。双方协议主要涉及两方面:一是张生家不能抢先发表文章,必须等谢灿的磁感应受体文章发表后才能发表,即使发表了,也需要注明谢灿实验室的工作;二是谢灿须作为论文的合作者。

该协议得到了张生家的同意。在回复谢灿的微信中,张生家说:“以上两点我从开始就已经同意,请你不要有顾虑。”

张生家的要求让谢灿不能理解,而其最终“抢先”发表论文的行为则让谢灿无法接受。

事与愿违

有合作,难免产生误解甚至矛盾。事与愿违,在9月15日刊发的论文作者名单中,并没有出现北京大学研究人员的姓名,论文只是在致谢中提及“蛋白基因来自谢灿实验室”。

今年8月22日,在张生家与谢灿关于是否能提前发论文争执不下时,北大、清华两大高校的高层介入此事。

在谢灿向北大、清华提交的“关于清华大学张生家在与北京大学谢灿关于动物磁感应受体蛋白项目的合作中违背学术道德行为的情况说明”中,附上了他与张生家的邮件及微信往来,谢灿希望“北大和清华能启动学术道德调查和相关程序阻止张生家私自投稿的行为”。

收到信件后,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施一公在邮件中回应称:“清华会严格按照学术道德规范要求清华的老师对待合作”。

然而,上述种种举动并未影响到张生家论文的投递和刊发。

“科学本来就应该是开放的。这次事件发生后,无论是对于科学家还是科学,我觉得这都造成了一个幻想的破灭。”谢灿说。

不过,张生家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由于双方研究内容完全不一样,因此不属于抢发。“说抢发成果绝对不可能,所有的数据都在我手上,他发他的,我发我的,不存在抢发。”

“我们之间是有一个口头协议,根本没有纸质版的协议”。张生家承认他和谢灿之间的确曾有过合作协议,“但北大方面后来试图与另一名清华大学教授分享研究成果”,张生家认为这样的做法实际上等于取消了他们之间此前的口头承诺。

2008年起,张生家夫妇二人师从世界著名电生理学家莫瑟尔(Moser)夫妇从事体内电生理方面的博士后工作,2014年,Moser夫妇和伦敦大学学院教授约翰•奥基夫(OKeefe),因发现了大脑中的“GPS”获得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

记者了解到,张生家主要从事神经细胞学层面的研究,而谢灿主要是蛋白层面的研究。“张生家的研究更‘下游’一些。”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罗述金如是评价。

诺奖级别?

据了解,张生家在与谢灿沟通中,曾多次提到关于磁感应的研究是“诺奖级”的。

“磁感应确实是自然科学中尚未被摘取的一颗明珠。”谢灿说。不过,他对关于“诺奖级”的说法持有不同意见:“科学的目的只是为了满足好奇心,拿诺奖说事本身就是很功利的。”

那么,关于“动物磁感应受体蛋白”究竟是一项怎样的研究?它会是一项有望问鼎诺奖的研究领域吗?

“人 类在白天是靠眼睛来辨别方向,但在夜晚无光条件下,我们就没有办法测定方向了。”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李毅向《中国科学报》解释说,动物之所以能够在 天黑的时候不迷失方向,靠的就是地磁(南极、北极)来定位方向,而它们的身体中是有一个蛋白专门起到定位功能的,这就是动物磁感应受体蛋白。

李毅指出,关于动物是如何定位的,在全世界的生命科学研究领域都是一个空白,而谢灿第一次找到了这个基因。“谢灿回国之后一直在从事这个研究,如果能够成功,将是一个重大发现,甚至有可能是一个诺奖级别的研究成果。”

对于科研合作中的权责问题,李毅认为,如果双方之前确实签署过协议,这确实是张生家的问题。“尽管没有法律方面的明确规定,但这样的做法无疑是有悖科学道德的。”

一般说来,科学家一旦确立科研合作关系,在没有征得对方同意的情况下,是不能单独发表合作的研究成果的。“如果是一个很重大发现,后发表成果的人,很可能会因为前者的越轨行为功亏一篑。”李毅说。

不过,记者了解到,目前北大、清华已经联名致信《科学通报》要求撤稿。记者致电《科学通报》编辑部想了解此事的进展,该编辑部不愿具名的人士表示,该事情较为复杂,暂时还没有处理方案,是否会撤稿也暂无定论。

中科院院士许智宏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强调,他不是动物磁感应受体蛋白领域的专家,清华、北大、中科院均有一批在神经科学方面很有造诣的专家,在事情清楚后他们对该成果应更有发言权。

对于此事的进展,《中国科学报》将继续跟踪报道。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5/11/22 12:56:37 randomwallklxw
引用:“张发表的杂志叫Science Bulletin,全文链接为http://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11434-015-0902-0 ,2015年9月9号投稿,2015年9月11号接受,2015年9月14号online,真是赶着投胎的节奏,这不是恶意抢先发表是什么?
http://www.zhihu.com/question/35675234 知乎上这个介绍很详细”
不赶紧投胎,让别人投胎了,那自己不就是傻瓜吗?
2015/11/16 20:04:53 guoyongliang
这个事情,谢主动,现在反悔了。他站在那边,那边赢。
但这个,也不是谢的,是Brookhaven哈佛大学,人品真的?你一会和这个好,一会和那个好?到底和谁好,和谁合作?开始看似不经意,实际脚踩两只船多只穿,到处撒网。这样海龟的见得多了。衡量依据,院长,书记,地位,钱,势,

大家警惕,很多国外的人没本事回来了,拿导师的项目钓鱼,大家以为国外回来的人好骗,耍滑头,不签合同以为人家nice,问啥都给说要啥也给你,实际上,放了一百多条诱饵,你只要有NATURE SCIENCE,他就开始收网,至于其受骗掉沟,像张这样的,管你毙命与否。他捞着了。这种集米国的坏国内的奸,

大家不了解,国外米国很多写不出科研的人,很多人这样做,最后不惜打官司,要成果例子太多大家警惕,国外米国很多人没本事,归国回来了,拿导师的项目钓鱼!!!!
2015/9/25 14:03:51 daxiash
在国外,这应该不算什么,毕竟是研究不同的问题!照理说提供样品应该挂名,但不挂名致谢也是允许的!只能怪谢某动作太慢!
2015/9/24 22:28:06 lwyfirst
张发表的杂志叫Science Bulletin,全文链接为http://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11434-015-0902-0 ,2015年9月9号投稿,2015年9月11号接受,2015年9月14号online,真是赶着投胎的节奏,这不是恶意抢先发表是什么?
http://www.zhihu.com/question/35675234 知乎上这个介绍很详细
2015/9/24 20:35:30 dreamcat
当年陈进芯片造假没有及时公开透明处理,一定程度上推动后来学术造假的低风险的状况,如果这次抓住机会,是个警示学术不端的绝佳机会。
目前已有48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汽车飞驶 豚草“远行” 鼠海豚多吃御寒
中国科学家将绘制最精细人脑三维“地图” 科学家首获南海“出生地”玄武岩样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