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高博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15/9/18 10:31:33
选择字号:
能源专家称“中国碳排放被高估”结论不可信

 

8月20日,《自然》杂志发表的《中国化石燃料燃烧和水泥生产过程排放被高估》文章,引起了广泛关注。文章认为中国政府2005年公布的碳排放数字,可能比实际量高出12%。

科技日报就此访问了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研究员朱松丽和清华大学能源环境经济研究所副教授滕飞。朱松丽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温室气体清单审评专家,滕飞是《公约》非附件I缔约方国家信息通报专家咨询小组主席。两位研究者认为,《自然》文章有“硬伤”,结论无法令人信服。

科技日报:《自然》文章发表后媒体都很关注,有消息称中国使用的IPCC(政府间气候变化专业委员会)推荐的煤炭排放因子数字,比中国实际上的煤炭排放因子高出40%,因而中国的碳排放被高估了,您怎么看?(注:煤炭排放因子为每吨煤燃烧后能释放出多少二氧化碳)

朱松丽:我不同意。《自然》文章拿出IPCC缺省数值中最高的一个数(0.713),跟他们测算的中国原煤平均排放因子(0.491和0.499)去比较,才得出“IPCC推荐数”误导中国高估排放量的结论。我认为IPCC很冤枉,是“躺枪”了。

首先,IPCC从未提供这么一个数字,而是按不同煤种给出了一张排放强度表格,研究者可以从中算出各种煤炭的排放因子——无烟煤(0.701)、炼焦烟煤(0.713)、其他烟煤(0.653)、次烟煤(0.485)和褐煤(0.322)。这些不是“推荐值”或“默认值”,而是“缺省值”,即没有更好选择下的选择,IPCC从未推荐或鼓励大家用哪个数字。

而且,中国2005年公布碳排放数字,计算用的是实测的排放因子,而不是所谓“IPCC推荐的 0.713”。

科技日报:《自然》文章用他们实测的煤炭因子去计算碳排放,结果是否准确?

滕飞:我不这么认为。这篇文章用2011—2012年采集的602个原煤煤样,测算出中国原煤的排放因子,然后用这个数去计算历年燃烧煤炭的排放。

但要知道,2005年以来由于煤炭供应紧张,大量低热值的褐煤被开采,中国褐煤生产占原煤生产的比重,从2005年的约5%增加到了2011年的9%。同期无烟煤比重从23%掉到13%。2011年褐煤的比例达到最高,无烟煤的比例最低。

无烟煤、炼焦煤含碳多,褐煤含碳少,所以2011年原煤的排放因子是历年最低的。用2011—2012年的排放因子去算2005年的排放,必然导致“中国公布数字高估了”的结论。

科技日报:因此,您不认同《自然》文章所说,中国2005年通报的温室气体排放数高估了12%?

滕飞:是的。还有一处“硬伤”:所谓“12%”的差距,是把两个不同类的数字放在一起比较。文章估算的范围是化石燃料燃烧及水泥生产过程中的碳排放,而用来比较的中国2005年通报的温室气体清单,则不仅涵盖这一部分,还包括钢铁、石灰等其他工业过程的约1.57亿吨排放。一个是小范畴,一个是大范畴,怎么能比呢?

科技日报:《自然》文章除了指出排放数字被高估,还提到中国的能源消费量被低估了,是否属实?

朱松丽:计算一个国家的能源消费量,有两种办法,一种是“表观法”,从供应端(生产、进口、出口、库存)去计算;一种是“部门法”,从消费端(各行业统计的能源消费)去加总的能源消费量。《自然》文章用表观法计算了中国能源消费量,数值比中国基于部门法做出的数据高10%,认为这个数更准确。

让我们不明白的是,他们计算用的是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国家能源平衡表的数据,作为比对的部门法统计数字,也来自这张“平衡表”。“平衡表”必然是算平的,同一张表上的供应总量和消费总量,怎么会出现10%的误差呢?我们发现,文章附件列出的部门消费量数据,有些数据不是国家能源平衡表里的,出处不明。不仅如此,作者在计算表观消费量时,没按照核算的基本要求,考虑焦炭及成品油等二次能源的进出口,只考虑了一次能源。因此,我们认为“10%”这一结论是不科学的。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5/9/21 19:30:34 pollen
朱松丽和滕飞两位先生应该把这些专业性很强的争议,在nature上发表出来,看国际同行如何评议和原作者如何回答!

《科技日报》不应该用这种方式批判式的、片面的宣传报道。应该同时发表原作者的回答,他们是否同意或不同同意这两位副教授的意见。
2015/9/19 17:58:48 hooha
相信人类碳排放能影响气候变温说法的小白,自己去查一下大气层二氧化碳的含量才占了多少,再问你一句,地球碳排放量,人类占了多少,细菌发酵占了多少?
气候变温是一场国际骗术。至少中科院丁仲礼院士(研究气候的)是不相信人定胜天的说法的。
2015/9/19 17:48:59 hooha
碰到这种汉奸官员在朝堂上用国家机密数据为欧美举证,事实上中科院丁仲礼院士谈话指出,中美都没有互查过对方的数据是否为真实数据。欧美国家也从来没有按协议给发展中国家提供技术和资金应付所谓的碳排放问题。
历史碳排放最多的就是发达国家,责任他们坚决不负。老外都不怕气候变温,你中国贫民怕什么气候变温呢。你的命比老外的还贵?
2015/9/19 17:25:35 hooha
人类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不排放碳而完成工业化进程。
这两人是没有良心的狗汉奸,不提历史排放,不提中科院副院长丁仲礼为了中国经济发展而进行的学术研究结论,却对一个好不容易在《自然》杂志上为国家讨人权的学者进行批判:
朱松丽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温室气体清单审评专家
滕飞是《公约》非附件I缔约方国家信息通报专家咨询小组主席
国家养这种汉奸有什么用?
丁仲礼院士是学气候的,其实整个学术界都不认可人类的生产排放可以造成气候变温。而且相对于气候变温,历史记载中都是盛世,例如唐朝比现在的温度还要高。
你们知道碳排放量国际怎么样定吗?按90年代的最高排放量来定的。俄罗斯甚至因为得益于前苏联的生产排放量,完全用不完这些排放量。还能拿出去卖!
2015/9/18 17:43:57 xxjtse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目前已有7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首枚虾类琥珀在“石探记博物科学馆”展出 甜蜜基因的进化“殊途同归”
科学家破解陆生植物起源密码 科学家首次实现活细胞RNA标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